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章 月下桃花

    康平郡主跟随江司俊来到,一处宅院,这个院子不算太大,布置的很雅致,有一个小池塘,中间有一个拱形的小桥架在池塘上,池塘两边有花坛,花坛种了些兰花。(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花坛旁边有一棵很大的桃树。这个宅子平时没人住,只有一个老仆平时打理,江司俊叫老伯收拾一间房间,又让他找了一套衣服,是一套男子的衣服,院内从未来过女子,也就没有女子的衣服,让康平郡主沐浴后换上,康平郡主觉得男装很好,这样更方便。

    “少爷,您没事吧,”林子笑着问到,江司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听出这话的弦外之音了,是想取笑刚才那失礼的一幕,林子有时也很好奇,这么多年,公子好像是特别讨厌女子,从不让女子接近,更别提有什么亲密的行为,他有时也觉的坊间传闻是真的,说“他家公子,不好女色,好男色”,他也被误会多次,公子和他形影不离,还以为他们有什么特殊关系呢。今天,觉的他家公子是个正常人,因为都发生了这种事,前几年,有个丫鬟爱慕他家公子,趁他不在时,偷偷的进他房间,不巧被他撞见,直接把人给撵出府,还命下人把房间所有东西都换掉,至此,他的房间不允许有女人出现,府中在也没有敢惦记他的,见到都纷纷避开,最后这事传出府,也就落了个不近女色,厌恶女子的名声,这人哪哪都好,只是太清冷了,让人望而却步,也可能是这个原因,柳诗月才避而不见,只因皇上赐婚,也不敢悔婚,这就明白了,林子为什么这么觉得不可思议了,他进门看到那场面,生怕他家少爷想不开,寻了短剑,现在不但没嫌弃,还把人领回来了。

    江司俊被他这么一问,立刻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虽然是被迫的,意识不清,但他好像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迷恋这种感觉,从没有过的感觉,为了掩饰自已内心,他表面故作清高,冷冷的说到“下次,在这么晚来,试试”,林子故意说到,“公子,此言差矣,是我来早了,坏了少爷的好事。”江司俊没理他,以别事为由,转到别个话题上了。

    康平郡主,泡在温暖的水中,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后怕,看来纸上谈兵是不行的,还的有机会出来锻炼锻炼,要不这一身武功都白学了,几个江湖小把戏就差点毁了她的清白,又想起那一幕,便宜这小子了。

    幽静的夜晚,传来一阵悦耳的琴声,康平郡主随琴音来到院内,院里的老桃树开的正盛,皎洁的月光撒满整个院子,花瓣随风起舞,像极了粉红色的雪,飘落而下,淡淡清香扑面而来,把人置于这粉白世界,又像是梦里的场景,真的好美好美,一个身着青色衣衫,头发垂落在肩上,正在用男子最优雅的姿态抚琴,这曲子正是《春江月夜》,琴声悠扬,婉转动听,听得人心旷神怡。

    康平郡主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生怕破坏了这人间难的见的美景,男子突然停止抚琴,抬头看了一眼,说到“原来是你,怎么还没睡”,康平郡主有点没回过神,沉醉在刚才的琴音中,被这么一问,突然清醒,磕磕巴巴地回道:“你别误会,我不是偷看你的,只是你这个琴弹的挺好听的,对,是被琴声所吸引到这的。”江司俊没有看她,而是拿起了身边的小酒壶,喝了一口。然后说到“我没说你偷看我,你心虚什么,不打自招吗?”康平郡主走近些,在他旁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你是长的是不错,不过你放心,我不好你这口的,长的好看的男人多半靠不住,还的防着别人惦记,哪天被抛弃了,不累吗,我一人活的也好生快活,干吗给自已找不痛快,自寻烦恼,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这什么酒,给我喝一口,以前在家,规矩太多,现在就要放飞自我,这美景,这良宵,怎么也不能辜负”。康平郡主平时可不是这么说话,为了隐藏身份,特意说了些粗俗的话,看起来不像大户人家的子女。江司俊微笑道“姑娘活的到是通透,能活的随心之人,又有几个”。康平郡主接着说到,“过一天,算一天,今朝有酒今朝醉。”

    拿起酒壶就开始喝,“”这酒味道甚好,是什么酒呀?”,“桂花酿,去年八月十五采用新鲜的桂花,吊上三天,配上这园中熟透的葡萄,用晨间的露水,加上少许杏仁,蜂蜜,山上的清泉,酿成后,埋在此处,今日拿出来饮,时间正好。”康平郡主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说道:“想不到你这人活的还挺细致的,这么多讲究”

    不一会,就喝完一壶酒,康平郡主平时酒量不算好,只是这酒太过甘甜,就多饮了一些,一壶下去就有点醉了,看着这满树的花,甚喜,直接飞到一个树枝上,折了些花枝,拿在手中说到“公子,这花美不美,”在中间挑了一朵,穴到自己的头发里,本来穿的这件白色的衣服,没有什么图案,素的很,微微泛红的脸,明亮的双目,秀气的脸庞,晶莹剔透的嘴唇,加上头上这朵娇艳的花,随风飘逸的发丝,看的江司俊精神恍惚,分不清是不是自已在做梦,如里是梦,这梦境好美,繁花似锦的时节,美轮美奂的夜色,清丽脱俗的佳人,让人春心荡漾,不愿醒来。

    昨晚不知何时醉倒,今早醒来时,发现那个姑娘不知何时已离开,因为自已碍于面子,想问那个姑娘是哪家的小姐,终没开了口,也不知还会不会在相遇,有缘必定相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