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一章 才色双全

    宴会开始了,各色菜品,摆盘精致,种类繁多,色泽诱人,葡萄美酒,各色糕点,香甜可口。(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大家纷纷开始品尝,司徒家的厨子手艺不错,这菜味道很好确实好,色、香、味具全。宴会中间的大厅也摆放了好多盆不太常见的花卉,颜色艳丽,朵朵争艳,到处飘荡着怡人的香气。

    席间,江司俊吩咐林子去府中探查画卷的下落,说不定就藏在司徒府中。

    司徒南手中拿了一个酒杯装满了酒,缓缓的来到林子羡的桌前,恭敬地笑着说到:“子羡兄,真乃当事的英雄,此战大捷,功不可没,祝贺晋升。

    林子羡起身站起来谦虚的回道:“司徒兄过奖了,感谢贵府热情相邀,这杯酒我先干为净。”

    说完就举杯痛饮,司徒南也举起酒杯一饮而下,接着笑着说道:“子羡兄,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休养,有时间,我带你在这京城里,好好玩玩。

    他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康平郡主,走到她身边说道:早就听说郡主,今日有幸一见,郡主果真是貌似天仙,不同反响,我等有眼福了。康平郡主笑着说道:“谢谢司徒公子盛赞,愧不敢当。”

    司徒南接着说道:“不知谁有这么大的福气,能把郡主娶回家。他转头看了一眼林子羡,笑着说道:“放眼整个朝廷,此等佳人只有子羡兄有这个福气呀,美人配英雄,羡煞旁人呀!”

    林子羡被他这么一说有些不太好意思,回道:“司徒兄,你就别开玩笑了。”

    康平郡主听到后,朝司徒南笑了一笑说道:“世人都说,司徒公子,耳聪目明,能言善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

    司徒南笑着说道:“谢谢郡主的夸奖,小生受宠若惊呀!”

    司徒南走后,她不经意的抬头,望向对面,目光恰好落在,坐在对面的江司俊身上,江司俊正好也望向她,四目相对,她快速收回目光,望向别处。她先前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也知道他和表妹的现状,担心遇到他,他认出自已,还挺怕见到他的,刚刚的一对视,让她有种心跳加,心虚的感觉,自已这是怎么了,认出来又如何,不承认就行了,怎么会这么在意他了。可刚刚看到他深情的目光,又好像唤醒了那天的记忆,她努力的掩饰自已,生怕别人看出来。

    司徒南给今天到场的人都敬了酒,他来到江司俊身边得意笑道:“江兄,上次菱香阁和安排你可满意。”江司俊冷笑道:“司徒兄的安排在下无福享有,下次还是留给你自已吧。”司徒南又说道:“好好的美人,可惜了。”

    用完膳后,大家都移步院中,欣赏这园中的各色花卉,这些花卉都是珍惜品种,很难能见到,只有司徒家的实力才能搜集的到。

    一年之中,难得有几次男女见面的机会,正好这个时节,大家借赏花之际,展示自已的才艺,以便寻个好姻缘。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林子羡展示了一套剑法,只见他手持一把银色长剑,剑柄上镶有上等的红宝石,并配有一个红色的剑穗,仗剑英姿,这套剑法打的,如行云流水,变化多端,速度极快,旁边的花树被震的花瓣纷纷落下,傍晚的余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让人痴迷,大家纷纷叫好。

    司徒凤从小就练琴,琴艺高超,弹出来的琴声清脆悠扬,婉转动听,司徒南则善长吹笛,他和妹妹一起演奏了一曲《夏江吟风曲》,两人合作,妙不可言。

    大家也都纷纷赞赏。

    其他各家有善舞的,有善女工的,有吟诗作画的,都一一展现。

    康平郡主则画了一幅画,是一幅兰花的丹青,几笔简单勾勒,线条流畅优美,画工精湛,堪比当世名家,画上赋诗一首:“兰生幽谷无人识,客种东轩遗我香。知有清芬能解秽,更怜细叶巧凌霜。”大家纷纷赞赏,康平郡主真是才色双全。

    康平郡主这一次,可算是抢尽了风头,不管是才华,还是美貌,其它女子都显得平淡无奇,可她却惊艳全场,众生皆倾慕于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么多年韬光养晦,就在这一刻完美绽放。

    宴会过半,康平郡主清净惯了,不太适合这嘈杂的环境,一个人来到一处人少的地方,正当她欣赏园中盛开的花朵的时候,江司俊来到她的面前。

    她有点愣住了,一时不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江司俊开先口道:“姑娘别来无恙”,康平郡主回道:“公子你认错人了!”

    江司俊顿时心里一凉,低声说道:“柳诗月,康平郡主,姑娘还真是身份多变。”

    康平郡主大惊,他怎么知道,便笑着说道;“公子真是好眼力,那你希望我是什么身份?”

    江司俊冷冷的说道:“看来是我小看姑娘了,你到底是谁?”

    康平郡主没有回答他,只是回头看他笑了一笑,便离开了。

    康平郡主觉得心里一阵酸,不知为什么,那么冷清的一个人会为了柳诗月,做出那么多疯狂的事情。

    之前她就听说了,为了柳家的事情,他四处奔波,当时就很奇怪,早就听说他很不满意和表妹的婚事,以为他不喜欢女子,现在不知为何,又极力保住这段婚约,是把自已误认为柳诗月,才会这般行事,莫非他?不可能,一定因为其它原因,康平郡主为自已辩解到!

    司徒凤到处去寻江司俊,看见他正在一个花树下,呆呆的坐着,开口喊到,“司俊哥哥,你在这里,害的我好找”。

    江司俊冷冷地说道:“司徒小姐,找我何事?”,司徒凤回道:“我想带你去我的小院坐一会,有些诗画不太懂,想请教公子帮我看看,”江司俊答道:“男女有别,更何况小姐待嫁闺中,恐辱姑娘名声,小生告退”。

    说完就要离开,这时司徒南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江司俊的肩膀说道:“江兄,令妹的心意,你不是不知吧,娶她有什么不好,对我们两家都有利。”江司俊答道“谢谢司徒兄的好意了,路不同,不相为谋。”司徒南生气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知好歹。”江司俊没有理会他,回到了宴会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