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二章 神秘人

    江司俊回到席间,不久林子回来了,悄声来到他身边,“公子,今天司徒府防护甚严,司徒南的房间周围有很多暗哨,不容易得手。(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江司俊答道:“看来他们早有防备,这就更说明司徒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了,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林子回道:“好的公子,我会留意,看看能不能找到破绽。”

    林子羡可是大家崇拜的对象,都纷纷来敬酒,虽有酒量,也不好拒绝来敬酒的人,有点喝多了,便被扶进客房休息了。

    江司俊不放心他,就来到客房,看到他睡了,刚要离开,突然林子羡叫住了他。江司俊,赶紧把门关上,来到他身边,说道:“子羡兄,你没事吧!”

    林子羡起身坐在床边,回道:“司俊兄,我没事,我刚才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小厮,很像一个人?”,“谁?”,他左手,有个刀疤,我认出他就是三年前在我去明州路上刺杀我的那个刺客,今日出现在此,不知是何意,又来刺杀我的,还是他出自司徒家”。

    江司俊说道:“那你要多加防范,我也会留意的”,林子羡说道:“我追查了好久,一直没有线索,没想到在这发现,今晚我试探一下,他会不会来我房间。”江司俊说道:“千万小心,我先走了。”

    江司俊推门出去了,他不能呆的太久,以免惹人怀疑。今天来的人真不少,他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那个小厮,也没有发现其它可疑的地方。

    林子羡在屋里装睡,可等了半天也没人踏进半步,看来那刺客今天是不会下手,不过在此处见到他,一定和司徒府脱不了关系。

    夜深了,宴会结束了,大家都各自回府了,可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找到答案。

    第二天,下了朝,江司俊和林子羡约在气轩阁见面,林子羡现在悠闲的很,最近也没有战事,在家修养,这几年一直征战,难得清闲。

    江司俊也如约而至,好朋友难得在一起相聚,林子羡看到江司俊,连忙起身说道:“司俊兄,快上坐,”江司俊知道他一定为昨天的事情而来,便说道:“子羡兄,我叫林子暗中调查,那个小厮是前几天才来的,昨天宴会结束一直都没了踪迹,看来不一定就是司徒府的人,是谁特意安穴在这里的眼线也说不准。”

    林子羡说道:“这几年我一直觉的有人暗中监视自己,没时间好好想想这事,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一定要查出幕后之人,几次三番都想暗杀我。”

    江司俊回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接着问到,你是否愿意和郡主结亲。”

    林子羡答道:“郡主还真是貌美,只不过,有点文静,我喜欢活泼可爱的,”江司俊听到这里,心里有些欣喜。

    林子羡又道:“不过,娶她也行,起码看着舒服,养眼”,江司俊的心情如坐过山车。

    这时,一个长相秀气的少年,来到他俩身边,坐下,林子羡问道:“这位兄弟,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这个少年答道:“在下柳诗月,见过两位公子,”俩人都愣住了,江司俊开口道:“你就是柳诗月”,林子羡惊讶地看着江司俊问道:“司俊兄,你没见过柳小姐,你不认识她。”

    柳诗月继续说道:“江公子,谢谢你为我们家做的事情,小女子无以回报,你的大恩大德,永记心中,日后必定相报。”

    江司俊道:“柳小姐,愧不敢当,令兄为人正派,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他一个公道。”

    柳诗月很感动,行了个大礼。说道:“谢谢江公子,相信兄长的为人,我一定会替他找到幕后真凶,还兄长一个清白。”

    前些天,柳诗月听闻家中变故,匆忙赶回家,全家都在为她大哥的事情发愁,看着年迈的父母,不懂事的弟弟,她觉得应该扛起家里的重担,不能在做那个任性的大小姐了,江南一行,已让她尝到这事间的不公,她想做一个有担当的人,虽身为女子,也想维护这世间的正义。

    她听闻江司俊在柳家落难之时,并没有急着撇清关系自保,而是挺身而出,十分感动,也觉的自已以前看错他了,也没有好好珍惜这份缘分,现在赐婚也可能取消了,有点惋惜。

    今日特意来感谢他,同是也希望他能助自已一臂之力,为哥哥洗刷冤情。

    看到真正的柳诗月以后,江司俊才确定之前是自已太草率了,居然也会认错人,以至于大家都误会他钟情于柳诗月,对她情根深重,也破除了他不近女色的传闻。

    现在很多名门小姐都想嫁给他,都希望他早日解除婚约,也有不少到家里说亲的,看来没有婚约也不太好,没人挡桃花了。

    柳诗月走后,林子羡直直的看着江司俊,问到:“你没见过柳诗月,不可能钟情她,还有别的原因吧,看来你还是我认识的江司俊,清冷贵公子。

    江司俊说道:“别胡闹了,说正事,我派人一直在司徒府盯着,那个人一直没有再出现,看来线索又断了。”林子羡接着说道:“不管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他找到。”

    说起这件事,还要回到三年前,那时的林子羡还是一个少年,他第一次离开京城,跟随父亲到军队里历练。

    他刚到边关,就被分到父亲的老部下霍将军那里去镇守勺城,由于他年纪尚浅,没有行军打仗的经验,只是之前在家研习兵法,学了很多理论知识,没有实战,所就并没有安排重要的职位给他,他白天和士兵们一样训练,晚上看书,研究各种战术,日子过的还算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