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八章 棘手的案子

    江司俊接到林子羡的消息后,就派人去调查箱子,可是做箱子的人,早已失踪,没有音迅,看来这箱子一定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人跑了,难道不是畏罪潜逃,又或许已被人灭口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朝堂上又是一副口舌之战,司徒译身为右相,奏请皇上解决赈灾的事情,上奏说:“青州百姓聚众闹事,如不解决银两的问题,百姓吃不上饭的话,一定会叛乱,希望皇上赶紧下令,处理柳若晨,给青州百姓一个交代,还的速速凑足银两,赈灾,以平民怨呀。”左相江明义乃江司俊的父亲,上奏道:“老臣也认为这件事不宜再托下去,民怨沸腾,还请皇上尽快解决!”,一听这话,江父就想舍弃柳家,以免自家受牵连。听到他父亲的态度,江司俊有些急了。

    这时皇上问道:“刑部怎么看?”刑部侍郎王准上奏道:“微臣看来,此案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争议,没有查到外面的人有盗走银子的可能,基本可以定案,关于银子的去向,只是柳若晨一直没有招供,暂时没有银子的下落。”

    皇上又问到:“吏部怎么看?”吏部左侍郎江司俊上奏道:“微臣以为,此案并没有像邢部说的那样,没有问题,反而疑点重重,没有找到外人盗走银子的证据,就一定判定是监守自盗吗?如若天下都如此判案,没有证据就等于没有犯罪的可能,如果是无能,没办法查清案子,就根据推理断案,以后律法威严何在,事间公道何在,天下人何以信服。依臣看来,既要解灾民之困,又要还原事实真相,不冤枉一个好了,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再给臣三天时间,一定解决此事,望皇上批准!”

    皇上点头道:“说的好,就给你三天,三天不能断案,拿你试问。”江司俊道:“臣领旨,必将全力彻查,谢皇上”。

    其实皇上也不傻,一下就看出来门道,柳若晨不过是个向来听话的文弱书生,被人当替死鬼,他也不想这么个无辜之人就这么死了,为今之计,就是尽快破案,找出银子的下落,以解青州之急。

    现在这种情形,也没人敢站出来为他说话,他觉的江司俊是个正直有才华的人,是个贤臣,以后有他辅佐,朝中一定法纪严明,赏罚分明,这事如若交给他,最为合适。

    江司俊回到家后,他父亲大发雷霆,指着他就骂:“我怎么生了你这个逆子,一定要把咱家拖进去么?”,江司俊也很生气,两父子俩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江司俊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查案更重要。只有三天时间了,时间紧迫,派出去的人也没找到做箱子的人,看来还的从箱子入手,到底有什么问题,是忽略了哪个细节。

    这次得到江司俊的授权,李清竹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青州府衙了,三人再一次来到这里,一定要把这里的每个角落看清楚。

    看了也没任何线索,柳诗月说道:“难不成这里有密室不成”,她仔细看了看地,没有缝隙,也没看出来哪里有新砌的地方。

    江司俊和刑部的人一起提审柳若晨,让他仔细回忆当天的细节。

    柳若晨回忆的说道:“当天下午到达青州府衙,一起押送银子的大概有二十人左右,到达后,我们一起去清点官银,清点人数一共三人,青州知府王大人,负责派发赈灾银的李大人,还有我。

    清点完银子,已到酉时,我们三人一起出去,我锁的门,钥匙就挂在我腰上,王大人晚上设宴,我们三人在一起吃的饭,期间钥匙一直带在我身上,吃完饭我就回驿站休息了。夜里我觉的屋里有点闷,就出去走走,不知怎么了就迷路了,深夜才回去。第二天清晨起来,我们三人准备分发银子,打开门,发现箱子的门全开着,锁也被打开了,锁也都完好无损,箱子里的银子和下面包的黄色绸布全都不见了,真的是不知道银子怎么丢的,钥匙一直在我这里。

    柳若晨说完后,江司俊说道:“何人可以作证,你夜里去过什么地方,”柳若晨说道:“没人可以为我作证。”

    江司俊很是头疼,他确实有出去偷盗银子的时间呀!还没有人为他作证,他无法排除偷盗银子的可能,他的手下看守大门,也有便利条件盗走官银。

    看来想还他清白还是有一定的困难。

    李清竹这边也没有什么线索,大家都陷入了焦虑当中。

    第二日清晨,天刚亮,大家都起床了,昨天一起讨论了很久,很晚才睡,可都睡不踏实,由其是柳诗月,还有两天,在查不出来,她家可就完了,她哪里睡的着呀!

    她起来后,刚要穿鞋,看到鞋底有一点粉红色的土,她在想,这是哪里踩到的,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是去衙门的时候,不知在哪里踩到的,可那里为什么会有这种颜色的土呢?这种土只有在泥螺花树下才有的,这个泥螺花花叶很小,是粉色的,掉在土里能把土染成粉色,这是她在江南看见别人做的泥人都是粉色的,别人告诉她的,她才知道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

    柳诗月赶紧起身去往青州府衙,一路寻找,终于在衙门西侧院子里看到了泥螺花树,她来到放银子的屋内,仔细看了看地上,很干净,什么也没有,只有屋外的小路上才有,她来到泥螺树下,看到树下有脚印,而且很深,很显然有人来过这树下。

    在仔细看了一下,有一处像是托箱子的痕迹,顺着痕迹找到一处土有松动的地方,太好了,找人来挖,挖开以后,原来这里藏了一处暗道,暗道很长,可以通到外面好几公里,三人很高兴,顺着暗道就来到一处山下,李清竹找来官兵,四处寻找,终于在一棵树下挖到了这四箱银子。

    银子找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银子是谁偷的呢?李清竹说道:“我大概已经猜到了,记不记的那天,你差点被箭射到,我回去仔细想了一下,他们想隐藏的就是钥匙是从你哥那里取到的,而那四个空箱子就是误导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到这个箱子上,我计算过了,钥匙可能就是在你哥在吃饭的时候被人掉包了,吃饭的时间足以把箱子抬到暗道里。

    “那外面的人看不到吗?”柳诗月不解的问到。

    “或许这就是这个人高明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