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章 心灰意冷

    那两位走后,突然气氛好尴尬,安静的很,两人都不说话,江司俊也没敢抬头看李清竹。(wap.k6uk.com手机阅读)

    半天说了一句:“郡主,那天是我冒犯你了,还请见谅!”李清竹抬头说道:“江公子,看来是我以前给你造成了错觉,我今天就明确的告诉你,以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我马上就要订婚了,未来的夫君我也很满意,你就不要在来骚扰我了,还我个清净。表妹人真的很不错,她心地善良,只是贪玩了些,你如果不想娶她,也可以明说,她不可能缠着你的,别误了你俩的终生。”

    江司俊冷冷的回道:“都是在下的错,冒犯了郡主,从今以后,我与郡主定无瓜葛,各自安好。”

    李清竹之所以那么狠心,就是想让他彻底死心,让他和表妹能在一起,至于她自已,她无所畏了,她不想让自已陷入情感之中,让自已受伤,想平平安安度过此生。

    可事事难料,以为自已可以置身事外,已不知自已早已深陷其中而不自知。情不知从可而起,一网情深。

    看着江司俊失落伤情的表情,她自已心里一阵凉,本以为自已可以很洒脱,没想到心隐隐作痛。这颗心早在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就种下了爱的种子。

    柳诗月回来看到两人神情不对,便问道:“姐姐,你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吗?”

    李清竹强颜欢笑说道:“没有,我只是有些劳累而已。”柳诗月生气的说道:“姐姐,刚刚还好好的,是不是他说什么了?”转头就问江司俊:“我知道你看不上女人,我表姐是女中豪杰,不知道比你们这些男人强多少,你要是看不起她,也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婚我也不结了。”

    江司俊冷笑道:“郡主何等尊贵,我哪敢看不起她。”柳诗月看着李清竹说道:“姐姐真的不是他?”

    李清竹说道:“你误会江公子了,只是看到院子里的青草,想起昨日府里死了一只兔子而感到伤感。”

    柳诗月看着江司俊说道:“江公子,看来是个误会了,得罪了!”

    江司俊说道:“看来,你们姐妹情深呀。”

    柳诗月说道:“那是自然,姐姐与我情谊最深。”

    江司俊又道:“若有一天,你姐妹二人同时喜欢上一人怎么办?”

    柳诗月说道:“你怀疑我喜欢林公子,那不可能,林公子是很好,京城的哪个女孩子爱慕他这样的大英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忍痛割爱。”

    江司俊摇了摇头,柳诗月根本没有听出他这个话的意思。不在一个频道……

    柳诗月回头看了一眼李清竹问道:“表姐,我是哪里表现出来喜欢林公子了吗?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不会和你抢的。”

    李清竹自然是听的懂江司俊的话,柳诗月一头雾水的。

    这时林子羡也出来了,看看一个个神情都不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问道江司俊:“司俊兄,怎么了?”江司俊对他说:“我们在说你想不想娶郡主。”

    林子羡说道:“自从与郡主相识以来,郡主智谋过人,武艺高强,我自叹不如,如若能娶郡主,是我的荣幸。”

    李清竹说道:“林公子果然豪爽,我愿嫁你!”没想到李清竹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江司俊听完,心如死灰,所有的情素都被这句话,浇灭。拿起酒杯说道:“祝两位百年好合!”说完,就一饮而下。

    其它人都在吵吵闹闹,只有江司俊一人在不停的喝酒。他想把自已灌醉,忘记这些痛苦。

    李清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她又何尝不痛苦呢,她这么说也是让他彻底死心……

    其他人都喝醉了,都回房间睡着了,只有李清竹还在院子里坐着。她正准备回房,就觉的有个黑影闪过。她四处看看,什么也没有,她不放心去看看表妹,她睡的正香。

    又想起江司俊也不会武功,去他房间,看看也没事,刚要走,就听他在房间里吐了,李清竹没办法,只好来到他床边,帮他清里,看他的衣服脏了,想把他的衣服外衣脱下来。

    刚把衣服脱下来,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只觉的被人从背后一把她抱住了,她想挣脱他,离开这里,不知是怎么了,她舍不得他身上的暖意,他迷迷糊糊的说道:“不要离开我!”。人越是被压抑,越是渴望,李清竹迟疑了一下,就被他推到了墙边,然后把她身体转过来,死死的抱住。她想挣脱离去,反而被抱的更紧,江司俊在她耳边哭着对她说:“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李清竹听完心都要碎了,她把他伤成什么样子了,这一刻她也失去所有的理智,也管不了那么多,在江司俊捧起她脸的时候,也没有拒绝他,他低下头用力的吻住她,这一次她没有反抗,他也没有强迫,两人顺着自已的心意,感受着彼此压抑已久的爱。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屋内,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李清竹睁开眼睛,天都大亮了,听到外面练剑的声音,不用想,一定是林子羡,他还保持着自已一惯自律的行为,不管睡的多晚,早上还是一样起的早。

    李清竹起来后,来到院子里,看到林子羡在练剑,剑打的很漂亮,不觉拍手叫好,林子羡突然转身朝她刺过来了,她急忙避开他的剑,顺手拿了一个树枝抵挡,两个回合就被林子羡制服。

    林子羡很得意,对李清竹说道:“郡主冒犯了!”李清竹答道:“林公子,好剑法,是我技不如人。”

    这时表妹也起来了,看到他俩在院子里,说道:“没想到,你们俩还真比上了,刚才我都看到了,未来的英雄姐夫还真是很厉害的呀。”林子羡说道:“那当然,要不将来怎么保护郡主呀。”

    柳诗月说道:“我也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夫君,我也不会武功,谁来保护我呀!”

    林子羡笑着说道:“那就不好办了,司俊兄不会武功,没人保护你,你自求多福吧,对了司俊兄哪去了,还没起来吗?”

    等到他房间一看,他已经走了,林子羡说道:“这个司俊兄,怎么总是不告而别。”然后大家都各自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