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 城 外

    李清竹带着人出城去寻柳诗月,刚到城外不远处就碰到江司俊。(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两人一见面就有一点尴尬,江司俊先开口道:“郡主,你也是去找柳姑娘的吧!”

    李清竹说道:“你也知道表妹失踪了,看来我们此行的目的相同。”

    江司俊说道:“我想她的失踪可能和我有一定的关系。”

    “为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呀?”

    “有人不想我们两家联姻。”

    “是谁?你别看我,可不是我,我没想破坏你们!”

    “郡主,你心虚什么,不打自招吗?即使你心里是这样想的,也最好别说出来,我怕我会当真,以为郡主爱慕我,想破坏我的婚事。只能怪我太英俊潇洒了,想嫁给我的人很多,你的情敌不止一个。”

    “笑话,本郡主天生丽质,才貌双全,岂会看上你,你不是整天很高冷么,都是装的吗?怎么跟个市井无赖差不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打情骂俏,油嘴滑舌的,以为自己生的好看,全天下的人都喜欢你了,男人生的好看就是麻烦,女人多,事非也多。”

    “别人娶几个我不知道,至少我不会,我此生只娶一个妻子就足矣,反正也不会是你,就不劳郡主费心。说正事,我觉的你表妹失踪可能与司徒家有关,我早该猜到,恢复赐婚后,司徒凤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司徒凤,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吧,知道已订婚了,还敢下手。”

    “郡主,请注意你的言辞,保持你的修养,她只不过想把自己心爱的人争取过来,只是手段卑鄙了些,至少她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敢爱敢恨。”

    “她这么好,你娶她算了。”

    “怎么吃醋了,你的表妹比她是好多了,我为什么要娶她,自寻死路。”

    “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分得清人的秉性,我还在这里和你费口舌,找表妹要紧。”

    两人一见面就斗嘴,什么修养礼仪完全不顾了。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

    柳诗月怕绑匪找到她,拼命的赶路,翻过一座山的时候,正好下雨了,她只好找到一个地方避雨。

    就在她避雨的地方,她远远看到一个人,那边有个人好像摔倒了,她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岁的小男孩,他摔倒了,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柳诗月走过去问到他:“小弟弟,你怎么了?”

    那个小男孩回答道:“漂亮姐姐,我在山上采药,不小心,从山上滑落下来。

    外面下着雨,到处都湿漉漉地,柳诗月心想这个小孩腿脚不方便,又受伤了得把他送回家。

    就问道:“小弟弟,你家住在哪里呀,我送你回去。”

    小男孩说:“我家就住在这附近的林子里。”

    柳诗月过去把他背起来,想送他回家。这小男孩其实挺瘦的,只不过这柳诗月也没干过什么活,确实没什么体力,背着走还是挺吃力的。一路跌跌撞撞,终于来到小男孩的家了。

    这个地方到是挺好的,非常清静,四处都被山林包围着,山青水秀的。这个屋子其实挺简陋的,三间木屋,房子的前面有个一院子,里面种了一些药草,开着白色的小花,也不知是什么花。

    四处看了半天也没个人,柳诗月问小男孩:“这里怎么没人呀,谁和你住在一起呀?”

    小男孩回答到,:“我叫阿松,我和阿婆住在一起,她可能出去采药了,还没有回来。”

    柳诗月问道:“就你们两人在这里住,不害怕吗?”

    阿松回答到:“这里我非常熟悉,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柳诗月想了想,住在这里的人胆子一定都很大,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了,看来今天是走不了,柳诗月一天没吃东西了,有点饿了,她先帮小男孩包扎好,固定住,就在厨房找到一些米,升起火,做起饭来。

    她做的饭特别简单,复杂的也不会做,就是做了点粥,放了点菜叶,根本就没什么味道。

    人饿了吃什么都香,阿松却说道:“姐姐,这饭也太难吃了吧!”柳诗月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就凑和的吃吧,这已经是我最好的手艺了。”她一个大小姐哪里会做饭呀!这都超出她的预期了。

    李清竹和江司俊在城外到处寻找,只是雨越下越大,没办法只能停下来。终于找到一个破庙可以歇脚的。

    衣服都淋湿了,他们生了一堆火,把外衣都拿到火边烤。林子出去找吃的,郡主武功高强是一个人出来的,其它人都去别处寻找了,江司俊只学了防身的几招,遇到厉害的他也打不过,只好和林子形影不离了。

    江司俊看看这里太破了,都没有干净的地方,一看就是荒废已久的地方了。他自已很爱干净,看到这样的环境还真忍受不了。李清竹看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堂堂男子汉这么娇气。

    她可没那么多讲究,一屁股坐在地上,江司俊还在那里蹲着。

    江司俊看到她坐在地上,觉的有些不可思议,堂堂郡主,怎么这么接地气,一般平民女子都无法忍受,更何况她贵为郡主。

    他便说道:“郡主这般高贵,没想到这么不拘小节呀!”

    康平郡主说道:“这算什么,比这差的本郡主都住过,哪像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娇气。”

    这时林子回来了,带了几只野鸡,这里偏僻,没有找到可以吃的东西,只打到这些野味。

    他看见他家公子,赶紧把自已的衣服脱了,放在他家公子身下,让他坐下。然后就开始用火烤野鸡。康平郡主笑道:“你这个小跟班的,真不错,是个爷们!”林子急忙说道:“谢谢郡主夸奖!”

    江司俊生气道:“她哪里是在夸你,你听不出来呀。”林子摸了一下头,不太明白。

    这时又从门外跑进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那人一进来就说道:“太好了,终于有地方避雨了。”“各位好!”这人有些热情。

    康平郡主回道:“公子好!”那人看着康平郡主就两眼发直,说道:“这位姑娘,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吗?在下韩高中,见过姑娘。”

    康平郡主一听到他的名字便笑了,问到他:“你父母可是希望你科举能考中,才给你起的这个名字吧。”韩高中看着郡主说道:“我现在是个秀才,将来一定会高中的,姑娘能否告知在下你的芳名,是何许人也,待将来我高中那天,一定娶姑娘为妻。”

    江司俊有点听不下去了,就生气地说道:“读书人就该有读书人的模样,怎么能这般厚颜无耻,不知礼节。”韩高中转头看了一眼江司俊问道:“这位公子,可是这位姑娘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