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婆婆

    江司俊红着脸说道:“与你何干!”韩高中又说道:“那你现在还不是了,机会面前,人人平等,虽然你长的比我好看,但论才华,论内涵的话,你不一定比的过我。(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江司俊听完忍不住的笑了,自己乃当朝状元,这人也太狂妄自大些,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康平郡主也摇摇头笑了,并说道:“韩公子,你好好考,一定前途无量呀!”

    韩高中说道:“谢谢姑娘的鼓励,我一定勤学苦练,早日考中,八台大轿来迎娶你。”

    江司俊说道:“这位公子,你还是省省吧,等你高中之时,这位姑娘早就嫁了。”

    韩高中又说道:“如果姑娘不嫌弃,我现在就回去和我娘说,现在就去提亲。”

    江司俊突然觉得自己很笑,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和这样的人理论。

    江司俊越来越觉得郡主身份尊贵,本可以高高在上,可她并没有看不起下面的人,也没有那么娇贵,随遇而安,豁达的性格,让他在心里敬佩她,欣赏她,相反,自己确一直狂妄自负,自命清高,看不起女人,反而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了。

    天渐渐黑了,柳诗月一直陪着阿松等婆婆回来。

    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柳诗月往外看去,只见一个老婆婆背着个篓子,里面装了一些草药,她穿的很朴素,一件灰色的麻布衣,有点驼背,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

    柳诗月走出门外,那婆婆看到她以后并没有很热情的样子,反而让人觉的一股寒意袭来,柳诗月开口道:“婆婆,我今天在外面避雨的时候,碰见了阿松,他从山上摔下来,摔到了腿,是我把他背回来了。

    婆婆抬起头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冷冷的说道:“谢谢了!”

    柳诗月又道:“婆婆,你看天色已晚,我能在这里住一夜吗?”

    老婆婆却说:“我这里从不留外人,你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柳诗月没想到婆婆会拒绝,这么晚了,自己去哪里呀。

    既然不能在这里借宿,还是早点离开,在做打算吧。

    柳诗月又问道:“婆婆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歇脚吗?”

    老婆婆进屋了,没有回答她。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好心做好事,她还一点感谢的意思都没有。

    柳诗月想起她进屋前朝她那鬼魅的一笑,顿时觉得心生畏惧。

    她刚要走,屋里传出一个低沉地声音说道:“等等,离着不远,往西走,有个茅屋,你去那里过夜吧,不过晚上山上有野兽,你不可出来,出来就是死路一条,切记切记。”

    柳诗月想这黑天瞎火的,如果一个人在山上,说不定真的叫野兽吃了,这婆婆虽古怪,有个地方落脚,也挺好。她谢过婆婆后,就往那个茅屋去了。

    走了不太远就到了,不过这个地方挺隐蔽的,一般不容易发现,这屋里很干净,看来是有人收拾过。这里有被子,外面看的简陋,里面的东西还很挺齐全的,东西也摆放的很整齐,用具也挺雅致的,不像老婆婆住的那个屋子那么寒酸,是谁隐居在这里,这里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不想了,吉人自有天相,累了一天了,也该好好的睡一觉了。

    江司俊把林子烤好的食物分给李清竹一些,自己留了一少点,吃完东西,舒服多了。那个书生也拿出一些干粮,也想分给郡主一些,她没有要。

    四人坐在一起烤火,那书生可能是太累了,就在火堆旁靠着墙就睡着了。

    林子坐在郡主旁,回想起当日在香菱阁初见郡主,郡主和他家主子,那个画面至今记忆犹新,也为他家公子惋惜,明明就很喜欢郡主,也有机会娶她,可是都错过了,现都已婚配,也无法改变。

    李清竹与江司俊坐在这里也很尴尬,想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安静的很,林子实在呆不下去了,说出去透透气。

    李清竹一直担心她表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天都黑了,也不知道派出去的人有没有找到她。

    柳诗月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震敲门声惊醒,大半夜会是谁呢?他一开门,原来是小阿松,柳诗月赶紧把他领进来问道:“这么晚了,发生什么事了,你腿不好怎么还乱跑。”

    阿松急的眼泪下来了,哭着说道:“姐姐我们快跑吧,再不走就来不急了。”

    这时外面有很多脚步声,越来越近,朝她们逼近。阿松说道:“姐姐跟我来!”

    柳诗月跟着阿松来到屋里的水缸旁,这里有个密道,她赶紧和阿松下入密道里,密道里很狭窄,两人在里面走了一段,只见阿松在一个墙壁上摁了一个机关,密道的前半段就崩塌了。

    谁设计的这么巧妙,就是防止别人追过来,但也彻底毁了,看来这家人身份不寻常,定不简单,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回想起那位怪异的婆婆,也不知她是好人还是坏人!

    大概走了一段路程,就到了出口,总算逃出来了。

    柳诗月累的气喘吁吁,看看小阿松,昨天的腿伤还没好,现在走了这么多路,腿有点肿了,还流了点血。

    她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问他疼不疼,又问道:“你婆婆怎么样了?”

    阿松就哭出来了,他说道:“昨天晚上,外面好多脚步声,阿婆把我藏在密道里之后,就出去和那伙蒙面人打起来了,这密道是通到你住的那个房子外面的,阿婆交待我走你那屋的密道,并毁了它,不要再回来了,阿婆现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柳诗月搂住他,摸着他的头安慰道:“别哭了,你要没去处,姐姐收留你,保护你。”

    阿松说道:“谢谢姐姐!对了,这是婆婆给你的信,”阿松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柳诗月很疑惑,婆婆怎么会知道要出事还准备了信。她打开信,看了一下。信上说:“见信者好,当你看到这封信,说明已遇紧急状况,请见信者到城内东风药铺去买一味药,名为百草丹,有人会为您答疑解惑,敬上。”

    看来婆婆知道有一天会遇险,所以做了提前准备,看来这家人颇有来历,隐居山林,躲避祸事,会是什么人追杀他们,会是自己引来的吗?没时间细想,赶紧带阿松逃命吧!

    柳诗月背起阿松一路往京城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