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八章 和 解

    刚才就像经历了一场的大的地震,在场人都震惊不已,当事者如同经历江涛骇浪,都是好朋友,以后见面还怎么相处,对他们打击太大了。(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柳诗月走的很快,李清竹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并对她喊道:“表妹,你站住!”柳诗月还是一直往前走不理会她。康平郡主没办法只好轻功飞过去拉住她。

    柳诗月说道:“表姐,你千万别信那些鬼话。”我刚才是被江司俊气的才这么说的,真的不喜欢林子羡的,你千万别生我气呀。”李清竹笑了笑,搂着她表妹说道:“傻瓜,我生什么气呀,爱一个人也没错呀,你如果真喜欢他,我可以想办法退婚,让你们在一起。”

    柳诗月说道:“这可不行,我怎么能抢你心爱之人呢!”李清竹继续说道:“这不是抢不抢的问题,他若真心喜欢你的话,我也是拦不住的,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还是的想个办法,把这个婚事往后推一推。

    李清竹今日才知道表妹的心意,没想到她喜欢林子羡。如果不是今天这事,她还真想就这样过一生,顺其自然嫁给林子羡,但如今想来却有不妥,这样的话,四个人都爱而不得,何其痛苦。但是林子羡也未必会喜欢表妹,他也不见得会退婚,婚期将近,没多少时间了……

    柳诗月听了她表姐和她说的话,心里宽慰多了,她不是害怕喜欢林子羡的事情曝光,而是担心表姐生她的气,不理她,从此姐妹关系破裂!

    最受不了的就是林子羡,其他人都走了,他一时间被生气冲昏了头脑,现在冷静下来,他仔细想了想,江司俊是什么时候喜欢郡主的,至少他刚回来的时候,还叫他娶她,他还不同意的,他也只是百花宴那天才认识她的,这么短的时间就喜欢了,江司俊这个人他是了解的,他不近女色,知道他有一天能喜欢上女人,真是为他烧高香的,为他开心的,可现在偏偏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了一个女人对他大大出手,事情都没搞清楚,实在不应该呀。

    林子扶着江司俊回府了,回到房间内,林子问道:“公子,你没事吧!”江司俊说道:“你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他被打的这拳下手还挺重的,现在胸口还隐隐作痛。

    江司俊苦笑了一下,隐藏了这么久,压抑了这么久,此刻反而觉得释放了,反而内心平静很多。他觉的自己就像犯了罪的犯人,正在等待着被审判。

    第二日清晨,林子羡就来找江司俊,当江司俊听道林子羡来找他,以为是来找茬的。见面后,林子羡问道:“你怎么样,伤些好了吧!”江司俊回答到:“怎么,昨天你没打过瘾呀,今天找上门了!”

    林子羡笑着说道:“我堂堂男子汗大丈夫,才不何你一般见识,对不起,昨天是我误会你了!”

    江司俊却没抬头看他,低声说道:“你没误会,我确实喜欢郡主!”

    林子羡瞬间笑容不见了,他对江司俊说道:“兄弟你是来真的呀,不可能,你不是刚认识她吗,我让你娶她,你还不愿意,怎么这快就喜欢上了。”

    江司俊解释道:“子羡,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不想欺骗你,我之前遇到一名女子,便心仪于她,后来误以为是那个女子是柳诗月,直到那日在百花宴,再次相遇,才知道她的身份,我知道皇上有心为你们赐婚了,我不想拆散你们,就没有告诉你,你们安好,我便安好!”

    听到这,林子羡有些感动说道:“兄弟,你可真伟大,你之前帮柳诗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明白了,此前我一只没有想通,你为了个素未谋面的柳诗月,花那么大力气去帮她,不惜和你爹闹翻的,原来如此。

    至于郡主,用不着你让,我们各凭本事,公平竞争,看郡主心悦谁,郡主选谁,另一个人便退出,我们正大光明的来场比试!”

    江司俊说道:“没什么好比的,你们的姻缘都定下来了,我退出。”

    林子羡说道:“你在这样就是对我的侮辱,谢谢你的坦诚,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和怜悯,我们各凭本事吧,至于赐婚,我们想办法解决。”

    柳诗月回到府中,想到自己的心意被人知晓很后悔,可后悔也没办法,已经发生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索性就不想了。她又突然想起阿松,对这几天没去看他,也不知道过的怎样,便起身去看他。

    柳诗月来到寄养阿松的亲戚那里,阿松看到柳诗月来了,很是高兴,跑过来说道:“姐姐,你来了,我都想你了。”

    柳诗月说道:“你这小滑头,在这里住的习惯吗?”

    阿松答道:“姐姐,这里吃的穿的都挺好的,就是没人陪我玩,我想阿婆了。”

    柳诗月听到后,很难受,对呀,自己不能因为怕连累,而把他藏在这一辈子,万一他的父母还活着,一定很着急,就算他没有父母,也说不定有别的亲戚,我还的去帮他寻找他的亲人,想到这些,柳诗月决定去那家药店,帮阿松找家人。

    柳诗月派人在京城里找寻东方药铺,翠儿急匆匆地来禀报,“小姐,那家药铺找到了,就在城东头,这个店铺不太大,地方也偏僻,不熟悉的人还真不一定知道。”

    柳诗月说道:“翠儿,做的不错,你在府中挑选几个身手好的,暗中保护我。”

    翠儿答道:“好的,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你,不会在在发生那天的事情了。”

    柳诗月虽然也做了准备,但心里还是忐忑不安,想到那个婆婆,不可能躲避那么多年,还有人追杀,必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孩子究竟是谁?住在那个茅草屋的人又会是谁?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了。想知道,又有点害怕知道,怕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