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东风药铺

    “老板我想买一剂药,名叫百草丹。(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柳诗月对药铺的小二说道:“小二愣了一下,说道:“这位公子,你为什么没要买这剂药?”柳诗月答道:“一个亲戚,住在山中,她病了,嘱托我来买这味药。”

    小二说道:“此药珍贵,请去后院。”柳诗月跟随小二来到了后院。这个院子还挺大的,院子里面种了些桂花树,还种了一些药草,这里收拾的很整齐,柳诗月接着进入了一间房子,小二对她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取药。”

    说完,小二就走了。柳诗月就在屋内等着,屋内焚的香,香气浓郁,闻了之后,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等了很久来了一个人,这人年纪三十左右,看起来有点邋遢,胡子很长,但眼神凌厉,那人开口道:“这位公子久等了。”柳诗月见来人,说道:“我这里有一封信,是一个婆婆给我的,也是她让我来这里找你。”

    那人接过信,看着信里写的内容,突然很伤感,手紧紧地握住信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柳诗月在想,这一定是阿松的亲人,能帮阿松找到家人,也算完成任务了。那人看完信后,说了一句:“这位公子,阿松现在在何处!”

    柳诗月答道:“他现在很安全,住在我的一个亲戚家里。”

    那个人说到:“太感谢你了,我想把他接走。”

    柳诗月说道:“接走可以,但你必须告诉我,你是他什么人,是他的亲人吗?我的确认你们确实是亲人关系才可领他走,我的保证他的安全,以后有好的生活。”

    那个人道:“实在抱歉,公子知道的太多,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知道越少越安全,实在无法相告,还请见谅。”

    柳诗月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既然这么危险,阿松不如就养在我那吧!”

    那人冷笑道:“你是养不了他的,他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公子心善,实在不想拖累你。”

    柳诗月说道:“你们如果堂堂正正,又怎么会有人来害你们,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如果是歪门邪道,我是不会把人交给你的,我一定要查清楚。”

    那人说道:“公子怎么不知好歹,好言相劝,你不听,把孩子交给我,我一定保证他的安全。

    柳诗月说道:“孩子我是不会轻易交给你的,我救了他,就会对他负责的。

    那人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冷冷的说道:“现在好像由不得你了,你刚才闻到的香气,正是西域的仙坨花之毒,每天发做一次,不能按时服用解药,就会毒发身亡。”

    一会儿柳诗月就感觉全身无力,瘙痒难耐,那个人打开她的嘴,喂她吃了一个药丸,接着说道:“我无心害你,不想你自不量力,我只能出此下策之,明日午时,你把阿松送到凤仙街15号,自会有人接他走,到时我一定把解药给你,要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

    柳诗月说道:“你太卑鄙了,我也是为阿松好,我救了他,你不知感恩,反而害我。”

    那个人道:“你按我说的做,我必然保你安然无恙,不会伤害你的,有些事情没办法说清,还请见谅。”

    柳诗月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为今之计只能按他说的做,把阿松还回去,如果他是阿松的亲人,也会善待他的。

    “主人,柳诗月今日去了东风药铺,去后院见了一个人,我看此人不简单。”

    那人道:“今晚盯紧她,不要惊动她,明日天多派一些人跟着她,在去留意一下那孩子,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遵命,属下告退!”

    柳诗月回府后,因为服了解药,并未发作,她心里暗暗的想,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万一把阿松交给他们,他们万一不给自己解药,趁机除掉自己,灭口。

    以防止此事暴露可怎么办?自己还真是自作聪明,经验尚浅,不知这世界还有这么多手段,怎么会让事情弄得不可收拾的地步,此事变得自己也无法掌控,受制于人,不能就这样去了,自己这么年轻,就要去送命,得想一个万全之策,防止自己有去无回。想到这,柳诗月连夜书信一封给李清竹。

    李清竹接到信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连夜做了准备,也制定了详细的计划,静等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午时,柳诗月按时来到约定好的地方,见到了昨天的那个人,那人问道:“人带来了吗?”

    柳诗月答道:“带来了,不过你先给我解药,我把人放了,你不讲信用怎么办!”

    那人道:“既然我们谁也不信任谁,那就一手交解药,一手交人,你要不同意,我不急,过了时间解不了毒,毒发身亡可别怨我。

    柳诗月说道:“好,我同意,把人给我带上来,”刚走几步,就有一伙黑衣人,蒙面飞过来,准备把孩子劫走,柳诗月大惊,大声喊道:“你果然不守信用,还要抢人不成。”

    那人道:“那不是我安排的人,这孩子千万不能落入他人之手,这时双方人才反应过来,都去抢夺孩子,眼看孩子就被抢走了,林子羡突然现身,把挟持孩子的人都打倒,他护在孩子身前,李清竹也出来接应。

    等把那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都打跑了,她刚要把孩子领走,柳诗月就被东风药铺的人挟持了,那人把刀架在柳诗月的脖子上,说道:“把孩子送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李清竹没办法,只好把孩子放了,等那个孩子走过去后,那个人一下把柳诗月放了,把孩子带走了。

    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解药还没给呢,是铁了心叫她去死吗?

    柳诗月被带回府了,李清竹本来提前做了准备,还特意请来了林子羡帮忙,可没想到,哪里来这么多黑衣人,看来此事不简单,可能已被盯了多时,就等这个时刻来抢孩子,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身份,这么多人打他的主意,身份不寻常呀,现在也顾不下了那么多了,表妹中毒了,得帮她解毒。

    李清竹找来了京城最好的名医,来给柳诗月解毒,这位名医诊脉后,连连摇头,说道:“这毒不易解,没有见过,他也束手无策,只能开一些方子,暂时压制毒性,延缓发作,不能坚持多久,她就会丧命的,还的另寻它法。

    李清竹瞬间乱了方寸,看着昔日活泼可爱的表妹,要是被每天发作的奇毒折磨着,如果控制不住,很快就毒发身亡了,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表妹还么年轻不能就这样没了,想尽任何办法也的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