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一章 常春楼

    林子羡听完冷笑了一下,说道:“你不用担心,你的这位大才子已经动了凡心,而且还情根深重,无法自拔呢!”

    柳诗月立刻激动起来问道:“是谁,我认识吗?”

    江司俊对柳诗月说道:“你遗言都交待好了吗?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八卦。(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柳诗月瞬间精神了问道林子羡:“林公子,你快告诉我,我不能带着问题上路的,我会死不瞑目的。”

    林子羡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柳诗月四处看了看,这里没别人了,便说道:“不会吧,这里也没别人了,你说江公子心悦我,怎么可能。”

    林子羡说道:“是不可能,要是那样的话,就好了,皆大欢喜呀!”

    柳诗月似乎也忘了自己中毒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八卦,着急的问道:“林公子,不会是你吧,看来坊间传闻是真的,他果然不喜女色。”

    林子羡听完,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到:“这是我今年听的最好笑的笑话,你问郡主便知。”

    柳诗月惊讶的看着她表姐,和她有什么,突然明白过来了,瞪大了眼睛问到:“表姐,那天的事是真的,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李清竹哑口无言,满脸羞涩。

    江司俊不愿看李清竹为难的样子,便说道:“你不要在问了,是我心悦郡主。”

    柳诗月万万没想到,江司俊会喜欢她表姐。李清竹实在在这屋里呆不下去,什么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她不知道江司俊已经对林子羡坦白了,她觉得自己无法面对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只好逃避。

    李清竹走后,柳诗月不可思议的看着江司俊,问道:“江公子你喜欢我姐,你怎么不早说,这下怎么办,你俩也不能都娶她,那她呢,会喜欢你俩谁?我真希望我活久点,看看我姐到底嫁给谁。”

    她到成了吃瓜群众,好像死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林子羡说道:“你现在暂时还死不了,老天不会轻易收你的。”

    江司俊也说道:“你还能在这操心这些事情,看来药丸起作用了,你的毒暂时压制住了,我们还的抓紧时间找解药。”

    次日,秋叶来报,“禀告小姐,已打探到东方药铺那个人的消息了,他经常和一个叫喜子的人联系,他们一定有关系。”

    李清竹说道:“看来的多下点功夫,务必找到此人。”

    秋叶接着说道:“我打听到,那人经常去常春楼,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看有没有线索。”

    “少爷,这是二皇子送来的信,你看一下。”林子说道,江司俊打开信,上面写的:“明天晚上,去常春楼找一个叫赵志的人。江司俊吩咐到,明天晚上去常春楼。

    第二日晚上,李清竹女扮男装,来到常春楼,之前秋叶探听东方药铺的那个人经常来这里找一个叫喜子的人,和他有来往,据说喜子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好色,也不明白东方药铺的人怎么和这样一个人交情匪浅。秋叶打探到,喜子今晚会来。

    李清竹在想怎样接近喜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投其所好,以便接近他。

    晚上的常春楼热闹的很,这里时常有人讲述时下有什么新奇的趣事,同大家分享,吃喝玩乐,这里样样俱全。还有一个叫妙香君的女子,此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些有才情的人经常与她对诗,此女不仅有才,最主要是长的漂亮,但她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男装打扮,很多人来这就是为了目睹她的风采,她不是天天来的,只能碰巧,运气好了就见到了。

    “小姐,那个人就是喜子”,秋叶悄悄对李清竹说道。只见那边桌角做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此人五官端正,仪表堂堂的,风度翩翩,手里拿了把扇子,不时挥动着。李清竹印象里,应该是个长的很猥琐的男人,没想到相貌不俗,根本看不出是个伪君子,还是个**公子。这传言也不可全信呀。

    李清竹看着秋叶说道:“怎么才能和他搭上关系。”

    秋叶说道:“此人不是好色,只能用美色搞定他。”

    李清竹说道:“那你去。”

    秋叶连连摇头,说道:“小姐,我不行呀!”

    李清竹叹了口气,说道:“关键时刻你就掉链子,还的本郡主亲自出马,这样传出去,可就丢死人了。

    天下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情,原来那个喜子就是和这赵志约好的,在这里谈事情。

    两人不知道聊什么,正在侃侃而谈。

    李清竹到后面换了身女装,是一身淡黄色的,里衣是白色的,看起来嫩嫩的,头发上面梳了一个发髻,穴着一个白玉簪,两边鬓角垂落下来,看起来,柔弱中带着一丝英气。

    李清竹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引起喜子的注意,都说他好色成性,想借此来引诱他。

    可没想到一个喝醉酒的人突然坐在她身旁,那人看着李清竹,笑的很猥琐,说到:“小姐,你可真美呀,能陪我喝一杯吗?”说完就要动手抓她的手,李清竹推开他的手说到:“这位公子,请你放尊重些!”那人不但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用手要去摸她的脸。”

    这时候看见一支筷子飞过来,打到那人手上,那人顿时大叫,大吼到:“谁打我,给我出来。”

    只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我打的,打的就是你,轻浮一个柔弱女子,算不上君子所为。”说话的人正是喜子。

    李清竹看到他为自己出头,觉得不可思议,这明明是一个一身正气的侠士,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声名狼藉的好色之徒。李清竹在想,是他隐藏太深,还是人言可畏,有点看不懂了。

    那个人被喜子这么一说,吓跑了。

    李清竹起身来到喜子面前说道:“谢谢公子为我解围,小女子感激不尽,公子能否赏脸,陪小女一起用膳,以报答公子今日之恩。正想怎么接近,没想到竟送上门了。

    喜子说道:“小生苏玉喜见过小姐,能得姑娘相邀,三生荣幸。”人们都叫他喜子,原来还有这么不俗的名字。此人看来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