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四章 迷 局

    江司俊回到府中,林子帮他把胸口上的伤清理了一下,伤的不重,只划破了表面的一层皮。(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江司俊丧气的对林子说道:“看来这一次还是让他们逃了。”

    “这个妙香君在京城呆的时间不短了,去查一下她的底细,看看是否有价值的线索。”林子答到:“我这就派人去,不过少爷,你是怎么知道这是一个局,还让我提前通知林公子。”

    江司俊解释到:“收到二皇子的信后,我就在猜想,我们去寻玲珑玉佩那么久,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怎么突然就有消息了,我就觉的这里可能有诈,就想看看是谁布的局,目的是什么。当我看到妙香君进门那一刻,就疑惑到,一个不确定来的人,怎么那么巧,刚好今天就来了,觉的她非同寻常,可能就是他们下的其中的一枚棋子,接着当看到郡主时,我就明白,是有人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目的我也猜的差不多了,我猜,他们一定还会引子羡来,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一来是想杀了他,二来就算杀不了,也可利用郡主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的身份,来离间我二人的关系,使得我二人反目,以此来削弱我们彼此的实力,真是打的好算盘呀!”

    林子疑惑道:“那林公子已知道这中间缘由,为何还要伤你。”江司俊摇摇头笑道:“这都是演给郡主看的,就想逼她说出心里的话,想知晓她的心意。”

    林子很想问他,又不敢问,他很想知道他和郡主在那个漆黑的屋里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着他家公子心情还不错,便猜出一二了。

    李清竹有些想不通,最近为什么感觉自己很愚昧,总是被别人牵着走,本来找到个线索,以为能救表妹,不想却被人利用,差点命丧当场。

    江司俊好像也没那么简单,他怎么会去那里,现在回想起来,他好像对发生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吃惊,反而沉着冷静,他去那里到底是什么目的,自己现在反而看不清楚了,觉得他身不可测。

    以前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远比她想象的复杂,表妹单纯可爱,心地善良,为了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身重剧毒,她本可以置身事外,可现在却牵连其中,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也不知何时能解这毒。

    最头疼的是林子羡,他几次在她危急的时刻,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她,可自己却总是伤他的心,她多么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是他,当每次看到他受伤,心里就很心疼他,那几年他为了保家卫国,在战场上英勇杀敌,过着风餐露宿,九死一生的日子,好不容易归来,本该安享这安逸的生活,能有一个人好好爱他,照顾他,可自己却没办法爱他,实在是辜负了多少少女的期盼,心中愧意难消。

    “少爷,打听到了,妙香君时常会去凤兰居,她的弟弟就被寄养在那里,她的弟弟好像脑子有问题,人整天痴痴傻傻的。”林子高兴的说道,江司俊答道:“做的好,你派人盯着,她一定会来找她的弟弟的。”

    “放心吧,少爷!”

    妙香君那天被救走以后,任务失败,身份暴露,上面的人怕她被找到,当天夜里就把她送出了城,叫她去边外,避一避风头,暂时不要回来。可她走的太匆忙了,没时间去通知她的弟弟,就被送走了。

    妙香君身世也挺惨的,本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后来家道没落,父亲又染上了赌博,整日沉迷其中,很快家底都给败光了,她的母亲又生了重病,不久后就死了,姐弟俩就更没人管了,再后来她的弟弟也病了,因没钱医治,高烧不退,拖了很长时间,最终烧坏了脑子,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这不久之后,她的舅舅看没人照顾他们,甚是可怜,就把这姐弟俩接走,带回家抚养。没想到,这也没过上好日子,她的舅妈非常尖酸苛刻,时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对姐弟俩大大出手,不给饭吃,时常饿肚子,好不容易熬了几年,稍大些,遇到一个人把她领走,然后就培养她学习琴棋书画。她学习很是刻苦,每天都勤学苦练,终有不凡的造诣,可终没遇到好人,培养她的人也没按好心,她最终沦落成一枚棋子,替人做事,受制于人。

    林子领命后就派人去监视,就等她来寻她弟弟。

    这个妙香君果然沉不住气,不顾一切,悄悄跑回来,她想带弟弟一起离开,去边外,这样她才安心。可没想到,江司俊早就做了准备,布下天罗地网来抓她。

    她刚到院子里,就被林子带人给抓了。

    江司俊吩咐道,把她秘密带到别院,不能走漏风声,他要亲自审问,看看能不能在她身上找到突破口,揪出这幕后之人。揭开这背后摆布他们,给他们设局之人。

    江司俊看到妙香君,便问道:“何人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人。”

    妙香君冷笑了一声答道:“没人派我来,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种位高权重之人,想杀之而后快。”

    江司俊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看来你是当棋子没当够,还是执迷不悟,不过不用着急,你即已落到我手里,我便有的是手段,让你开口。”

    妙香君说到:“你动手吧,我是不会说的,不用在浪费时间了。”

    江司俊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说到:“想死,可没那么容易,你最好想清楚了,你的好弟弟他的下场会如何。”

    妙香君冷笑到:“好一个伪君子,你不是大公无私,赏罚分明吗?怎么还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好一个卑鄙小人。”

    江司俊气愤地说到:“我这么做也是为民除害,你都没搞清你上面的人吩咐你做的这些事情,哪一件是对国家有贡献,哪一件是惠及百姓的。

    林子羡,战功无数,在前线誓死保卫国家的每一寸土地,以防敌国来犯,哪场战争的胜利不是他和将士拿命换回来的,如果没有他们,敌国早就踏平我们的大门,哪还有什么太平的日子,百姓早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就这样的一个人,我们都应该敬仰的英雄,却招来你们这些鼠辈的暗杀,良心何在?你所谓的正人君子就是这般行事的吗?我现在不该替他找出真凶吗?你们陷害忠良,人神共愤,却在这里大言不惭,包庇他们,良心何安?

    我这人向来就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