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六章 心 结

    林子羡看着醉倒的李清竹,知道她心中也苦的很,再想想自己,这么英俊潇洒,很多人心生爱慕,可偏偏郡主不喜欢他,以前宁王府都是求着他来娶郡主。(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在看看他的好兄弟,以前对待女人是多么的不留情面,可以说是厌恶至极,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两人,一个嫁不了,一个娶不了,自己到成了他们的绊脚石,还真是可笑呀,想到这,他反而释然了。

    柳诗月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可也不能就这样耗着吧,还的想法办法救她。

    李清竹来看她了,那天她匆匆跑掉,也没有解释她和江司俊的关系,今天一见面,就有点不好意开口。

    柳诗月猜到了她的心思,便对她调侃到:“这还是我认识的表姐吗?为了个男人,至于吗?怎么连话都不好意思说了,不就是江司俊吗,有什么呀,反正我也不喜欢他,你要真能把他领走,也算是给我解围了。”

    李清竹笑了笑说到:“表妹让你看笑话了。”

    柳诗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到:“表姐,我真想不明白,你放了这么好的男人,你不爱,你怎么就偏偏喜欢那个冷若冰霜,不解风情的江司俊,我真替大英雄感到惋惜呀,如果林子羡能爱我一天,我就满足了。”

    李清竹继续说到:“我又何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呀!”

    柳诗月又问到:“你打算怎么办呀,你不能总是逃避,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李清竹说到:“我现在不想想这些,我只想快点找到解药,救你要紧,其它的日后在说,我已经给师傅发信息了,她老人家正在游历,可能很快就会有音讯了,她见多识广,说不定会有办法呢。”

    柳诗月看了看李清竹说到:“表姐,谢谢你,你要一定要小心,保护好你自己。”

    “公子,那个箭头的来历查到了,是来自燕西之地,只有那里出产这种材质的铁石”。林子羡的贴身侍卫月泽说道,林子羡有些疑惑,那里靠近燕山,鲜有人迹,谁会在那里私自铸箭,朝廷明令禁止不可私自制造兵器,这要被查出来就是杀头的大罪,谁这么大的胆子。

    林子羡吩咐到:“这件事情,务必保密,千万不可走露风声,你派些人去查看一下,看看谁做的这件事情,摸清它的产量有多少,切不可打草惊蛇。”

    月泽答道:“属下明白,这就去办。”

    林子羡突然有些莫名的不安,原本以为这些箭头是别国流进来的,没想到出自国内,如果是别国流进来,数量不会太多,毕竟朝廷管控还挺严,如果是本国私自生产,那就有大量生产的可能,看来有人蓄谋已久,想造反,现在有些想通了,为什么有人三番五次的对自己下手,恐怕不是别国的间隙,而是自己国家的人,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把自己除去,以除后患,这样就可大肆起兵,造反。到底是谁?此人不找出来,就不能停止对他的刺杀,国家政权也可能被颠覆,看来此人非同小可,与公与私都的找出来。

    林子羡觉的事关重大,就来找江司俊来商量对策。

    江司俊听到林子羡说的这件事情,也很意外,便问道:“看来他们筹划已久,早在三年前就有人想除掉你,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一伙的,那时你还名不见经传,一定不会因为你善战来害你,而现在,你可是他们叛乱的最大障碍。

    林子羡叹了口气,说到:“从前总以为战场上危机四伏,随时都有丢掉姓命的可能,没想到这比那时更险象环生,至少那时谁是你的敌人,你还是清楚的,现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谁下的黑手都摸不清,每天都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活着。

    江司俊说到:“子羡,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权利给人我们很多好处,但于此同时你也要承受它带来的代价。我们不是寻常百姓家,我们决定着千千万万人的命运,肩上的担子很重,这些压力是我们必需承受的。”

    “司俊兄,你放心,我不会被他们打垮的。”

    “子羡,你不是一个人,我永远都愿意作你背后的人,默默支持你,邪不胜正,我们一定会挫败他们的,粉碎他们的阴谋。”

    两个人坚定的目光,鼓励着彼此,国家的前途命运和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江司俊把这件事情禀告给了二皇子,二皇子也同样很意外,会是谁呢?太子,也不像他做的事,他虽然也想当皇上,也不用自己起来造反吧!万一此事败露,皇上必定大怒,他是可以顺利成章的登上皇位,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所以太子做这些事情的可能性不大,会是谁呢?更像是朝廷重臣,谁会有这么大的野心,看来,觊觎皇位的人大有人在,只能一点一点把他挖出来了。

    江司俊又来提审妙香君,希望能从她身上找到线索,只能在她这里下功夫了。

    一见面,江司俊就问到:“香君可否想清楚了。”

    妙香君笑着说到:“我如果,对你说了,你怎样能确保我的安全呢,在我看来,他们的实力更强大,你不可能护我周全的,我横竖都是个死,说不说出来好像也没多大意义。”

    江司俊冷笑道:“看来香君没想明白,你如果现在不说,现在就没命,也不用等他们来取你的命了,你弟弟呢,不管了吗?”

    妙香君说到:“早死晚死,都得死,至于我弟弟,我走了,也没人会善待他,不如他陪我一起上路,到那边也不致于孤单。”

    江司俊脸色一变,说到:“看来,你们姐弟真是情深,想的挺好,开开心心一起上路,从此没有烦恼,可我偏偏要做那个恶人了,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来人,把她的弟弟给我带上来,把一支手先给我剁了,还不招供,再把另一支手也剁了,我等的时候越久,可能他失去的越多。”

    妙香君立刻就不淡定了,大声说道:“公子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