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三章 无法自拔

    江家自然也愿意,郡主身份高贵,不是谁都有幸能娶到的,以后就是皇亲国戚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李清竹听到后自然很开心,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她以为会困难重重,没想到这就成了。

    江司俊备好了晚宴,两人开始用膳了,李清竹看到桌上的饭菜全都是她喜欢吃的,很意外,就问到:“你怎么知道我的喜好。”

    江司俊笑着说到:“不费点功夫怎么娶你呀,我又不可以穴队,只能好好表现了,希望郡主给个机会。”

    李清竹瞪大眼睛看了看他,说到:“世人皆说你冷清,是个不解风情之人,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面呀。”

    江司俊握着她的手说到:“心悦一人,就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自从认识你,我就不在是我了,你高兴我就高兴,你难过,我就难过,当我知道你的婚事已尘埃落定,我的心仿佛就死了,一日看不到你,我就发疯一样的想你,相思之苦,便日日折磨我,可能老天可怜我,终于把你还给我了,我不能保证永远都能陪伴在你左右,但我只能承诺我活一日,便爱你一日,护你一日,如果此生不能陪你到老,我希望来生依然可以陪在你身边。”江司俊明白,现在时局动荡,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全身而退,他不敢承诺那么多。

    李清竹也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突然感动的眼泪流了下来,是呀,像他们这样的人实在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有多长,一个政变可能就会要了他们的命。

    江司俊从胸前掏出一个白色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李清竹感受到,他是那么温柔,那么的心细,以前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林子羡那么完美的人,她不喜欢,为什么会爱上江司俊,她现在明白了,他的爱,让她可以不顾一切,他的喜怒哀乐都可以影响到她,两人彼此心意相通。

    李清竹接着说到:“今天难得在一起,我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活好当下的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我来尝尝这菜的味道是不是和王府里的味道一样。”说完就吃起来,江司俊也陪她一起品尝着佳肴,味道和王府所差无几,看到桌上居然还有桂花酿,李清竹拿起一瓶,就开始喝起来。

    李清竹感叹的说到:“上次喝这酒已是几个月前了,这酒的味道甚是甘甜,到现在我还记得它的味道,回味无穷呀!没想到今天有幸再饮,一定要喝的痛快。”

    江司俊说到:“那时我与郡主初遇,我生平第一次和一个女子喝酒,还喝的大醉,也是第一次亲吻女人。”

    李清竹问到:“那你当时感觉怎么样?”

    江司俊突然起身坐到她身旁,在她耳边说道:“时间太长了,我有点忘了,我想再试试!”

    说完他就搂住她的脖子,豪无忌惮的把嘴靠近她的嘴,去亲吻她,这一次在两个人都清醒的时候,拥吻,他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再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他一伸手就把她抱到自己腿上,拥入怀里,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一刻也不想分开,两个人都很主动的亲吻着彼此,吻了很长时间,欲罢不能,江司俊压抑了这么久,就在此刻爆发了,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他想让她做自己唯一的女人,他吻的更猛烈了,他的手已伸进她的衣服里面,在她身上到处摸,可这时候李清竹突然清醒了,把他猛的推开了,江司俊也瞬间清醒过来,李清竹从他身上下来,坐到对面了,两人渐渐冷静下来了,这个男人太疯狂了,刚才如果不是她意识到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说不定他真的控制不住,毕竟两个人还没成亲,与礼不合。

    两个人都满脸通红,江司俊深情地望着她开口说到:“郡主,你是我见过长的最美的女子。”

    李清竹问到:“那你喜欢我什么呀,就是因为我长的好看,你才喜欢我。”

    江司俊笑了一下,说到:“我第一次见郡主,不曾想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虽然长的美艳,但不足以让我为你动心,虽然我吻了你,并不是我本意,而是被迫的,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可是你豁达的性子,独得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我,你也刷新了对女人的印象,原来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缠人,你是那样的洒脱,那样的大度。

    那天夜里,你坐在我身边,说你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也没责备我冒犯你,还同我一起喝酒,你活的是那样的通透。你喝醉酒的样子,太迷人了,那一刻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心动的感觉。”

    李清竹说到:“感情却实不是一个好东西,像一个枷锁,一但碰了,想出去就难了,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和表妹有婚约,所以那天我刻意和你划清界限,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但不知为何,那日之后,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脑子就浮现出你弹琴喝酒的画面。我想忘记你,我以为可能嫁给林子羡就能忘记你,可不知何时,你早已深入我心,我已经没办法爱上别人了,说来也巧,那段时间,为了表妹,我总能看见你,每次看到你,对你的爱就增加一分,我一直想逃避,我以为表妹喜欢你,没想到她中意的人是林公子,你说老天是不是捉弄我们呀!”

    江司俊深情的望着她,说到:“你好狠心,我那时候那么努力,都不能改变你的心意,你却犹如拿了一把刀,一刀一刀的扎在我的心上,听到你已赐婚,我无力改变,心如死灰,我当时想,你安好,我便安好,至于我娶谁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喜欢的人永远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只要你幸福,我便满足了,子羡是我的好兄弟,他为人正直,英俊潇洒,是一个不错的夫君,你嫁给他,也是个很好的归宿,那时我就决定放手,没想到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那时几日看不到你,我就思念的很,有时找机会故意接近你,看看你,我就满足了,也不敢奢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