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一章 遇 见

    李清竹和平常一样早起,正在院子里练武,最近她特别喜欢一个招式就是甩扇子,虽说剑使用起来更顺手,杀伤力更大,但是出门携带有点不方便,虽然扇子威力不是太大,但它轻巧,随时都可以轻松制服敌人,只不过不太好控制,只能多加练习。(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自从上次江司俊写信给她,她就一直没理他,两人毕竟还是有婚约的,虽然现在满城的人都在传她被江司俊厌弃,可能会取消婚约,但是也没人再敢去王府提亲,这也打消了很多人的念头,现在没人来堵门了,清静了不少。

    宁王府平时并不奢侈,这个宁王爷每天喜欢下棋,时常和一帮旧部下在一起,听听曲喝喝酒,过着懒散清闲的日子。

    王妃则每日打理王府,日常生活,府内账目,大大小小开支都是她在做主,也甚是操劳。王爷年轻时也是丰神俊朗,他也没那么大的野心想当皇帝,身在帝王家能活下来也不容易。不过王爷除王妃一人,并没有在娶其他女子,不是因为感情好而钟爱这个女子,而是因为王爷年轻的时候喜欢一江湖女子,只不过后来这女子死了,他也就心灰意冷了,但是王府不可以没有正妃,只好娶了一个,刚娶进门时,王爷对王妃甚是冷淡,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她,但王妃很能干,把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时间长了,王爷也就接受了她。

    正因如此王妃才把感情看的很淡,当她兴高采烈的嫁进门时,却换来了王爷的冷眼,人若伤了心,再恢复正常还是很困难的,李清竹小时候身体不好,她便日日照顾,好像也没心情想别的,也不太在乎王爷对她是不是有真感情,这才让她渡过了那些孤寂的岁月,前车之鉴,她也为了不让女儿为情所困,痛苦一生,才一再告诫她不要那么深爱一个人,哪天被抛弃了,才不会那么伤心。

    可是自已的女儿偏偏不听,就喜欢那个清冷的男人,有什么好处,本来就不喜江父的为人,是一点也没看好这个江家的儿子,内心之中,还是很喜欢林子羡。现在满城都在传自已的女儿被人抛弃就更是恼火,就算是李清竹愿意和好,这王妃可能也不太同意。正劝王爷去求皇上把婚约取消了,以解心头之恨,可是王爷碍于面子,拉不下脸,就没有去。

    这天李清竹受表妹之约,正在凤仙楼等着,她还是一身男装打扮,拿着那个新宠折扇,正低下头看自已在扇子上做的画,正在端详自已的画功,看看哪里有欠缺,突然觉的一个人坐在她对面,她以为是表妹来了,一抬头就看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好像消失已久的男人。

    一看他这幅面容,就回想起那日从他嘴里说出的那番薄情的话,就很是生气。说到:“这位公子,你坐错位置了,这桌有人了。”

    江司俊好像不知怎么开口,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李清竹看他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就又大声的说到:“我不想见你,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江司俊开口到:“我知道你怨恨我,可那天的话真的不是我的真心话。你听我给你解释”

    李清竹打断他的话,说到:“你在不走,我可叫人把你轰走了。”说完朝外大声地喊到:“店小二,你过来。”

    店小二一听到有人喊他,就急忙的跑过来,问到:“客官,有什么事吗?”

    李清竹说到:“这个包厢是我订的,这个人我不认识,死皮赖脸的在这里,你把他给你轰出去。”

    店小二急忙说到:“客官,你消消气,我一定帮你解决。”

    店小二转过头看了一下江司俊说到:“我说这位公子,你长的如此文雅,一看就是一个知书打理的人,不会不明事理吧,这个包厢已经有人了,你如果想要,别处还有空的,我可以为你在开一间。”

    江司俊向店小二解释到:“此人是我弟弟,我惹他不高兴了,他才赶我走,我这不是来求他原谅,你应该懂的”,他朝店小二递了个眼神,这个店小二也聪慧的很,就对李清竹说到:“既然都是一家人,也没必要这样吧,这位公子,你就给你兄长一个机会吧,你们这事就不要难为小的了,我就先下去了,有什么事情在喊我。”店小二说完就走了。

    江司俊冲李清竹说到:“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气头了,不肯原谅我,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是一个负心汉,就出门遭雷劈,不得好死。”

    李清竹其实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只不过不能轻易就原谅他,就说到:“天下那么多负心汉,这雷劈的过来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才不信你的那些鬼话,堂堂的朝廷大官员,处事公正的江司俊,什么时候信奉老天了,如里老天真那么开眼,我看你们这些当官的都可以回家睡觉了,还有什么事情用得着你们处理的……”

    “郡主说笑了,你说的好像确实有道理,不过,那我怎么才能向你证明我的一片真心呢。你才肯原谅我呢,还请您给我指条明路。”

    “想要明路吧,那本郡主就告诉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好了,我也是为你我着想,那司徒凤对你,那可真是情深意切的,万一哪天太子又得势了,她嚣张的本性显露出来,必然会连累我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趁早,以免留下大患,你们那一大家还指望你来庇护呢。你还是忘了我吧,你本就不喜女子,还是应该保持你一贯的生活作派,万一哪天你又发现女人不好,后悔了,不就更麻烦,我记得我曾对你说过,像你这样长的好的男人,我还真是不敢要了,我可不想和一群女子争风吃醋,哪天被谁陷害了都不知道,何必自寻烦恼。”

    江司俊听到这一番话,就觉的胸口痛的喘不过来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失望的问到:“原来,郡主心中便是如此看待我的,看待我们之间的感情,别人喜欢我,我是没办法左右的,难道这就剥夺我爱一个人的权力吗?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我也不知道怎样和女孩子相处,我也知道这段时间是我让你受的委屈,饱受别人的非议,我也很讨厌自已,连心爱之人都不能保护好,我也想给你一个好的未来,但很多事情真的超出了我能掌控的范围,如果郡主真的怕连累自已,那就弃了吧。”江司俊还真是一个木头,他这番话一出,杀伤力太大了,郡主没有想到自已调侃的一段话,确让他选择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分手的话就这么轻易的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