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四章 醋意浓浓

    可就在李清竹低头躲避的时候,那熟悉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响起,只听他说到:“玉白兄,好久不见呀!”

    萧玉白也亲切的说到:“司俊兄,你终于来了,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呢!”

    听到这番话,李清竹算是明白了,自己看来是跑不掉了,没想到这个萧玉白和江司俊早就认识,这关系还不一般呀!他们现在坐在一桌,避都避不开,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这个尴尬的身份怎么见他呀,这都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李清竹实在是坐不住了,想趁他二人正在交谈之际,偷偷溜走,没想到她刚要低头溜走之时,萧玉白却突然拉着她的胳膊开口说道:“司俊兄,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位小兄弟就是我上月去赏荷时遇到的,那天我差点掉进湖里,幸亏她出手救了我,特别投缘,今天便叫她来给我当个下手帮忙的。”

    李清竹被抓着胳膊,想跑也跑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抬起了头,向江司俊打了声招呼,江司俊其实早就认出她了,她没抬头也就没看到他目光一直盯着他。

    萧玉白也是看江司俊一直看她,才介绍起她的。江司俊看着李清竹说到:“这位小兄弟,怎么有点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呀,幸会!”

    李清竹诧异了,他以为他要直接拆穿她,没想到他竟装作不认识。看来他这人还是长些脑子,便不在害怕了,满脸笑容的说到:“这位公子,幸会!”

    萧玉白以为他们之间不认识,就为李清竹介绍道:“这位便是在吏部任职的左侍郎,其父为当今丞相,出身显赫,江司俊,江侍郎。”

    李清竹假装很惊讶地说道:“久仰大名,今日相见,果然非同凡想。”

    江司俊鬼魅的一笑,对萧玉白说到:“这位兄弟长的果然俊秀,不知可否娶亲了。”

    萧玉白也很想知道,不过他没好意问,不知她有没有心上人,没想到江司俊就这么直接的就问出来。

    李清竹笑了一下,红着脸小声说到:“还不曾娶亲!”

    可江司俊还不肯罢休,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又问到:“那你可有心上之人。”

    李清竹本想糊弄过去,没想到这江司俊不依不挠的,便有些生气的说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关心别人的事情呢,那你自己呢,可曾娶妻,可曾有心上人。”

    萧玉白看到他俩这般争锋相对,没想到这个女孩子怎么敢这样说话,完全不在乎对方的身份,也觉的这个江司俊今天怎么了,他平时是绝对不会关心别人的那些八卦的事情了,怎么就和她过不去了!他怕在这样下去气氛就更尴尬了,就对李清竹说到:“这位江公子已经有婚约了,结婚对像乃宁王府的康平郡主。”他给李清竹递了个眼神,并说到:“我想喝米酒,你去帮我寻些来。”趁机把她支开了。

    李清竹应下了,便起身为他寻去了,她也不想和江司俊争执下去。

    她刚走后,萧玉白就对江司俊说到:“这位小兄弟跟我很投缘,我很喜欢她,我还想把她留在身边,他有冒犯之处,还请司俊兄见谅!”

    江司俊心想,什么投缘,你这分明是看上她了,那个傻姑娘还不知道,萧玉白可能已经知道她是个女的,要不然不能有这份心思,这个傻瓜不知道自己有婚约,还到处招蜂引蝶的,还不让我来找她,她到好,到处沾花惹草的。

    不过他面色正常的说道:“玉白兄,你多虑了,我怎么会和她一般见识呢,不过这个小兄弟真是长的俊俏,若是女人,一定是位容貌倾城的女子。”

    萧玉白笑了笑说到:“江兄真会开玩笑,怎么会是女人呢!”萧玉白是怕江司俊也看上她,和自己争,毕竟他这副长相,如若不是这冷清的性子,还真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得住他的该死的魅力,自己绝非他的对手,这男人怎么变了吗,原来是千年一遇的清冷之人,怎么现在不但想娶郡主,怎么还会对外面的女人也感兴趣了,这世道变了吗?

    不对,他还不知道她是女子,难道传闻是真的,听说那个康平郡主生的十分好看,他却对她冷的很,赐婚这么久也没成亲,想必是不想娶吧,他会不会看上她,以为她是男人,难道他喜欢男人,不会吧,虽早就有传言说他不喜欢女子。难道就是因为这小兄弟相貌出众,他才看上她,传闻不会是真的吧,怎么现在才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位好友了。

    过了好一会,李清竹提着酒回来了,她还是有些不太敢正眼看江司俊,有人来找萧玉白,他便随那人到那僻静的地方去了,只剩下江司俊一人,看到萧玉白不在,她本想转头就走,可是他速度极快的来到她的身旁,并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他拽着李清竹坐在自已的身旁。李清竹也没办法走了,只好坐下。

    他给李清竹倒了一杯酒,拿到李清竹的面前并说到:“想喝一杯吗?我敬你,没想到郡主居然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去和别的男人谈情说爱呀!真是够胆量,你还真没把我放在眼里,亏我还日日惦记着你,你如果真生我的气,也最好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你知道吗?那样对我太残忍了,我会受不了的。”

    李清竹斜了他一眼说到:“你这个醋坛子,这个萧玉白一直都是我的偶像,我欣赏他的才华,仰慕他已久,是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自已的偶像有事情,我不可能不帮他的,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不要瞎说。”

    江司俊嘴角冷笑一下说道:“你还真是天真,你对他没那个意思,人家可把你当媳妇看待,我想他已知道你是女子了,要不然怎么会叫你帮他,仰慕他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你。”

    李清竹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她知道,这副面容让人动心也是很容易的事,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她不想当着江司俊的面承认了,极力否认。

    江司俊拉着她的胳膊也不松开,这一会要是被萧玉白回来了,看到的话,她更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