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八章 征 战

    林子羡听到金可汗入侵竖城,斩杀守城将士,极为愤慨,正在家里做准备,以待命随时出征,去收复竖城。(wap.k6uk.com手机阅读)为死去的将士报仇雪恨。可远远的看到父亲归来时,面色凝重,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怎么一副不安的样子。

    林子羡便上前问道:“父亲,可有何事?”林父道:“此次出征竖城,可能不太顺利呀。”

    林子羡惊讶道:“怎么,皇上不打算去打吗,金可汗如此嚣张,不去挫一挫他们的士气吗?”

    林父叹了一口气说道:“朝廷虽同意出征,只是粮草不足,如何能保证打胜仗,我们不能让出生入死的将士,因为这个原因白白送命,此战必须尽快取得胜利,不然的话,耗时太久,很难全身而退。”

    林子羡听到这个原因,脸色惨白,粮草不足,这不是叫他们出去送死吗,那金可汗也不是吃素的,短短时间,就能征服草原各部,必然骁勇善战,正常开战都不一定有十足的胜算,现在粮草短缺,可如何是好呀。

    林父看到林子羡这副表情,就又安慰道:“不过现下朝廷正在想办法,正在筹措银两,此战必需胜,若败,他们必定会打进来的,你先不要这么忧心。”

    林子羡本来一腔热血奔赴战场,正准备收复竖城,没想到泼了这么一盆凉水,他知道今年灾害多,国家可能没有太多收入,没想到这么严重,第一次有这种危机感,泱泱大国怎么就这么快实力就这么弱了,如此下去,别说金可汗了,就连这周边的弱国都不敢小觑了,四面八方同时打来,怎么招架的住呀,父亲一手组建的林家军,必定不能幸免于难。自已也不可能置身室外,保全自已。

    朝廷上下,深知此战的重要性,真是号召众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没有增加赋税的情况下,把银两奏够了,军队集结完毕,后天出发,此战意义重大,每个人都报着必胜的信念。

    出发之前,江司俊特意设宴来给好友送行,柳诗月和李清竹也一起来了,一直以来,林子羡多次帮忙,这两姐妹早把他当做生命中很重要的朋友,这次出征,前途未卜,心情都很凝重。

    他们好久没有聚得这么齐了,上次还是去湖心赏荷的时候见过,林子羡看到他们都来了,很高兴说道:“够意思,知道兄弟我要走了,临行前请我吃顿饭。”

    柳诗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玩笑,和他斗嘴,从她的眼神中就透露着无限的伤感。

    江司俊开口道:“子羡,快坐下,听说你后天要走了,我们特意在这里陪你吃顿饭。”

    林子羡看他说话时惆怅的表情,就说道:“司俊兄,你干什么这副鬼样子,我看到你这样我就不高兴,就对我这么没信心。”

    江司俊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你可是战无不胜呀,只是想想你又要去受苦,于心不忍呀。”

    “受什么苦呀,正好出去活动一下筋骨,在这要待下去,人就废了。”

    柳诗月在一旁说道:“林公子,我也想和你一起去。”

    林子羡说道:“你去做什么,那里兵荒马乱的,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呀,你不好好在家,找个人嫁了,怎么随便乱跑呀!你如果有郡主那般身手,我可以考虑一下,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李清竹说道:“在下也生为一个男儿身,这样就能和你一样,一起保卫自已的国家了。”

    林子羡调侃到:“你是个女人,挺好的,至少我兄弟不用打光棍了,那么多男人也不缺你一个,你也好好待着吧,这种事交给我们男人做就行了。”

    柳诗月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说道:“林公子,你也太男人,我太喜欢了,我要是能嫁给你就好了。”

    林子羡说道:“你那是什么眼神,赶快收回,你怎么不知含蓄一点吗,就这么直接说喜欢我,不会私下和我说吗,这么多人,叫我怎么拒绝你,那样也太不给你面子了。”

    柳诗月说道:“面子值几个钱,我会在乎这些人的眼光吗,在说了,我就是随便说说,你怎么还当真了,就你这样的,你求我,我还未必答应呢!”

    林子羡说道:“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这么帅,什么样的姑娘不喜欢我,我还差你这根萝卜菜呀。”

    大家都能看的很明白,这柳诗月心里,眼里都是林子羡,知道她很喜欢他,只是怕真的说出来被他拒绝,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去试探他,因为在不说,可能不知道再有没有机会了,不是说丧气的话,都知道此去万分凶险,能否平安归来,都未有可知。

    林子羡就是怕大家难过,才会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在见,他自已心里也不好受。

    李清竹说道:“林公子,我此生敬佩的人不多,你算一个,你多次帮我,我都感怀于心,我希望你能凯旋归来。”

    林子羡说道:“你这么敬佩我,怎么就不喜欢我呀,我真想不明白,司俊兄哪点比得上我呀。我输的就是不甘心。”

    江司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感情的事情确实说不清楚,我如果是女的,可能也会喜欢你的,你什么都好,真是无可挑剔。”

    李清竹说道:“都是我当初眼神不好,才着了某人的道了。”

    江司俊笑着说道:“这叫缘分天注定,你我就是有缘。”

    林子羡假装生气的说到:“你俩少在我面前,秀恩爱,要不在也不理你们了。”

    你一句,我一句的,好像有聊不完的话,看到一个这样鲜活的少年,就要走了,不知归期,叫谁不觉的遗憾呀。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面,也许他打胜仗归来,这种几率五五开吧。江司俊看着林子羡那张帅气干净的脸,自己心里唯一敬佩的人,就要远行,内心五味杂尘的,心里默默祈祷他早日归来。

    最难过的就是柳诗月,看着自已心爱的人,就要离开,不忍心,也不甘心,她希望能一直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更不愿忍受分离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