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章 光天化日

    这倒是确实,独来独往一向是柳来观他的作风,而且这人很不喜欢听取别人的建议或意见,对他柳来观来说,他只有顺眼不顺眼,喜欢不喜欢的,行事完全凭借个人喜好行事。(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当然了,这也是二十年前柳来观之所以离开云鹤九堂的原因!

    长青子无疑是了解柳来观的人,听了柳来观的一番话,当即也是若有所思起来,唯一不变的,是那长青子那铁青到黑沉下来的脸色。当即长青子又看向墨百石,只听墨百石说道。

    “那男子应该不是武当派或者龙阳城的人,听说话更像京城来的人,还有那男子手握一把长剑,轻功不凡,我不是他对手,对方打伤我以后就跑了!”

    “长青子你听到了吧,京城之人,我柳来观可曾认识什么京城来的人?”

    柳来观有了底气,这次说的就有几分义愤填膺了。然而别人不清楚,一直默默听着两方对话的婉清仙子一下就听出了墨百石口中之人!

    一个执长剑的男人,轻功一绝,那男人不正是江风云吗?

    婉清仙子心里思索着,而且她是知道江风云是柳来观的徒弟的,那也就是说,今日江风云与他师父里应外合,来到武当派盗取了藏经阁的无字天书?

    婉清仙子几次张了张口,其实以清道阁与武当派的交情,她应该对掌门人长青子说出那人的身份,只是话到嘴边,婉清仙子一下又顿住,像被什么情绪噎在喉中。

    忽尔想起前两日之夜,自己被江风云轻薄的画面,婉清仙子是又羞又气啊,在他人看不到的薄纱下,她整张俏丽的小脸都微微红晕了起来!

    算了,今日就放过那贼人,等来日再见江风云时,她一定要亲手阉了他!

    另一边的画面

    在江风云顺着漆黑的通道慢慢朝前摸索时,大约有一炷香的时候,一道亮光渐渐出现眼前,江风云心道那应该就是墨百石说的出口了,不禁加快了脚步。

    随着白日的阳光照射下来,江风云微微眯起了眼睛,四下张望时,发现自己果真来到了一处不知何处的假山石。不过能确定的是,他现在还在武当派里,并未离开武当山!

    “哈哈,无字天书到手了,我得先去找柳叔汇合才行。”

    江风云这会还不能确定这本无字书就是《森罗万象变》,所以找柳叔确定一番也是有必要的,以免自己折腾了大半天,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是这想法一出,江风云也是顿住了。

    因为现在老头子那边可不乐观,再一个方才墨百石那古钟一拉,武当派的人肯定都知道藏经阁失窃了,没准得这会正在四处寻他呢。

    而到时只要他一出现,拖累的老头子是一回事,就怕到时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怎么说今日还有那么多门宗的前辈高手在场,哪怕是自己长翅膀了,要想轻轻松松的逃出武当山,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不行,与其让人抓个正着,不如我行回龙阳城,以柳叔的精明,应该也能摆脱众人!”

    这么一想,江风云便觉得可行。当下自假山石上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脑袋,待确定了四下无人,江风云慢慢走了出来,打算直接翻墙再拍拍屁股走人。

    江风云想得很好,步子也迈了开来,只是他这还没走两步,突然就一听一阵男女声音传来!

    “有人?”

    江风云脚步一顿,眼睛四下打量周围没看到有人身影,又竖起了耳边,这一下,他就听到了一些少儿不宜不堪入耳的话,愣是把江风云这江湖老手也说得微微红起了脸。

    “叶...叶公子,你好厉害,好有力量呀...”

    “哈哈,不卖力点你又岂会欲仙欲死啊。”

    在一处假山石下,有那么一处隐蔽的草坪,当江风云迈着偷偷摸摸的步子探出半个脑袋时,他就见到一对白花花的男女正在行苟且*欢之事,进行一番世纪大战。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的全是男女欢愉的味道,带着女人胭脂的芬芳。

    “我淦!好家伙!”

    江风云一愣,心道这两人的心可真大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大白天就敢在这里做这些粗工细活,尤其还是在武当派这种地方,也不怕被人撞见闹笑话啊?

    而且让江风云惊讶的是,他发现那男的是好像是叶永彬,那女的江风云则不认识,也不像是武当派的人,应该是某门宗的女弟子才是!

    江风云心里暗想着,同时就见叶永彬一把将对方抬起来抵在了假山石上,随着对方一声声压制声音下的高歌,以及叶永彬急促的呼吸声,最终叶永彬“啊”的一声,迅速放下女人。

    此刻的女人早已步入巅峰,见叶永彬的举动,也是明白了叶永彬箭在弦上的用意,当即跪了下来张口一送,待到叶永彬满足的“啊”了一声,女人故意张开嘴巴给叶永彬展示劳动成果,在叶永彬耐人寻味的目光下,女人娇媚的白了叶永彬一眼,慢慢的作咽下的动作。叶永彬高兴了,拍拍女人的水蜜桃,一脸意气风发的模样!

    “叶郎,青冬可是把身子都给你了,你到底何时才会向外人宣布我们的事情呀,你不是答应了青冬去拜见你父亲吗?”

    女人全名叫王青冬,来自一个中规中矩的门宗宗主之女,其宗叫凌山剑派,与赵枫来自一个门宗。而此刻王青冬面上红润未散,正在为叶永彬做着最后的“清洁工作”,也就是想着叶永彬对自己的承诺,所以在说这话的时候,女人是带着一丝撒娇和委屈!

    叶永彬哈哈一笑,自然明白女人在想什么,抱着王青冬的头边享受边解释道,最近他父亲给自己安排了很多事情,自己分身乏力,亚历山大。而且一个月后就是武林大会了,父亲还要自己尽全力夺下武林盟主的位置,在这个关头上,实在不宜公开我们的事情,以免父亲以为我成日不务正业,死在你肚皮上,你不想未见我父亲便给我父亲留下一个坏印象吧?

    王青冬被叶永彬几句话说动了,想了想也是有几分道理,毕竟现在要耐不住寂寞,以后嫁入叶家一定会让他父亲留下不好印象,甚至葬送了叶永彬的前程。这么想王青冬心里哎了一声,心道自己都与叶永彬保持这样的关系一两年了,何时才是个头啊,她何时才能嫁入叶家做叶夫人呢?

    王青冬还是有点不高兴了,虽然叶永彬的话是这么说没错,不无道理,可是每回她一提起这事叶永彬都是一番成词滥调,却又让自己无法反驳。当即王青冬早早的结束“清洁工作”,撅着小嘴说道那你何时才会将青冬娶进叶家大门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讨好婉清仙子那女人,真不懂你们这些男人为何要天天围着她打转,冬而一看她就不像什么正经女人,亏得你们这些男人一天天都在干大事,一点眼力都没有!

    王青冬说到这,感到有些安静,抬头就见叶永彬面上阴沉的很难看,一言不发。

    要说王青冬还是第一次见叶永彬生气,当即也是吓了一跳,眼眶都湿润了。然而她心里又何尝不知那女人在叶永彬心里的份量,怕是自己说了那女人的坏话惹得叶永彬不高兴吧?这让王青冬心中一寒,委屈得掉起了眼泪!

    “好了,别哭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叶永彬有点不耐烦的说着,见女人哭的伤心,一点都不为所动,叶永彬在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怒气,只是忽然不知想到什么,叶永彬还是隐忍了下来,轻轻擦拭王青冬的泪水,温柔道。

    “好了冬儿,我答应你,等武林大会的事情结束过,那时我一定公开我们的事情,你说可好?”

    “真的?”王青冬抽泣了几声。

    叶永彬微微笑着点头,如此的,王青冬开心了,很听话的穿上衣物,又为叶永彬穿整戴齐,许是被远处一阵嘈杂的闹声惊到了,当下叶永彬连忙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全是武当派的弟子,他们步伐匆忙,像是赶着什么急事。

    “发生了什么事?”

    叶永彬一愣,当即又吩咐王青冬先走,以免让人撞见两人,王青冬见此也点点头,毕竟两人公开恋情和被撞见偷情不是一个事情,事关了她女儿家的清白和名誉。只是吧,想到方才叶永彬对她生气的样子,王青冬心里还有几分委屈,突然就一把揽住叶永彬的脖子狠狠的在他嘴上一吻!

    “你干什么!”

    叶永彬吃痛一下,发现这女人竟然咬破自己的嘴唇,连忙用力推开青冬跌在地上。随之叶永彬擦拭嘴唇,一缕鲜血随之流了下来!

    王青冬微微得意,慢慢站起来说道,叶郎你也不要怪冬儿,你可记得你第一次拿走冬儿身子时,冬儿的疼痛,现在冬儿把一切都给了你,冬儿也要在你身上留下属于冬儿的印记。

    “你这…”

    叶永彬怒指,一句贱女人欲要脱口而出,但闻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多,隐隐喊着守好每一个地方,不得已,叶永彬气哼哼的收回手,无奈道!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冬儿你赶紧走,我父亲他们应该也与长青子说完事情了,随后我也会去我父亲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