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零五章 三代人

    周遭,混杂着些女声,男声,小孩声音,不知道从哪,在四下响着。(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束柔抬起些目光,依旧观察着四周。

    饶常来回转动着头,左右望着。

    陈沦目光平静,依旧落在身前,身前这重复而笨拙的景象依旧映在眼底。

    这是一个人的世界,也是那人整个世界。

    她父亲会清早出门,提着锄头下地,她记住了,整个世界便是这样。

    她母亲清早会去洗晾衣服,会在屋里做早饭,所以这会儿,这整个村落,屋前的院子里都晾着洗净了的衣服,一户户人家顶上都升着炊烟。

    “……啾啾,啾啾……”

    “我去地里翻地啊……”

    远处山林相同的方向再传来些鸟叫声。

    过路提着锄头的村里人,不知道转过头,对谁再笑呵呵说了句。

    陈沦三人周遭,景象再快速变换着,那不知道从哪在四下响着,混杂着的些话语声也渐止住了。

    ……

    “……来,妈妈教你晾衣服,这样以后你就能自己晾衣服了。”

    头顶依旧是刚初升的朝阳,挥洒下些些暖意。

    陈沦身前,映在眼底的景象,不在是那村子里的道路,

    而是户人家稍显老旧的房屋,陈沦三人就站在这户人员的院子边。

    “这是堕落成诡者邵安乐父母的家。”

    陈沦旁侧,束柔抬起些目光,盯着那院子过去的房屋,出声说着。

    房屋有些老旧,敞开着半扇堂屋门,屋里摆着褪漆的方桌,桌上还放着一两个没收拾的碗,和些杂物,

    屋外,挨着外墙边,屋檐下,还摆着锄头撮箕挡席之类的农具,放着些杂乱的东西。

    陈沦目光平静,转过些头。

    那房屋边,院子旁侧,撑着个竹竿子,拉着根绳子。

    站着个十几岁的少女,三四十岁的妇人,放着个装着洗净衣服的盆。

    妇人正教着女孩晾衣服。

    “你看啊,衣服洗干净了过后,要晾的时候,再把衣服的水拧一拧。”

    妇人仔细着说着,佝下腰,从盆里拿了件厚实的衣服起来,再往着院子地上拧干了着些水,

    “然后再把衣服搭在绳子上就行。就这样,很容易吧。”

    将拧干水的衣服往绳子上一搭,再顺手拉了拉,拉齐了些,

    妇人脸上带着些笑容,再转过头,对着自己孩子说道。

    少女头上头发梳理的很整齐,身上穿着身有些旧但洗得干净的衣服,

    只是目光涣散,似乎没有焦距,

    她母亲晾衣服的时候,她就安静着站在旁边,没有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

    等着她母亲转过头,她依旧两眼无神站着。

    “安乐,你来试试吧。”

    妇人对着少女再笑着出声说道。

    少女依旧愣愣站着,目光涣散而无神,

    动了动头,似乎朝着她母亲望着,却没有动作,

    “很容易的……你先把衣服从盆里拿起来,来,妈妈帮你拿,你晾上去就行了。”

    妇人耐心的,再出声说道,从盆里拿起了件单衣,递到了少女手边,

    再放到了少女的手里。

    少女依旧安静站着,眼睛没有焦距,目光涣散。

    “……来,妈妈教你,先把水给拧一拧。”

    妇人带着少女的手,教着,

    衣服上有少许水流淌了下去,妇人手一松,少女的另一只手就又松了下去,

    妇人顿了下,脸上再露出些笑容来,

    “没事儿,不用拧干水也可以晾,这样,放上去,放到绳子上,就好了。”

    妇人说着,带着少女的手,带着少女手里捏着的那件衣服,就往着绳子放上去。

    少女愣愣站着,手随着她母亲的动作抬起,目光依旧浑噩。

    “好了,可以放了。”

    妇人出声说着,松开了自己的手。

    少女愣愣望着妇人,没有动作。

    “可以放了,放手,放开手。”

    妇人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少女眼前,反复做着放手的动作。

    少女放开了手,手还抬着,衣服往着绳子上落下些,晾在了晾衣绳上。

    “好了……这样衣服就晾好了……”

    妇人先是对着少女说着,脸上带着些笑容,

    紧跟着,那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因为没晾好,掉落在地上,

    妇人停顿了下动作,低下头望着那那落在地上的衣服,眼眶骤然有些红了。

    少女依旧愣愣望着,目光浑噩而无神,旁边的手还抬着。

    “安乐,你在这儿站一下,你在这儿站一下,妈进屋一趟……”

    妇人眼眶愈加有些红,有些慌忙着对着少女说了两句,望着屋里跑了进去。

    少女还安静站在原地,眼神涣散着站着。

    ……

    陈沦三人就站在院子边。

    陈沦转过些目光,落在那少女身上,

    那少女就是堕落成诡者年轻时候的模样。

    束柔转过些头,看着那妇人慌忙着,跑似的走进了屋子。

    饶常则是来回转动着头,左右望着。

    “……她爸,你说孩子以后怎么办啊……”

    那屋里,传出来些带着哭腔的声音,

    “……她是我闺女,我们照顾着,养着她就是了……”

    再响起道男声。

    那院子里,

    还抬着手的少女安静,目光无神地站着,

    许久,少女终于再有了些动作,

    她蹲下了身,从盆里拿起了件洗过的衣服,

    头抬着,手里拧了拧手里的衣服,衣服上的水流到了鞋上,

    再抬起手,将衣服放到了晾衣绳上。

    再伸手,拉了拉,本来晾好的衣服被带偏了些。

    跟着,少女又再蹲下了身,又再拿起件衣服,拧了拧水,再往晾衣绳上放着,再拉了拉,本来已经偏了的衣服,被拽落到了地上,

    再蹲下身,少女再从盆里拿起了件衣服。

    就这么往前晾着,有些晾在了晾衣绳上,有些落到了地上,晾衣服的盆依旧摆在原地。

    只是,再晾了几件衣服过后,

    少女突然又停下了动作,愣愣站在原地,目光没有焦距,眼神涣散地站着。

    那屋里,

    再响起了阵压抑的哭声过后,

    又过了阵,那妇人再从屋里走了出来,

    眼眶还有些红着,

    走到屋檐下,便看到了晾衣绳上多了几件衣服,

    脸上骤然有些高兴起来,

    “我女儿会晾衣服了……”

    看着晾衣绳上,歪歪扭扭晾着的几件衣服,妇人有些高兴的说着,冲着屋里喊着,

    “她爸,你赶紧出来看看……我女儿会晾衣服了。”

    在那女人高兴的话语声中,周遭景象再开始了变换。

    陈沦目光从那还愣愣站在原地的少女身上转过,落在那高兴着的妇人身上,

    再落在身前。

    身侧束柔盯着那少女看着,饶常也朝着那妇人望着。

    周遭景象快速变换。

    响着的话语声也渐消失。

    景象完成了变换。

    屋外初升朝阳没了,

    这是个虚掩着屋门,拿着张凳子递着,挡着风的堂屋里,

    顶上有些昏黄的灯亮着。

    陈沦三人,就站在了这堂屋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