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0、仇人相见

    洛邺城外,有一个茶摊。(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路过的百姓,只要花上一文钱,便可以喝到一碗甘甜清香的茶水。

    当然,如果钱给得多一点,老板还会拿出茶壶和茶杯,让客人自己泡着喝。

    李休骑了很长时间的马,看到城门口有一个茶摊,正好有些口渴,便走过去,要了一壶好茶,慢慢喝着。

    几杯茶水下肚,他身上的热气,这才消散一些。

    而就在他正安静地品着茶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听到身后的动静,李休有些诧异,便好奇地转头望去。

    只见几个身穿锦衣华服的纨绔公子,正骑着高头大马,从洛邺城里嬉笑着狂奔了出来。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不少奴仆。

    路上的行人见状,连忙避让到一旁。

    有几个靠得比较近的,躲避不及,被他们直接拿着马鞭,重重抽打在身上。

    一个个疼得嗷嗷直叫,但没有人敢开口说一声他们的不是。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黄色衣袍的青年。

    他的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

    在他的马上,还坐着一个衣着暴露的美丽女子。

    只见他一手搂着艳丽女子,一手操纵着缰绳。

    随着马蹄起起落落,在艳丽女子胸前,展现出一道波澜壮阔的风景。

    不少路人见状,都忍不住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从城门里冲出来之后,似是注意到李休的目光,黄衣男子突然抬头看了茶摊一眼。

    目光梭巡片刻,最终落在李休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见李休竟然敢直视他的眼睛,黄衣男子不由冷冷一笑,随后从马下取出一把用黄金打造而成的弹弓。

    紧接着突然伸出手,将艳丽女子发簪上挂着的珍珠强扯了下来,而后把它当做弹丸,射向李休的双眼。

    李休从始至终,一直安静地看着,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直到那颗珍珠呼啸着飞来,他方才慢悠悠地伸出手,将其接下,而后凑到鼻子面前,轻轻闻了一下。

    珍珠表面,沾染着那个艳丽女子头上的发香,淡淡的,非常好闻。

    见黄衣青年面带诧异之色,看着自己,李休不由冷冷一笑,远远地冲着他开口喊道:

    “这珍珠不错,我收下了!”

    看到李休如此挑衅的举动,黄衣青年当即面露愠色,但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转头对身旁的仆从开口说道:

    “打听一下,那小子是什么来路,我要拿他双眼,来喂我的鹰隼!”

    说罢,黄衣青年便挥动马鞭,加快速度朝着城外狂奔而去。

    因为速度太快,吓得怀中美人花容失色,尖叫连连!

    而他,则是哈哈大笑,以此为乐!

    其他纨绔子弟见状,也纷纷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但所有人,全都故意落后他一段距离。

    其中,速度最快的,也与他保持了半个马头的差距。

    没有人,敢冲在他的面前。

    在这群纨绔子弟里面,黄衣青年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待得他们走远,茶摊老板方才走过来,面露担忧之色,看着李休,道:

    “这位公子,看样子,你好像不认识陈太守家的公子啊!”

    “你刚刚,不仅接下了他的珍珠,还凑到鼻前去闻,这样的举动,让他很没面子。”

    “他这个人,一向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你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等他的人找上你,就麻烦了!”

    听到茶摊老板的话,李休不由微微愣一下。

    虽然他看得出来,黄衣青年应该是一个家里有点势力的纨绔子弟,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黄衣青年,竟然就是他一直惦记着的陈中云。

    李休这次回城,就是奔着他来的。

    没想到,两人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还产生了这样的摩擦。

    而看陈中云的样子,似乎是准备带着仆人外出打猎。

    在城里,他不方便下手。

    但在城外,这可是他的主场!

    没了城中黑甲卫和军队士兵的保护,陈中云不过就是一只扯着虎皮装腔作势的假老虎罢了。

    就算有护卫跟着,也保不了他!

    想到这里,李休不由在心里边暗暗冷笑,而后对着茶摊老板开口说道:

    “多谢老板提醒,不过,我还巴不得他来找我呢!”

    说罢,李休便拿出银子结账,而后慢悠悠地骑着马离开。

    他没有进城,也没有去追陈中云。

    而是骑着马,故意往人少的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方走去。

    陈中云留下了一名仆从,一直暗中跟随着他。

    李休打算以他为突破口,打听清楚陈中云身边的守卫情况。

    他故意引着那名仆从,来到一片没人的林子里面。

    此举,正合那名仆人的心意。

    因为他收到的指令,是挖掉李休的双眼。

    李休若是进城,他还得找机会动手。

    但这里,荒无人烟,反倒省去麻烦,可以直接动手。

    因此,眼见李休走进林子里面,他当即冲上去,将他拦住,眼中带着几分轻蔑之色,看着李休,道:

    “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喂,臭小子,你胆子挺肥的嘛,竟然胆敢当众冒犯我家公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把双眼挖出来,跪着将它交到我的手上,我还能饶你一命。”

    “如若不然,休怪你爷爷我手下不留情!”

    “就凭你一个狗奴才,也敢这么对我这么说话,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

    闻言,李休不由戏谑一笑,而后接着开口说道:

    “既然你给我一个机会,那我也礼尚往来,多给你一个选择好了。”

    “你是想站着死,还是跪着死?”

    见李休如此大言不惭,陈周虎不由冷冷哼了一声,道:

    “好狂妄的口气,你小子可知道,你爷爷我是什么修为?”

    “说出来怕吓死你,我的修为,乃是冲脉境中期!”

    “我还曾经反杀过,一名妄图暗害我的冲脉境后期的高手!”

    “你才多大,就算你的天赋再高,修为最多也不超过冲脉境。”

    “一个小小的锻体境武者,竟然还敢跟你爷爷我这么说话,我看你真的是不想活了!”

    “也罢,既然你一心想要寻死,那我就成全你,擦亮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你爷爷我三招之内,必定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说罢,陈周虎当即催动体内真气,朝着李休猛冲过去。

    随后一刀劈出,斩向他的脖子。

    李休见状,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持刀向自己冲来。

    而后上前一步,瞬移至他的面前,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打得摔倒在地上。

    “卧槽!!!”

    猝然中招,陈周武当即失声喊道。

    随后捂着红肿起来的脸颊,一脸懵逼地抬头看着李休。

    过了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李休一巴掌扇倒在了地上。

    但是,他明明只有十几岁,修为怎么可能比他还高?

    陈周虎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于是,他便立即从地上爬起来。

    而后再次举起大刀,朝着李休冲了过去。

    “啪”的一声随后响起。

    陈周虎才刚一起身,便再次摔倒在地。

    刚刚他被打的,是右脸。

    这一次,则换了一边,被打了左脸。

    两边的脸颊高高肿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梨子一样。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休,道:

    “这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法器,我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你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见他被打成这样,还如此自信,认为他是凭借法器才打败他的,李休不由冷笑着摇了摇头,道: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的修为,只不过就是冲脉境中期罢了,而我,乃是玄武境初期。”

    “要是连你也打不过,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不可能,你才几岁,怎么可能是玄武境的强者?”

    对于李休的话,陈周虎并不相信。

    闻言,李休愈发觉得他像个白痴,看着他的眼神,闪过几分鄙夷之色,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是井底之蛙,当然看不到外面宽广的世界了!”

    “你信不信对我来说不重要,我找你过来,是有话想要问你,希望你好好回答。”

    “要不然,该掉脑袋的人,可就是你了!”

    说着,李休取出青铜刀,架在陈周虎的脖子上面。

    感受着刀上冰冷的煞气,陈周虎这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脸色无比难看,道:

    “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只要不杀我,我一定把我所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见他开口求饶,与刚才的嚣张跋扈,完全判若两人,李休忍不住开口嘲讽道:

    “你变脸倒是挺快的,刚刚不还说三招之内,必定取我项上人头吗?”

    “现在才过了两招,怎么,这就要放弃了吗?”

    面对李休的羞辱,陈周虎心底很是愤怒,但为了活命,他只能强忍怒火,脸色阴沉地开口说道:

    “只有傻子,才会做无谓的抵抗。”

    “你是玄武境初期的高手,能在你手底下坚持两招,足以证明我刚刚不是在吹牛!”

    “就算败了,我也是败在玄武境高手的手下,不算丢人!”

    李休本来是想要羞辱陈周虎,却没有想到,他的脸皮竟然这么厚,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见他输了还一副很自豪的样子,李休有些无语,道:

    “你对自己,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若我真想杀你,一招就够了!”

    “快说,陈中云今天搞了这么大的阵仗,是准备去哪儿?”

    “还有,他都带了几个护卫,他们分别是什么修为?”

    “你要是敢谎报消息,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李休开口问他的时候,陈周虎已经有预感,他要询问陈中云的行踪。

    见他果然这么问,便开口回答道:

    “我家公子,准备带着人去白蒙山狩猎,今天,还会在那里过夜。”

    “因为是临时起意,他并没有抽调太多的护卫,只叫了二十个人。”

    “其中,冲脉境巅峰和冲脉境后期的护卫,各有一个。”

    “至于冲脉境中期的护卫,除去我之外,还有两个。”

    “此外,还有三名冲脉境初期的护卫。”

    “剩下的十三个人,都是锻体境的修为。”

    陈周虎说的护卫数量,与李休今天看到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但他堂堂一个太守之子,平日里又作威作福,仇人肯定不少,只带了这么一点护卫出城,这件事情实在是有点奇怪。

    李休隐隐觉得,陈周虎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便接着开口问道:

    “陈中云是什么修为?”

    “还有,跟着他的那几个人,都是什么身份,身边有没有高手跟着?”

    见李休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样子,陈周虎的目光,不由微不可察地闪烁了一下,而后连忙开口回答道:

    “我家公子的修为,乃是锻体境圆满。”

    “至于另外三个人,乃是洪云堂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他们三个,都是堂兄弟。”

    “大的叫洪良平,是洪云堂的继承人,修为为锻体境后期。”

    “排行第二的,叫洪良朋,修为为锻体境圆满。”

    “至于那个最小的,叫洪良文,没有修为。”

    “他们只带了一名护卫,修为为冲脉境巅峰。”

    见他们只带了两个冲脉境巅峰的武者,就敢留在山上过夜,李休越想越觉得陈周虎说的话有问题,便冷冷盯着他,道:

    “你确定,陈中云这一次出门,没有玄武境的高手跟随?”

    “他的身份,可是太守之子,大将军的义子,有多少人,想要杀他,只凭两个冲脉境巅峰的武者,他敢出城吗?”

    “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我的问题,要不然,我这一刀下去,你便再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了!”

    听到李休这么说,陈周虎脸色不由微微一变,道:

    “我发誓,我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绝对没有半句谎言!”

    “我家公子,在外面确实有很多仇家。”

    “但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就摆在那里,这里是镇南王的地盘,谁会想不开,去找他的麻烦呢?”

    “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