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2、厉魂伞

    长剑出鞘,挥斩而出。(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空气之中,温度骤然降低。

    地上的那堆篝火,猛地跳动了一下。

    火焰顿时熄灭,只剩下几缕火苗。

    一道淡蓝色的剑气,紧跟着呼啸而来,落向陈高飞。

    陈高飞不敢怠慢,当即催动体内真气,拍出一掌,将剑气震散。

    随后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向柳梦梅。

    他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长枪。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夜空下,一道无比高亢的虎啸龙吟之声,紧随其后响起。

    长枪如龙,闪电般破空而至,朝着柳梦梅横扫而来。

    柳梦梅面色不变,劈出一剑。

    剑光凛冽,如寒冬暴雪,呼啸而出。

    地上的野草,瞬间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

    长枪随后落下来,被剑光吞没。

    枪剑交击,当即发出“锵”的一声脆响。

    柳梦梅接着催动体内真气,剑光再次闪耀,将长枪震飞出去。

    随后一剑劈出,斩向陈高飞。

    陈高飞迅速反应过来,侧身闪避。

    而后从原地猛地一跃而起,高高举起手中长枪,朝着柳梦梅当头砸来。

    一道金色的真龙虚影,与此同时在他身后浮现出来。

    随着长枪落下,大声咆哮着撞向柳梦梅。

    柳梦梅见状,不由冷冷一笑,道:

    “只得其形,未有其神,你这真龙,不过就是一条臭虫罢了!”

    说罢,柳梦梅一剑斩出。

    在他身体四周,当即涌现出一股寒风。

    寒风刺骨,夹带冰霜。

    剑气煌煌,闪耀天地!

    真龙枪影随后轰然落下,撞上寒霜剑气。

    直接被剑气震散,节节破灭!

    剑气紧接着席卷而去,将陈高飞震得倒飞出去。

    陈高飞一连飞出去十几米远,方才落地。

    口中溢血,衣衫碎裂。

    看起来,略微有些狼狈。

    柳梦梅的修为,超乎他的预料。

    若他所料不差,应该是玄武境中期!

    两人的境界,差着一大截。

    若是硬拼,生死难料!

    想到这里,陈高飞眼中,当即闪过几分挣扎之色。

    犹豫片刻之后,脸色阴沉地开口说道:

    “若没有那把剑,你破不了我这一枪!”

    “你也不过是,仗着神兵之威而已,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闻言,柳梦梅冷冷开口说道:

    “没有这把剑,我一样可以打败你!”

    “但有这把剑,你会死得更快!”

    “像你这样助纣为虐的人,多活一刻,都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说罢,柳梦梅再次持剑上前,攻向陈高飞。

    陈高飞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激怒柳梦梅,将他引开。

    这样,陈中云等人才会机会逃跑。

    因此,眼见柳梦梅气势汹汹地冲过来,陈高飞当即转身逃跑,钻入密林之中。

    对于他的意图,柳梦梅其实早已知晓。

    但他还是追上了陈高飞。

    因为,在营地外面,还有另外一个人潜伏着。

    柳梦梅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很显然,他应该也是冲着陈中云等人来的。

    陈高飞想要引开他,殊不知,他也是这么想的。

    陈高飞一走,剩下的,都是一些冲脉境的武者。

    他不知道李休的境界,但他既然敢单枪匹马过来暗杀陈中云,修为绝对不低。

    最起码,也应该是玄武境初期。

    就算不是,只要他拖住陈中云等人一时半刻。

    等他杀掉陈高飞,再折返回来。

    陈中云等人,一样跑不了!

    对于两人心中的想法,李休并不知道。

    见他们两个离开,李休立即持刀冲上去,攻向那十三名锻体境武者。

    他们的修为,与他相差太大,完全招架不住。

    李休一刀一个,只一个碰面,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就将他们全部解决掉。

    帐篷里,那七名冲脉境的守卫,听到外面的动静,全都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

    陈中云和洪家三兄弟,随后也披着衣服,神色慌张地从帐篷里面跑出来。

    见李休只有一个人,陈中云这才松了口气。

    但紧接着,他的脸上,忽然露出愤怒之色。

    因为他认了出来,李休就是白天在城门口挑衅他的那个男人。

    “原来是你小子,我还没有找你的麻烦,你倒先找上门来了!”

    “既然你想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都给我上,我要活的,今天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的感觉!”

    “公子,您就瞧好了吧,看我如何将这小混蛋生擒给您!”

    闻言,在他身边,那名叫做陈茂的冲脉境巅峰武者冷笑着开口说道。

    说罢,他便立即挥动手中大刀,斩向李休。

    见他如此托大,一个人冲过来干他,李休不由面露轻蔑之色,站在原地不动,等他上前。

    随后一刀斩出,将他手中的大刀劈成两半,紧接着踢出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啊!!!”

    猝然中招,陈茂当即惨叫一声,重重摔倒在陈中云面前。

    而后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不止。

    “这怎么可能,陈茂可是冲脉境巅峰的高手,竟然一招就被击败,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是啊,我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洛邺城里有这么一号人!”

    “来者不善,大家都小心一点!”

    眼前的这一幕,太过突然。

    所有人都以为,陈茂一出手,李休便死定了。

    结果却没有想到,连陈茂这样冲脉境巅峰的高手,在李休手中,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这说明,李休的境界,已经超出了冲脉境巅峰,达到了玄武境。

    要不然,这解释不通。

    而作为唯一一个玄武境的高手,陈高飞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见李休冷眼扫来,在场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

    只有陈中云,眼中全无惧色。

    因为在他看来,陈茂之所以会输,一方面是因为大意,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喝了太多酒,实力大大下降。

    而就算李休真的是玄武境的高手,他也不怕,因为他不相信,李休敢冒着得罪他父亲和镇南王的风险,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掉他。

    看着在地上哀嚎不止的陈茂,他的眼中,闪过几分厌恶之色,随后拔出身旁护卫手中的刀,在陈茂毫无防备的时候,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上面,口中同时怒骂道:

    “没用的东西,关键时刻掉链子,留你有什么用!”

    说着,他转身望向其他人,道:

    “全都给我上,陈高飞不会离开太久,只要拖住他,等他回来,这小子就死定了!”

    陈中云的这一举动,让在场之人,包括洪家三兄弟,都感到一阵心寒。

    尤其是洪家三兄弟,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非常难看。

    他们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彼此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李休是冲着陈中云来的,要是他们现在逃,还有机会。

    但这样一来,不管陈中云死不死,他们的家族产业,都会受到影响。

    而要是留下来,凭他们这几个人,根本就挡住李休。

    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抉择,洪良朋和洪良文,以及跟随他们过来的那名冲脉境巅峰的护卫,他们几个都将目光落在作为家族继承人的洪良平身上。

    洪良平压力很大,脸上神色不断变换,最后猛一咬牙,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护送陈公子离开,我和老黄,留下来拖住这小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洪家上一代,一直内斗不止,直到这两年,紫云斋崛起之后,他们方才停止了争斗。

    但背地里,小动作一直没有停过。

    洪良朋和洪良文都没有想到,作为家族下一任继承人的洪良平,竟然会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之下,主动站出来,拿自己的命,换取他们两个逃生的机会。

    两人心中,都是非常感动。

    但是,陈中云却不想逃走。

    因为他这一辈子,从来只有他吓跑别人的份,被别人吓跑,这要是传出去,会让别人笑话的。

    而现在,也远远没有到要逃命的时候。

    因为陈高飞还没死,只要有他在,李休就杀不了他。

    他对陈高飞很信任,但他不知道的是,陈高飞之所以将柳梦梅引走,就是给他争取机会逃跑。

    但刚刚他在帐篷里睡觉,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听到洪良平这么说,他当即冷冷瞪了他一眼,道:

    “我不走,你们也不能走,全都给我上,谁要是敢后退半步,我现在就立马把他给杀了!”

    闻言,洪家三兄弟,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尤其是洪良平,为了家族产业,还有两个堂弟,他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但陈中云,这个二愣子,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认不清楚现实,天真地以为,凭他们几个,可以拖住李休。

    他的心底,很是懊悔。

    因为要是早知道陈中云的护卫,会这么不靠谱,他就不会带着两个堂弟跟他出城了。

    但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太晚了。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陈中云去送死,因为一旦这样,镇南王和陈志远迁怒下来,这对他们的家族产业,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当即冲着自己带来的,那个叫做黄展云的冲脉境巅峰的护卫,使了一个眼色。

    对方心领神会,立马将陈中云手中的大刀夺过,随后扛着他,准备逃跑!

    “想跑?没有那么容易!”

    李休见状,不由冷冷一哼,当即一刀斩出,将一名冲上来的冲脉境初期的护卫,一刀劈翻在地。

    随后纵身一跃,跳到黄展云面前,一刀斩出,落向他肩上的陈中云。

    黄展云见状,脸色登时大变,连忙将陈中云丢出去,随后轰出一拳,挡住李休的青铜刀。

    一道血红色刀光紧跟着闪过,黄展云的拳头,虽然包裹着真气,但李休真气的威力,要比冲脉境武者还要更加厉害。

    再加上,青铜刀锋利无比,自带伤害属性。

    黄展云仓促之下,蓄力不足,右臂直接被李休一刀震碎。

    李休紧接着斩出一刀,将他的头,砍了下来。

    陈中云被丢在地上,心中很是愤怒,正在骂骂咧咧,结果一抬头,便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他的眼中,终于露出惶恐之色。

    因为他们人虽然多,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挡住李休。

    而此刻,李休正神色冰冷地看着他,准备动手。

    从小到大,陈中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看着。

    他终于体会到了,面临死亡的恐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看着李休一步步走过来,他连忙开口说道:

    “臭小子,你是不是疯了?”

    “我只是用弹弓射了你一下而已,你至于追到这里大开杀戒吗?”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爹,乃是洛邺城太守,而我的义父,更是大名鼎鼎的镇南王!”

    “你要是敢杀我,他们绝不会放过你!”

    “你若是识相,立马离开这里,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你如果非要执迷不地动手,我也不怕你!”

    “大不了大家来一个鱼死网破,谁怕谁啊!”

    见陈中云误以为他是因为城门口的摩擦才来找他的,李休不由冷笑着摇了摇头,道:

    “城门口的事情,只是小事,我找你,是来报仇的!”

    “报仇?”陈中云一脸茫然,道:“报什么仇?”

    “我和你,只是第一次见面,要不是你在茶摊神色不善地看着我,我也不会用弹弓教训你!”

    “你和你,无冤无仇,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李休面色冰冷,道:“我没找错人,今天也的确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你既然想要死个明白,告诉你也无妨!”

    “不久之前,你是不是在迎春阁里,强——奸了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

    “我答应过她,要替她赎身,带她离开的。”

    “我本来已经筹到了银子,但你偏偏,对她做出了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逼得她最后跳井自尽!”

    “你说,我难道不应该杀你吗?”

    听到李休这么说,陈中云这才恍然大悟,面露鄙夷之色,道:

    “原来你是为了那个贱婢来的,只是一个婢女罢了,死了也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我事后还留了她一命,是她自己投井自杀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若想要女人,我府上有的是,各种各样的美人都有,大不了赔你几十个就是了!”

    说着,陈中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而后笑着开口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就为了这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

    “你现在人也杀了,气也消了,差不多就得了。”

    “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你的修为不错,有没有兴趣,到我手底下来。”

    “你若要钱,我每个月可以给你五万两银子,你若要女人,除了将军府,洛邺城的姑娘随便你挑,我来给你安排!”

    “你若想要功法丹药,只要能够用钱买到的,我全都满足你!”

    “怎么样,是不是很心动,夜还很漫长,我给你时间慢慢考虑。”

    “就算杀了我,对你能有什么好处?”

    “还不如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这不比你整天在外面打打杀杀强吗?”

    对于害死韩怜儿一事,陈中云心中毫无愧疚。

    甚至,还出口羞辱她。

    李休心底的愤怒,当即一下子被点燃起来,怒视着他,道:

    “你刚刚说什么?”

    “这件事情,只是一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

    “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鲜活的人命啊!”

    “你的命是命,难道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

    “跟你这样的畜生,没有什么好讲的,不要以为你有两个好爹,就可以如此肆无忌惮!”

    “我告诉,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

    说罢,李休当即持刀冲上去。

    陈中云见状,不由面露骇然之色,连忙躲在那五名冲脉境护卫的身后,冲着他们怒骂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啊,我要是有个万一,你们也别想活了!”

    那几名护卫,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抛弃陈中云逃跑,听到他话语中的威胁之意,一个个脸色一变。

    略一迟疑之后,还是硬着头皮,大声叫喊着一起冲了上去。

    至于洪家三兄弟,看到黄展云惨死之后,一个个全都面露绝望之色。

    洪良平内心挣扎许久,最终还是求生意志占了上风,猛一咬牙对着陈中云开口说道:

    “对不住了,陈公子,我们已经尽力了!”

    说罢,洪良平第一个转身逃跑。

    洪良平和洪良文见状,也跟着跑开。

    陈中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敢临阵脱逃,背叛自己,当即气急败坏地冲着他们开口喊道:

    “你们三个给我等着,若我不死,绝不会让你们洪家好过!”

    说罢,他也转身跑开,追了上去。

    看着洪家三兄弟逃走,李休没有阻拦。

    因为他现在,正被那五名冲脉境的护卫围着。

    眼见他们一个个不要命地过来送死,李休心中,不禁替他们感到悲哀。

    随后一刀斩出,施展出白虎斩!

    嗷吼!!!

    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紧跟着响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五道白虎虚影,随后凝聚出来。

    大声吼叫着,扑向那五名护卫,将他们直接撞飞出去!

    营地里,顿时传出一片哀嚎惨叫之声。

    那五名护卫,只是冲脉境的修为。

    在白虎虚影的冲撞之下,身上的经脉和五脏六腑,全都被震得粉碎。

    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不到片刻,便没了声息。

    李休施展惊鸿步,身影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陈中云。

    一脚踢出,将他踹得倒飞回来。

    陈中云身上,穿着一件护甲,挡住大部分的攻击。

    落地之后,只是重重咳嗽几声,身体并无大碍。

    李休略微有些意外,但这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他身份尊贵,有这种防身的东西很正常。

    看着李休缓缓朝自己走来,陈中云眼中,充满恐惧。

    双手和双脚,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只见他神色惶恐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一边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难不成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那孩子做出那种事情,我是禽兽,我是人渣,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

    “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现在杀了我,那孩子也不会活过来!”

    “我可以赔偿,弥补我的错误!”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条件随便你开!”

    “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陈中云虽然嘴上说着知道错了,但他心中,明显毫无悔意。

    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而就算他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李休也不会放过他。

    因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陈中云逼死了韩怜儿,只拿他的命来赔偿,才能弥补他的过错!

    因此,李休没有丝毫同情,而是目光冰冷地注视着他,道: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

    “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的命!!!”

    说罢,李休立即施展出惊鸿步。

    身影从原地骤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在陈中云面前。

    随后一刀斩出,砍向他的脖子。

    陈中云见状,瞳孔不由猛地一缩,而后连忙从手中的空间玉戒里取出一块盾牌,挡在了自己面前。

    他的这块盾牌,是花了大价钱,从铁正阳那里购买的三级低阶法器。

    据铁正阳所说,就算是玄武境初期的高手,全力出手,也破不开这块盾牌!

    李休的青铜刀,随后轰然落下。

    在这块盾牌表面,突然浮现出一大片冒着金光的铭文。

    青铜刀落在上面,就如同落在水中一般,一下子变得迟缓下来,而后“咚”的一声被反弹回去。

    至于那块盾牌,则是一点损伤都没有。

    “好宝贝啊!!!”

    李休见状,并没有生气,而是面露惊叹之色!

    因为刚刚,他并没有留手。

    但这块盾牌,非常轻松地挡住了他的攻击。

    这说明,这块盾牌,乃是不可多得的防御法器。

    这样的好东西,放在陈中云手上,实在是浪费!

    李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继续持刀冲上去,攻向陈中云。

    陈中云原本还很害怕,结果没有想到,这块盾牌,竟然如此厉害,轻而易举地挡住了李休的攻击。

    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信心,当即躲在盾牌后面,朝着李休开口叫嚣道:

    “臭小子,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

    “刚刚我只是看你天赋不错,想要招揽你,才对你说了那么多的好话,竟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告诉你,我现在是真的生气了。”

    “我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你小子死定了,我要把你抓回去,慢慢折磨!”

    “我一定要让你每天都在悔恨之中度过,后悔跟我作对!”

    见陈若云仗着法器之威,如此嚣张,李休不由冷冷哼了一声,道:

    “别以为像一只王八一样,躲在龟壳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

    “我说好了今天要杀你,就绝对不会让你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说罢,他立即施展出惊鸿步,来到陈中云身后。

    而后一脚踢出,将他踹飞出去。

    他的速度很快,陈中云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向前摔去。

    手中的盾牌,随后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陈中云见状,脸色不由一变,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将盾牌捡起来。

    但就在这时,在他面前,却是忽然闪过一道人影。

    李休的身影,紧跟着出现在那块盾牌旁边,将其捡了起来。

    而后动作自然地将盾牌收进储物袋里,一脸戏谑地看着陈中云,道:

    “怎么样,陈公子,现在还生气吗?”

    “没了这个龟壳,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挡住我的刀!”

    闻言,陈中云当即面露愤怒之色,双眼死死瞪着李休,道:

    “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有种把盾牌还我,咱们堂堂正正地较量一次!”

    李休面露轻蔑之色,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无耻,你这盾牌,如此厉害,还有你身上那护甲,被我踢了两下,一点事情都没有。”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你早就死了,还跟我谈什么公平?”

    “废话少说,乖乖引颈就戮吧!”

    说罢,李休再次冲了过去。

    陈中云脸色不禁一变,连忙在空间玉戒里,寻找能够派上用场的武器。

    片刻之后,他面露喜色,拿出了一把大黑伞。

    这把伞,叫厉魂伞,也是三阶的法器,是上一次,他到将军府做客的时候,一个道士为了让他在镇南王面前说他的好话,私底下偷偷送给他的。

    这把黑伞,可以吸收亡魂的怨念。

    怨念越多,黑伞所发出的攻击,威力便越大。

    他平日里,基本没有遇到危险。

    要不是这一次,被李休逼到这个境地。

    他几乎已经忘了,自己身上,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法器。

    看着李休面带杀意冲过来,陈中云连忙将大黑伞打开。

    夜空底下,一股刺骨的阴风骤然吹过,伴随着一阵鬼哭狼嚎之声。

    而在黑伞里面,几十只凶神恶煞的无脸鬼随后张牙舞爪,争先恐后地朝着李休猛扑了过去!

    ps:七千字合在一起,就不分了,晚点再更新一章三千字的,先去做晚饭,加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