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07.离去

    原来还能担任多个职务?

    以前路走窄了啊!

    之前陈安只顾着没日没夜地完成宗门任务,所以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还能身兼数职……

    一份工资,和几份工资可不太一样……

    虽说曲如意是以玩笑的口吻说出让陈安帮她的话,但显然系统已经承认了这份职务。(看啦又看小说网)

    陈安恨不得立刻去盘点一下曲如意这些年究竟赚了多少钱,按理说这些钱是可以兑换积分了。

    曲如意身为金丹期,这几年下来,绝对要比陈安赚得都多。

    “噫,”曲如意奇怪道:“这可不像你呀?之前可是怎么也不肯要我给你的钱。”

    “你白给的我不要,”陈安道:“但这是我帮你做事的报酬,你放心,收了钱,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曲如意笑道:“事成之后,奴家也是公子你的了。”

    “你是要恩将仇报不成?”陈安摇头,说道:“不同种族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古往今来,数不胜数的故事。

    人与蛇、人与鱼……

    不都没啥好结果么。

    “此言差矣,”曲如意似乎早有准备:“我认为爱情并不是由种族决定的,就如长相身材年龄这些都不应该作为左右一个人情感的条件,一个人的情感应该由他的喜好而定。”

    陈安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从没想过曲如意还会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来。

    陈安道:“所以你喜欢好看的?”

    “猜对了,”曲如意打了个响指,道:“那今晚我就不走了。”

    陈安笑了笑,倒上了两杯酒,说道:“喝一杯吧!”

    一夜……好多话。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谈心,这四年来的点点滴滴恍如昨日。

    翌日。

    陈安从床上醒来……

    这家伙,定是给酒加了料。

    否则普通的清酒又怎么可能醉倒自己。

    陈安坐了起来,看着身上整齐的衣衫,失落之感涌上心尖。

    这算什么事,灌醉了睡素的?

    感受着被子里点点余温和缕缕幽香,不用猜也知道这家伙昨夜在自己怀里安静地躺了一夜……

    陈安摇了摇头,收拾整齐后起床下楼。

    我一个筑基期小修士还能挡住你个金丹大能不成……

    小黄正在收拾桌凳,见陈安下楼,笑着打招呼:“仙长醒啦,老板娘吩咐我,以后您就是这儿的老板了……”

    “嘘,”陈安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他别说话。

    转头看去,苏柔从后面曲如意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嘟囔着:“奇怪,怎么我昨夜睡得这么死?”

    小黄会心一笑,说道:“我们老板娘在屋里特意为仙子你放了些安神的香料,兴许是它的作用。”

    “原来如此,”苏柔眼睛一亮,问道:“这香料还有吗,我买一些……”

    小黄摇头:“不知道,这是老板娘特制的,今天一早老板娘就出门采购食材去了,等她回来我帮您问问。”

    “宗门不是有能安眠的熏香吗?”陈安说道。

    “别提宗门那熏香,没用味儿还大,用过一次之后我便再也没用了,师兄你昨晚睡得如何?”

    陈安一打岔,苏柔便没再追问曲如意给放的是什么“香料”了。

    “挺好的,这家店虽小,但胜在清净舒适。”陈安道。

    “咦,”苏柔左右看了看,问道:“弟子们呢,怎么还没起床,也太惫懒了!”

    陈安顿时哭笑不得,道:“兴许是第一次出宗办事,昨夜兴奋了一晚上,早上醒不来了,你去叫两个师妹,我去叫师弟们……”

    实则是曲如意下的药对初入炼气期的他们作用有些大。

    于是,两人分别叫人起床。

    弟子们起床后,依旧一个个睡眼惺忪的样子,惹得苏柔皱眉道:“打起精神来,这般萎靡不振,昨夜撵鸡去了?”

    一个个弟子立刻站直了身子,不过脸上的疲惫之色依旧不减。

    “奇了怪了,昨夜睡得挺早啊!”周胜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此时那里正在发出“咕咕”声。

    陈安问道:“昨夜你们可有聊天?”

    见周胜等人点头,陈安接着说道:“那便对了,聊天往往一时兴起就忘了时辰,以后休息之时就莫要闲聊了,过来吃早点吧!”

    “师兄教训的是!”

    其他人纷纷如释重负,见师姐这样还以为要被责罚呢,

    “小二,早点都有什么?”陈安明知故问道。

    “仙长,今日是稀粥馒头。”

    “有咸菜吗?”

    “有。”

    陈安转头,看向其他人,说道:“将就着吃点就上路吧。”

    一般修道之人对口腹之欲也不是特别在意,除了周胜瘪着个嘴之外,其他人欣然同意。

    吃过饭后,陈安看向苏柔。

    苏柔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师兄,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陈安道:“你该去结账了。”

    苏柔愣了愣,四周的弟子连带着小黄都纷纷震惊地看着陈安。

    周胜:师兄这么硬气的吗?

    周全:能做大师兄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过人之处。

    陈安:哪有老板自己付钱的道理……

    苏柔习以为常地起身掏钱。

    众人突然想起家里的父母,一时间恍然大悟。

    可不是吗,钱都在母亲那里。

    蜀州男人哪个不是爱老婆的?

    “小二,我们花了多少钱。”

    “这……”小黄看向陈安,却见陈安将头歪向别处,于是心里默算了一下,说道:“十两银子。”

    苏柔拿出一颗灵石,问道:“灵石收吗?”

    小黄笑道:“收,一颗正好。”

    临走之时,陈安悄悄对小黄留音道:等我回来……

    出了青风县,一路往西,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无妄之森。

    而更西边,便是无尽的冰雪高原,它有一个名字:昆仑——神秘且强大。

    神秘是因为那里人迹罕至。

    强大是因为传闻昆仑之巅坐落着一个不归属乾元帝国管辖的隐世宗门:玉清仙宫。

    不过这只是传说,就算是真的,也丝毫不影响陈安目前三千灵石的月俸。

    “师兄,到了无妄之森有什么需要我们注意的吗?”

    路上,一众弟子们问着陈安各种问题,脸上充满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期待。

    陈安悠哉悠哉地心欣赏着沿途的风景,说道:“听话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