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08.小本本

    蜀州境内每个县城都设有驿站。(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所以很快,陈安等人便抵达了蜀西最后一个县城永阳县。

    永阳县由于毗邻无妄之森,所以这里是整个蜀州最混乱的一个城镇,没有之一。

    不同于青风县的平静无波,永阳县里的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当然,其中最大的势力依旧是帝国官方,明面上便有一个金丹初期的县令坐镇县衙。

    县城门口。

    陈安叮嘱道:“进城之后,多观察,少说话,管住手。”

    “师兄您放心,我们不会给您惹事的。”苏柔带的一名男弟子不以为然地说道。

    陈安知道他的名字,叫孟言。

    “不是给我惹事,是关乎你们自己的安危,外人可没师门中人好说话。”陈安反驳了一句,随后便不再多言,带他们进了城。

    孟言闻言,羞愧地低下了头。

    县城里,街道如坊市一般热闹,不少冒险者将从无妄之森中带出来的收获摆摊贩卖。

    他们多为散人,或是曾经是某宗门的人,因个人原因成了散人。

    这些人往往更不好惹,因为他们没什么后顾之忧。

    陈安没打算多看,这些人贩卖的东西多是商会不愿意收购的垃圾,想从里面陶到宝贝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们也就骗骗刚入行的年轻修士罢了。

    “这些东西森林中遍地都是,尤其是这些低等草药,都是打包论斤卖的。”

    从街道走过,陈安不时为他们科普一些容易被忽视的常识,事无巨细,陈安将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之后,也不管他们认真记下没有。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更何况陈安还不是他们师傅。

    不过,正是因为陈安的详细讲解,让其他人对眼前这个大师兄更信服了几分。

    说到这里,陈安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对了,你们可有熟读《灵物志》?”

    这是一本记载有世界上大部分天材地宝山精异兽的书。

    也就是修真界百科全书。

    众人摇头,就连苏柔也摇头。

    没入化神掌握元神之道,谁又能记住那大部头呢?

    陈安也没背完,他只是说“熟读”而已。

    “今后在外界行走,最好还是带一部《灵物志》在身上,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这东西陈安自己的储物袋里就躺着一本。

    苏柔等人纷纷点头,看向陈安的眼里充满着星星。

    一行人如赏花灯一般从街头走到街尾,也没见陈安有其他动作,只是给他们详细介绍着一些应该注意的地方。

    于是便有人开始疑惑起来。

    “师兄,咱们什么时候进无妄之森?”

    “不急,”陈安笑道:“还有些东西需要购买。”

    陈安的话音刚落……王琪这丫头就手痒碰了碰一个摊位上的红色水晶。

    结果水晶“不小心”碎了……

    王琪懵圈地看着摊主。

    “它是自己碎的。”

    摊主是个络腮胡壮汉,眼睛极小,睁开眼也只能看到一条缝。

    他盯着王琪,说道:“这是火灵晶,1000灵石,既然打碎了,那它就是你的了。”

    陈安双眼微眯,看向眼前的壮汉,同时又观察着四周悄悄聚拢过来的几个摊主。

    “它明明是自己碎的。”

    王琪急了,1000灵石都够她一个月的开销了。

    “我放得好好的,你碰了它却碎了,怎么,不认账?”摊主撸起了袖子。

    “你……”王琪还想讲理,陈安却一把拉住了她。

    “师妹,给他。”

    “啊???”

    几人都有些疑惑不解。

    “苏柔,给他。”

    陈安指名道姓重复了一句。

    苏柔见状,连忙掏出了一袋灵石递了过去。

    大汉笑呵呵地接过灵石,就看到陈安一手将摊上已经碎掉的水晶收走了。

    他本就只有一条缝的眼睛变得更小了,他盯着陈安问道:“道友,碎掉的水晶都要?”

    陈安看着他,同样笑眯眯地说道:“既然是我们花钱买的,哪有不要的道理。”

    “也对,”大汉指着摊上的其他东西,接着问道:“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不好意思,我没有从垃圾堆里挑东西的习惯。”

    “你,”大汉的双眼缝隙稍微大了一点,“说谁是垃圾呢?”

    这时,临近的其他几个摊主也站了起来。

    “怎么,想打架?”陈安一点也不担心,“不怕官府的人了?”

    这话说完,这些人才意兴阑珊地重新坐了下去。

    “小子,别让我在外面遇见你,筑基初期带着些炼气期的娃娃就敢这么嚣张。”

    大汉也不装了,指着陈安的脸放着狠话。

    几个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担忧之色。

    陈安面不改色,回道:“那你看了我记得绕道走。”

    说完,招呼着弟子们走了,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摊主傻站着。

    一行人离开后,苏柔才担忧道:“师兄,他们不会报复咱们吧?”

    “会!”

    陈安笃定道,这里不敢动手,是因为朝廷的威慑力太强。

    “啊?那怎么办,都怪我,是我不听师兄的话,没管住手,对不起……”王琪这下是真的慌了。

    “没事,”陈安轻松道:“你们记住,咱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我既然敢挑衅于他,自然是有办法应对的。”

    众人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好奇起来:“师兄有什么办法?”

    “他们打不过我,”陈安自信道:“不过你们若是遇上这种事,乖乖给钱就行。”

    弟子们疑惑地看向陈安。

    陈安补充道:“因为你们打不过他们。”

    众人脑门上冒出黑线,结果又听到陈安接着说道:

    “该怂的时候一定不要逞强,大不了把他记在心上,等你比他强了,再找回场子就是了。”

    陈安心里就有一个小本本,不过这两年倒是没记什么人了。

    众弟子:……

    随后,陈安带着众人采集了一些野外需要用到的东西后,便出了县城。

    与此同时,之前摆摊的几人,悄**地跟了上去……

    “老大,这些人应该是哪个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洗劫他们会不会惹上不能惹的人?”

    “怕什么,只要做得干净点,谁会知道是我们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