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3.师父大限将至

    陈安等人进门,小黄便惊醒了过来。(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仙长,你们回来啦……”

    小黄热情的站了起来,心想总算是有事做了。

    陈安还未开口,几个弟子便争先恐后地问道:“老板娘呢?快让她给我们做点鸡,辟谷丹都快吃腻了!”

    小黄脸上的热情一滞,尴尬道:“不巧,老板娘今日不在,不过小的会做烧鸭,你们看……”

    几人顿觉扫兴,不过饿字当头,哪还顾得上养眼的老板娘。

    “快去快去。”

    “你说这老板娘也是,咱们走的时候出门了,回来也不在,不会是一直都没回来吧?”

    “这店也怪,老板娘会烧鸡,小二却会烧鸭,奇了!”

    “行了,少说点废话,吃完赶紧回宗。”

    苏柔开口道,不知为何,听到曲如意不在,她反倒是松了口气。

    陈安则是思考着一些东西。

    他大概盘算了一下,宗门的采集任务一交,自己大概能换一两千左右的积分。

    这还多亏了翠花,陈安看了一眼躺在王琪怀里的翠花,翠花似有所感,身子一颤,仿佛婴儿被惊到一般。

    王琪连忙拍打着它的背部,轻声安慰:“不怕不怕,马上就回家了哦……”

    翠花作为陈安的灵宠,虽是一头猪,但在队伍内的地位不低。

    尤其是王琪,为了讨好师兄,另辟蹊径的抱了翠花一路。

    老板娘不在,小黄做的鸭子也少了几分味道,众人草草吃完这顿饭之后,就回了宗门。

    执事堂中,陈安再一次颠覆了弟子们对他的看法。

    其他人手中收获不过几棵灵株而已,还都是些大路货色。

    但陈安从储物袋中取出的各种灵物足足有百数之多……

    “师兄,你是如何找到这么多灵植的?”

    就连苏柔亦是惊讶得合不拢嘴,按这种速度,岂不是他早就身家百万了?

    陈安微微一笑,这倒多亏了脚下正在偷吃灵草的翠花。

    “等你们熟悉了《灵物志》之后,也能这般容易。”

    众人恍然,不愧是师兄!

    告别了苏柔他们,陈安带着翠花来到了师父的住处:德馨阁。

    一个多月都没给师父请安,也不知那老头子怎么样了。

    德馨阁外,陈安敲了敲门。

    门内,一道苍老之声响起。

    “进~”

    陈安推门而入,一个身着道袍、一副仙风道骨般样子的壮硕羊角胡老道正盘坐在太极蒲团之上。

    这便是陈安的师父,亦是宗门的宗主:雷鸣。

    “师父!”

    陈安躬身俯首行礼。

    雷鸣睁开眼,看着陈安问道:“今日怎么得空来为师这儿了?”

    陈安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说道:“师父说的哪里话,没空徒儿不也来了。”

    听完陈安的话,雷鸣站了起来,陈安连忙后退了几步,举起翠花。

    “师父且看,徒儿知道你平日里烦闷,特意为你抓了只宠物排忧解闷。”

    翠花:??

    雷鸣盯着翠花,哭笑不得:“有心了,不过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接着他看着陈安,微微摇头:“近日修行有些懈怠了。”

    陈安一愣,这也叫懈怠?

    自己筑基初期,是半年之前抵达的,但是抵达筑基期之后,便感觉【御雷剑诀】开始变得晦涩起来,那时陈安便明白了,蓝色品质的功法到了筑基期之后修炼速度和效果都会大打折扣,所以陈安才会暂时搁置修炼,拼命攒钱,为的就是提升【御雷剑诀】的品质。

    即便如此,筑基初期到中期也是个不短的过程,师父又是怎么看出自己懈怠了?

    “师父您有话直说吧。”

    陈安问道,既然他不可能看出自己修炼情况,那肯定是有事情要教训自己。

    就像父母想揍儿子了,也会随意找些理由丢给自己的倒霉儿子。

    “唉,我归元剑宗确实是误了你啊……”

    陈安没想到,师父反倒是先责怪起自己来了。

    “师父,您的‘悲伤春秋’症又犯了?”

    也不知怎么的,这老头自从陈安入了筑基期之后,就总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看得陈安蛋疼。

    “瞎取些什么名字,”雷鸣总算是笑了笑,说道:“你有上好的资质,应该至少能入乙等宗门的,可惜入了归元剑宗,将来恐怕难入金丹……”

    陈安无所谓道:“我可以的!”

    雷鸣却是以为他是年轻气盛,接着摇头道:“为师的资质虽不如你,但也是四品灵根,可惜修行【御雷剑诀】,被阻在筑基圆满始终不得寸进。”

    这点陈安明白,自己自从升级功法之后,那股晦涩之感就不再出现了。

    陈安这次来也是为了将升级后的功法传给雷鸣的,上次没来得及就去了无妄之森。

    不过现在,陈安想先看看师父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曾经为师也与你一样,自认天资过人,即便是蓝品功法也能凝结金丹。

    可惜,我踏入筑基圆满已近两百年,却始终不得凝丹的窍门。”

    两百年?

    这点陈安确实不知,也是够有毅力的。

    凭借一本蓝品功法修炼到筑基圆满,还想以此突破至金丹。

    “如今我大限将至,不希望你也走我之老路,这里有一封书信,是写给我多年前的一个老友的,你拿着信去青莲宗找他,加入青莲宗,重修他们的紫品功法吧……”

    陈安愣在了那里。

    大限将至?

    筑基期五百寿元,师父这就五百岁了?

    这就说明,到了生命的尽头,雷鸣还在试图用【御雷剑诀】突破。

    真就永不言弃?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似乎看出了陈安的疑惑,雷鸣抚着胡须说道:

    “归元剑宗,本是蜀州第一大宗,后来因魔教中人用计,宗门四分五裂。

    如今的归元剑宗,名存实亡,就连往日的镇宗功法【归元剑诀】也残缺不全,变为了如今的【御雷剑诀】。

    我身为剑宗第八代宗主,自当竭尽所能去研习【御雷剑诀】。

    重铸剑宗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陈安感到震撼,这还是那个平日里悲伤春秋的老头子吗?

    仔细想想,自己不过才跟了他六年,看到的只是他人生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重铸剑宗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这是颓废之人能说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