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7.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尽管吴娇后面解释得够详细,但雷鸣显然只认真听了前一句。(看啦又看小说网)

    “你果然还在关心我。”

    吴娇额头青筋直冒,捏紧了双拳,说道:“你才入金丹就开始飘了?”

    “都说了别动怒,小辈看了影响不好。”雷鸣变本加厉道:“娇娇,你看我已经入了金丹,你就别再生我气了……”

    吴娇显然没料到雷鸣突然这么叫自己,脸色开始胀红。

    “我从未生过你气!”

    说完,吴娇撤了屏蔽手段,对苏家人说道:“你们退远点,雷宗主想与贫道切磋一下。”

    苏家人闻言,连忙又退回了屋檐下。

    吴娇转头,冲着雷鸣笑了笑。

    瞬间,四周地面眨眼间便结了一层冰霜。

    雷鸣一呆,这叫未生过气?

    屋子里,苏柔看着陈安,眼里柔情似水。

    随即,感知到门外温度骤降,两人相视一笑,陈安说道:“两个老朋友许久未见,难免激动。”

    “嗯,”苏柔轻嗯了一声,低声问道:“师兄,宗主能结成金丹是因为你吧?”

    “为何这么说?”陈安看着她。

    “我见过其他修炼【御雷剑诀】的人,威力远不如你,所以我便猜测你一定是获得了什么机缘,让【御雷剑诀】提升了品级。

    再想到你回宗之后宗主便成功结丹,很容易就能猜到这是因为你的缘故。

    你说你注定能结成金丹,不像是自信,更像是已经确定了一般,所以我也确定了我心中所想。”

    陈安听后,沉默了下来。

    看着眼前肌肤雪白、身段完美的苏柔,突然想起她还是归元剑宗的首席女弟子。

    只是自从自己成长起来之后,她与自己在一起时,就总是站在自己身后。

    或许,即便她只是三品资质,转修其他功法后,应该也有不俗的成就,古往今来,资质不好却成就颇高的人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付出和机缘一样不能少罢了……

    “你猜得没错。”

    听到陈安确认,苏柔笑了,心里的最后一丝担忧也消散无影。

    “当年的小师弟,长大了!”

    苏柔想要伸手去摸摸陈安的头,可手刚伸到一半,就僵在了空中,如今的陈安比她高出了不少。

    就在苏柔的手想要收回时,陈安低下头,主动凑了过去,苏柔愣了一下,不过手并未放上去。

    陈安抬起头,迎来的却是香软入怀……

    陈安僵了一下,才缓缓将手搭在了苏柔的肩上……

    “笃笃。”

    敲门声响起,接着门外苏父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里:“女儿啊,快开门让我们先进去躲躲……”

    苏柔脸色绯红地离开陈安的怀抱,接着一阵灵力浮过,不过眨眼间就恢复了以往冰肌玉骨的模样。

    陈安看得目瞪口呆。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进来吧。”

    苏柔柔声道。

    “吱”的一声,门被打开,外面的情况也暴露在陈安眼里。

    只见门外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冰封世界,吴娇犹如冰雪女王一般不断引动灵力化作寒冰利剑向雷鸣射去。

    而雷鸣四周则布满雷霆,丝丝电弧环绕着他形成了个小型的雷霆领域,领域中的雷霆之力同样化作剑形与寒冰之剑对抗着。

    冰封世界中的雷霆宛如汹涌波涛中的一叶扁舟。

    “快停手。我快坚持不住了!”雷鸣的声音异常急迫。

    陈安却从中听出了些端倪。

    再仔细一瞧雷鸣的神态,这特么哪里有一点坚持不住的意思。

    虽说才入金丹,但雷鸣四周的雷霆形成的剑诀阵却异常轻松地绞杀着想要侵入的冰霜。

    雷与冰,组成了一副绚丽的蓝白画卷。

    陈安脑海里浮现出雷鸣传授他【御雷剑诀】时说的话。

    “雷,本是数一数二的攻伐之道,再搭配上剑,就能更添几分锐利,正面对决,雷就是最强的!”

    当然,这得排除个人因素。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此时吴娇的冰霜领域哪怕看起来声势骇人,但只要雷鸣愿意,他手中的那柄雷霆之剑随时能一剑破之。

    不过,若是真正的战斗,可能就不是如此了。

    二人都很清楚对方并未使出全力,尤其是吴娇,毕竟是老牌的金丹强者,手段绝非这般简单。

    但雷鸣毕竟研习【御雷剑诀】多年,雷霆之剑也如臂驱使。

    这就是不用改修功法的好处。

    若是改修其他功法,虽说修为不会因此倒退,但功法的掌握程度又得从零开始。

    就好比空有一身灵力,却不知道该如何去使用的它。

    战力会因此极速降低。

    见无法教训雷鸣。

    吴娇冷“哼”了一声,收回了灵力。

    “嘿嘿,”雷鸣也见好就收,说道:“你怎么总是冷着一张脸,冰灵根难道还会影响你的性格?你看看我,就一点也不暴躁!”

    陈安转头看向苏柔,她现在还柔情似水,不知道水凝成冰之后会不会变成这样。

    不过陈安觉得吴娇那是外冷内热,不过是手段激烈了点而已。

    吴娇冷着脸没理他,而是转头看向陈安这边,对苏柔说道:“话都说完了?”

    见苏柔点头,吴娇接着说道:“那便随我离开吧!”

    她并不想在这里多留。

    苏柔又看向陈安,陈安笑道:“去吧,有时间我就来看你,你也可以经常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苏柔点头,对吴娇说道:“还有一事,我得去告别一下恩师。”

    吴娇一愣,随后含笑道:“这是自然,你去吧。”

    归元剑宗筑基圆满一人,筑基后期六人,这六人便是长老,其中排名第五的长老便是苏柔的恩师。

    说起来,五长老就是掌管药阁,当初想买陈安手中狐狸毛皮的那位。

    当她听说苏柔要去乙等宗门修行时,并无半分不舍,反而是为弟子有了个好出路而感到高兴。

    “去吧,若是永远待在咱们这小宗门里,还谈什么修道,我们这群老家伙只能算得上修身罢了!”

    “师父,您保重!”苏柔泪眼婆娑,她入门的时间比陈安还早了三年,对恩师的感情自然不比陈安差:“我会经常回来看您的!”

    “安心修炼,心里别忘了宗门便是,记住,无论你身在何处,这里永远是你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