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9.化神之姿

    陈安看向积分商城。(wap.k6uk.com手机阅读)

    【六纹金丹】:100000积分。

    积分够了,但陈安又犹豫了。

    自己现在才筑基期,资质从五品提升到六品恐怕也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而且十万积分足以兑换一些天材地宝将自己堆到筑基期圆满去。

    甚至直入金丹。

    二十岁的金丹期,陈安以前从未想过,现在却触手可及。

    陈安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用这种方法提升修为。

    从长远来看。

    提升资质才是首选。

    【九纹金丹】:100000000积分。

    金丹一到九纹,一纹五百、二纹一千、三纹五千、四纹一万、五纹五万、六纹十万、七纹一百万、八纹一千万、九纹一亿。

    看着近十三万积分,陈安想了想,咬牙买下了【六纹金丹】。

    看着手中浑圆的金丹,与【一纹金丹】完全不同,丹身上流光四溢,六道细纹如浮雕一般神异地交错在一起。

    仔细观察了一番,陈安摇了摇头,这东西自己研究不了。

    陈安并未花时间学习炼药,一方面是这几年时间全花在宗门任务中了,另一方面是商城里就有《炼药师转职书》等生活职业转职书。

    只是……

    太特么贵了,一百万积分,能直接转职为初级炼药师,后面还有中级、高级、大师、宗师炼药师。

    价格就不一一赘述了。

    目前陈安是想都不要想。

    当然陈安可以自己花时间一点点学习炼药,但炼药师比练气士更讲究天赋,恰好陈安没那种天赋。

    宗门内的五长老就是一名初级炼药师,在初级上深耕多年。

    即便只是初级,但她也是归元剑宗的一块宝。

    药阁可是宗门的命脉!

    这么一想,一百万似乎也不贵……

    陈安将金丹放入口中,金丹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暖流流入陈安的腹部。

    随后,陈安便感觉心神一片清明。

    这就是六品资质的感觉?

    陈安来到这个世界便是五品的资质,在归元剑宗之中也是资质最高的,所以并没有比他资质更好的人作对此。

    这就是作为鸡头的弊端。

    坐井观天。

    而此刻,陈安算是跳出了蒙蔽他双眼的那口井。

    六品的资质,化神之姿!

    陈安闭上双眼,默默运转功法一个周天后,又重新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快了不是一星半点!

    资质与功法,分别是是掣肘修士的在内外因素。

    以前,陈安运转功法数个周天才能感觉到一丝的提升。

    现在,运转一个周天便能察觉出修为在缓慢增长。

    这其中的差距,恐怖如斯!

    而且,似乎感觉这部功法变得更浅显易懂了些……

    果然,长远的发展才是最佳的选择!

    六品尚且如此,那上三品的七**品就更无法想象了。

    这世界真有九品资质的人吗?

    究竟什么样的天之骄子才拥有这种天赋……

    青风县,青山小镇。

    陈安这一世的故乡。

    踏入小镇那一刻,陈安的心悸动了一下。

    这是人类面对未知的恐惧。

    刚穿越那会儿,就赶上了归元剑宗招收弟子。

    至今陈安就没再回来过,哪怕办事会路过此地。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世的父母,甚至他们对陈安来说就是只在离开青山镇的那一刻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如今,却又不得不以人子的身份去面对他们,这比面对异兽时还让陈安心慌。

    陈家,

    陈安一袭青衣站在大门口。

    踟蹰着不知该如何做,身为异世来客,陈安对这个家并无感情,但自己身上流着陈家的血,这是无法改变的。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可自己并未远游,身为人子,六年不曾回家,是为不孝。

    若不是这次父母托人带话。

    自己还会躲多久?

    正当陈安犹豫不决之时,两个妇人互相掺和着向陈家大门走来。

    见自家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青衣男子,白瑾微微一愣,随后仔细打量了陈安一番,身体如遭雷击,忐忑地开口道:“儿子?”

    陈安转头,看向两人。

    尤其是白瑾,这个刻在记忆里,却有些陌生的母亲,比起六年前来多了些皱纹,但依旧美丽。

    “嗯……”

    陈安没能喊出那句“娘”来。

    不过,白瑾见陈安答应,喜悦之色浮上眉梢,端秀的脸上更是露出掩饰不住的笑容。

    “真是我儿?”她放开挽着姐妹的手,向陈安奔来。

    陈安以为她会上来抱住自己。

    可白瑾即便激动异常,也只是停在了陈安一步的距离,上下仔细打量着他。

    “长高了,更英俊了,倒是没瘦多少……”

    一边打量,白瑾一边对陈安品头论足,随后更是伸出手摸了摸陈安的脸。

    陈安有些不适,却没躲。

    “沉稳了不少,”白瑾继续说道,不过说着说着,眼泪就如散落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

    陈安恍然,她也在适应许久未见的惊慌……

    这是她的儿子啊!

    感受着她手掌的温度,不适之感渐渐消失,陈安伸出手,轻拭她脸上的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白瑾破涕为笑,拉着陈安的手就要往家里去。

    “喂,你们母子相聚也别把我忘了吧……”一旁,韩娟含笑道。

    白瑾这才想起自己的姐妹还被晾在一边,急忙又拉着陈安转头,说道:“儿子,这是你韩姨,你还记得吗?”

    陈安哪里记得自己还有个姓韩的姨,只能尴尬笑了笑,冲韩娟微微点头。

    “哟,小安还挺害羞的,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这阿姨还挺自来熟……

    陈安无奈,没加入起点孤儿院的无奈是其他穿越者体会不到的。

    “行了,改天再约你,今天我得好好陪儿子说说话!”

    白瑾领着陈安打完招呼,便迫不及待开始赶人了。

    韩娟也没在意,而是多看了陈安两眼,夸了一句“真俊”后,笑着继续向前走去。

    “走,咱们回家!”

    韩娟走后,白瑾拉着陈安走向了陈家大门。

    陈安深吸了口气,既然无法再躲了,那就直面这个家吧!

    走进大门,不远处便响起了一道银铃般清脆的女声。

    “娘,你可算回来了!”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出现了在陈安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