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0.家人

    少女一张清丽白腻的俏脸,小嘴边带着俏皮的微笑,明彻的双眼宛如两点明星。(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我不是说了你韩姨有事找我吗,”白瑾关上大门,冲着少女问道:“看我身边这是谁?”

    陈怡打量了一下陈安,狐疑道:“不认识,不过长得倒是不错。”

    说完,她便没再看陈安,而是走到白瑾身边,小声道:“我让你给我带的东西呢?”

    白瑾宠溺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记着呢,一会儿回房了拿给你!”

    陈安看着母女两窃窃私语,嘴角也跟着翘了起来。

    “这是你哥!”两人悄悄话说完,白瑾才拉着她走到陈安面前:“你不是时长念叨要找哥哥吗,现在他回来了。”

    “哥?”陈怡嘀咕了一声,看着陈安问道:“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陈安愣了一下,随后连忙点头。

    “带了,”陈安拿出一个玉质吊坠,问道:“喜欢吗?”

    陈怡看了看陈安手中的玉坠,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眼神中闪过一丝欢喜。

    她看向白瑾,白瑾笑道:“哥哥送你的东西,就收下吧。”

    陈怡笑了起来,她接过玉坠,把玩了一番,甜甜说道:“谢谢哥哥。”

    陈安笑着点头,刚刚母女两无声的交流尽收眼底,让他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陈怡明显很喜欢这个玉坠,却还要询问母亲,说明她心里是将自己当做陌生人的,陌生人给的东西,收不收自然是要询问一下父母的。

    甚至,从她见面就问自己有没有礼物来看,她对自己还有一些敌意。

    “以后一直带着它,”陈安开口道:“睡觉也别取下。”

    “为什么?”陈怡将玉坠戴在脖子上之后,疑惑地抬起头:“万一碰碎了怎么办?”

    “不会,”陈安解释道:“这是一件法器,对你身体有益的。”

    【清心坠】:2000积分,可清心静气,有助修炼。

    价格和【神隐符】一样,自然也极为有用。

    小姑娘第一次见到传说中仙人使用的法器,就连看向陈安的目光也炽热了些。

    两兄妹的第一次互动结束。

    白瑾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几年不见,除了模样还有当年的影子之外,其他地方变化太大了。

    不过,总归是好的。

    知道送妹妹东西了……

    陈安打量着这个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没有什么水榭亭台,只是一处简单的四合院,面积倒不算小,加上院子,约莫有上千平。

    在青山镇,陈家也算得上是有些家底。

    家里在镇上经营着一处酒楼。

    当初陈安建议曲如意做酒楼生意也是因为这点。

    院子堂屋里,陈安的父亲陈峰打量着六年未见的儿子。

    “我知道你修炼很忙,所以也从未打扰过你,可你六年都未曾回来看一眼,你知道镇上有多少人说咱们家养出了个白眼狼吗?”

    没想到第一句话就是教训自己,陈安微微低头,道歉道。

    “对不起!”

    “这话你应该对你母亲说,”陈峰并未因为儿子是修道者就放下父亲的威严:“六年时间,她晚上偷偷哭了不下百回,有你这么当儿子的?修仙问道,连家人也不要了吗?”

    陈峰的话字字珠玑。

    “对不起,”陈安认真道:“我错了。”

    见陈安不似作假,陈峰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你是我们的孩子,哪怕你未来成了仙人,脱胎换骨又如何,你依旧是我们的孩子。”陈峰沉声说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还修个什么道?”

    陈安:“……”

    “其他地方倒是还不错,”陈峰话锋一转,“性子比以前稳重了,我们不求你能成仙光耀门楣,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就好,有空多回来看看你娘和你妹妹!”

    陈安点头,看自己的名字就知道,他们确实是这样想的。

    “所以您托人带话,就是为了让我回来看看你们?”

    “废话,不然等我们百年了再让你回来吗?”

    陈安讪笑道:“对不起,前几年刚刚踏入修炼一道,所以就有些忘情了……”

    陈峰脸色黑了下来:“所以,现在你还是独身一人?”

    陈安:???

    “行了,”陈峰摆了摆手,“我是听说你回来了才回来看看的,酒楼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让你娘跟你聊!你就没一件事让我宽心的!”

    说完,陈峰便起身离开了。

    陈安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己这么大个人了,两辈子加起来也算是活了快三十岁了,还被老子训斥……

    他走后,陈安在院子里转悠了起来。

    母亲和妹妹在屋子里说着什么事,这家里又没个佣人什么的,倒也挺清净。

    “哥,”陈怡站在屋檐下,叫到:“娘叫你去你那房间。”

    陈安随手扔开自己摘的叶子,叶子上闪过一丝电弧。

    “哥,”陈怡拦下了他,问道:“你看我能修炼吗?”

    陈安看着她,笑着点头:“当然,你是我亲妹妹,我都能修炼,你当然也能!”

    陈怡笑了,放下了拦住陈安的手。

    陈安发现,这丫头总是把笑容挂在嘴边的。

    不过,她离开后的嘀咕声却是传入了陈安的耳朵里。

    “我就说嘛,我肯定能像哥哥一样成为仙人的,那老头还说我没有灵根不能修炼……”

    陈安脸色沉了下来。

    哪个老头说的这话?

    陈安深吸了口气,换上微笑,推开了房门。

    “娘……”

    这次总算是叫出口了。

    白瑾见陈安进来,指了指桌边,说道:“坐吧,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可以跟娘说说吗?”

    陈安坐在桌前,思考了一番,将自己加入归元剑宗之后,成为内门弟子,再一步步做到首席弟子简单地说了出来。

    其中,一些危险之处自然被略去了。

    白瑾一直未曾说话,认真听着。

    “在宗门内有什么朋友吗?”白瑾问道,随后补充道:“不是同门那种,是闲时可以一起吃饭聊天的那种。”

    陈安点了点头,“有一个,他与我一同入门的,可惜今天他去了其他宗门。”

    “去其他宗门?”白瑾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对,”陈安解释道:“那边对他来说更好一些。”

    “那,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