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7.舞藜

    当初【御雷剑诀】只是蓝色品质的功法,即便宁凝现在修炼的是紫品的功法,没有六品的资质也不可能两年就筑基后期。(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甚至她的资质不止六品。

    或者修炼的功法不止紫品。

    不论是哪种可能,等宁凝成长起来,青莲宗都有可能晋升甲等……

    两人很快就抵达了一处街角。

    巷道中人影憧憧,包围着一处宅院。

    宁凝此时也正站在宅院门口,身着一套与陈安身上极为相似的黑衣。

    她回过头来,看向正向她走来的陈安和老伍。

    “老伍,”宁凝冷声道:“他为何会来这里?”

    老伍低下了头一声不吭,陈安笑道:“别怪他,是你太小看我了,倒是你,为何要瞒着我?”

    宁凝面不改色,道:“我何时骗过你?”

    “你,”陈安刚想开口,随后恍然道:“你确实没骗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先入为主的臆想……”

    确实,她除了明确说过自己是青莲宗弟子之外,并未对自己提及过其他东西。

    “将老陆叫回来吧,人已经找到了。”宁凝对低着头的老伍说完,又看向陈安,柔声说道:“你就在站我身后。”

    四周的青莲宗弟子纷纷诧异地看着陈安。

    甚至有人低声道:“他是谁?不过筑基初期的修为,是怎么被圣女看上的?”

    旁人还未回话,就见宁凝转头看向了他们那边。

    “闭嘴,他都没说你长得丑,你凭什么说他修为低!”

    陈安:“……”

    我谢谢你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与朝廷在抓同一个人?”

    宁凝道:“舞藜本是青莲宗弟子,对朝廷中人动了心,退出了宗门,谁知那朝廷中人本意是想让她潜伏于宗门,见她已经无用之后又抛弃了她。

    于是,她为了报仇,修习了魔教速成功法,杀了那人满门。”

    宁凝三言两语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透彻。

    陈安闻言,暗道贵圈真乱。

    不知道归元剑宗有没有朝廷的人?

    “死者在朝廷中地位很高?”

    毕竟是永阳县令亲自下令追捕的人。

    “不高。”

    “那为何朝廷还要派人死命追捕她?”

    “因为她杀的人是蜀州指挥使的亲戚。”

    “你们怎么知道的?”

    宁凝看向陈安,眼里闪过一道光,说道:“朝廷能安穴钉子,我们也能。”

    四周很安静,就连里面的情况都没人管,而是看着两人对话。

    所有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这人是谁?为何圣女会对他解释得如此详细,就连身为弟子的我们都只是在照命令办事……

    ‘牛逼,’陈安默默给点了个赞,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因为她杀人了!”宁凝指着宅院里面,说道:“她练的魔功,每日都必须杀一个人,即便她隐藏的再好,这镇上只要死人,就能在【命盘】上找到位置。”

    陈安没问【命盘】是什么,这很好猜,大抵不过是个能清楚看到附近生命反应的法器。。

    陈安诧异地看了眼宁凝,又看向宅院里,心里对这姑娘的感官一再刷新。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宁凝的声音幽幽响起。

    “不会,在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情况下,我也会这样守株待兔。

    再说,你们不直接攻进去,不就是因为里面还有活口吗?”

    陈安来的时候就感知到里面不止一个人,还有三道微弱的气息。

    宁凝能这样按兵不动,已经算得上是心善了。

    这个世界的人命如草芥,尤其是普通人的命。

    圣母在这里是活不长的。

    “宁凝,你若还当我是同门师姐,就让他们离开!”

    院内响起了一道沙哑的女声。

    “舞藜,朝廷的人马上就会来,你若不想落入他们手中,就跟我回宗门受罚。”宁凝皱眉道。

    “你进来说话,不然这一家我一个也不放过!”

    宁凝看了眼陈安,轻声说道:“你在此不要走动。”

    说完,就要推门而入。

    陈安一头黑线的拦下了她,道:“道侣之间是不是应该同进退,我跟你一起进去。”

    这叫学以致用。

    宁凝一愣,随后在四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点了点头。

    两人推门而入。

    一进门,陈安便看到院落中躺着一具干尸,是个老妇人。

    仔细一看竟是白天那卖木簪的老妪,连衣服都没换。

    院落的台阶上,此时正坐着一个化着烟熏妆的女子,正是那画像中人,只是练了邪功变鬼了。

    在她身后,用麻绳粗暴地捆着三人,两大一小,均是昏了过去。

    看样子,这是一家四口,老人被舞藜杀害了,应该是她修炼的功法需要人的精血,不是别人的,就是她自己的……

    “他是谁?”

    舞藜的声音犹如乱拉的二胡。

    “自己人,”宁凝说完,开口道:“你是自己跟我回去,还是我动手带你回去?”

    舞藜道:“回去?我回去又如何,让你们钉在刑柱之上引以为戒?还是想从我口中得知朝廷的真正目的?”

    宁凝摇头道:“朝廷要安穴人进宗门轻而易举,你只是意外,跟我回去,宗门不会要你的命。”

    “宁凝,我不是刚入门的新弟子,我练了邪功,已经让宗门蒙羞,死一万次也不为过,你若还念及刚入门时我对你的照顾,就放了我。”

    宁凝沉吟了片刻,道:“我会为你求情!”

    “没用的,你只是圣女,不是宗主,放了我,我保证从此不再踏入蜀州半步。”

    宁凝沉默下来。

    舞藜见状,眼睛一亮,正欲再乘热打铁。

    “唉,”陈安叹了口气,挡在了宁凝身前,对舞藜说道:“你犯了错,却想让她为你承担,你让她念及同门之情,你呢?”

    两女同时愣了愣。

    “在场的人那么多,宁凝若是放了你,难免会有弟子说出去,届时宁凝必定受罚,虽说不至于太重,但贵宗门必定会重新考虑宁凝是否有做宗主的资格。

    你是大仇得报,远走高飞,逍遥快活了,但宁凝却为了你承受她不应该承受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放走的不仅仅是一个同门师姐,还是一个堕入魔道的杀人凶手。

    你是想让她今后永远也无法在青莲宗立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