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28.它坏了

    “陈安,”宁凝重新站在了陈安身前,“此事与你无关。(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行了,”陈安将宁凝拉到身后,“你忘了男人谈事女人应该安静一点了?”

    陈安说出这种话,舞藜本以为以宁凝的性子会将他赶出去。

    谁知道宁凝不仅没有这么做,还听话地待在了陈安身后。

    舞藜瞪大了眼:问道:“宁凝,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反正比你关系好,”陈安嗤笑道:“今日你无论如何也是逃不走的,乖乖束手就擒吧。”

    “你,”舞藜看着陈安,有看向安静待在陈安身后的宁凝,随后哑然失笑,道:“没想到啊,青莲宗何等高傲的圣女,如今竟然会对一个男人言听计从。”

    说完,她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向陈安二人走去。

    “我跟你回去,也希望你能为我求情。”

    宁凝松了口气,虽是圣女,虽天资聪颖,但她终究是个十六岁的少女而已,今天若是没陈安在这,恐怕她就将舞藜放走了。

    但陈安反而更警惕起来。

    舞藜这样的人,往往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陈安可不信自己三言两语就让她放弃逃走,这里又不是青莲宗。

    “小心一点,”看着舞藜越走越近,陈安提醒着身边的宁凝。

    宁凝一怔,随后点了点头。

    舞藜离二人越来越近,直到距离二人不过两三步的距离。

    见二人小心模样,舞藜笑了起来,“好歹我也出自青莲宗,伤害同门的事是不会做的!”

    陈安奇了,难道她真不打算逃了?

    正当宁凝从储物袋里掏出【缚神索】想将她绑起来时,异象发生了,只见宁凝头上的发簪蓝光一闪,接着一道惨叫声凭空生出。

    三人俱是露出惊疑之色。

    陈安和宁凝是惊讶于舞藜还掌握这种手段。

    舞藜则是惊讶于宁凝竟然能抵御灵魂攻击。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境地。

    陈安露出恍然的神色,“你体内还有道灵魂,是一个魔道高人吧,但他灵魂力量薄弱,只能寄宿在你身体之中,关键时刻还能作为一道底牌使用,你的魔功,想来也是他教你的了……”

    宁凝不发一言,刚才那事发生之后,她心里对舞藜的最后一丝同情也没了。

    缚神索顷刻间便将舞藜捆了个实在。

    这是特制的绳索,能有效压制修士体内的灵力。

    舞藜眼里露出惨然之色,对宁凝说道:“你竟然有能抵御灵魂攻击的宝物。”

    宁凝摘下发簪,青丝如瀑布般垂下。

    此时,发簪上有了一道细微的裂纹。

    “它坏了。”宁凝抬起头,看向陈安,呢喃道,眼里竟是露出了些许委屈。

    陈安笑道:“没事,改天我再给你做一支。”

    舞藜见宁凝理都不理自己,胸中被一口闷气堵住,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

    “我明白了,原来你们俩是这种关系,”舞藜恍然道:“我说你怎么对他言听计从呢。”

    “不过,”舞藜笑了起来,“小心你会成为下一个我。”

    “不会,”宁凝冷眼看着舞藜,“我比你眼光好!”

    陈安没在意两人的斗嘴,倒是对那道灵魂感兴趣一些。

    “你体内那道灵魂,具体来历你知道吗?”

    舞藜一怔,随后转过头去,并未理会陈安的问题。

    陈安道:“你每天至少要献祭一条人命,是因为那道灵魂吧?”

    舞藜依旧不说话,陈安也不急,继续抽丝剥茧。

    “化神期才能修炼神魂,所以他生前修为必定至少是化神期,死后运气好留有一道残魂,结果被你偶然得到,后面你们就达成了一个交易,他助你报仇,你为他每天杀人恢复实力……”

    舞藜目光闪烁了一下,陈安接着开口道:“你有没有想过,等他实力恢复到比你强时,就是你被他夺舍之时。”

    舞藜蓦地抬起头,吃惊地看着陈安:“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陈安自信道:“魔教为何被称为魔教,就是因为他们做事没有底线,你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小子,找死!”

    一道虚幻的光影向陈安扑来,显然,那道灵魂已经忍不住了。

    雷云剑瞬间出现在陈安手中,剑身上雷弧嘶嘶作响。

    不过,陈安还没来得及动手,那道氤氲光影眨眼间便被宁凝手中的一个葫芦收了进去。

    陈安举着剑僵在原地。

    “这,是什么?”

    宁凝重新堵上葫芦,笑道:“这是【乾坤宝葫】,能收妖邪的,第一次带队下山执行任务,师父不太放心,就把它给了我。”

    陈安默默收回了剑,向门外走去,“走吧,这边的动静恐怕已经引起那群捕快注意了。”

    “嗯,”宁凝应了一声,连忙拉着舞藜跟上,“你不开心了?”

    “没有,就是忙了一晚上,感觉有些了累……”

    “你就是不开心了!”宁凝肯定道:“你别不开心,那人生前至少是化神,我是担心你吃亏才直接动用【乾坤宝葫】的。”

    陈安不是在意她抢了先,而是羡慕她能有个财大气粗的师父。

    再一想到雷鸣,陈安跳槽的心更坚定了几分。

    “我只是在想些事,”出了宅院,陈安转头说道:“赶紧收场吧,我先走了。”

    “嗯,”宁凝转头看向宅院的尸体和晕倒的三人:“他们……”

    “这是朝廷的事,你就别操这份心了。”

    “哦,”宁凝将舞藜交给小黑,“我……有空就来找你。”

    “行……”

    翌日。

    陈安睁开眼。

    筑基中期,成了。

    资质越高,修炼速度越快,只是【七纹金丹】得一百万积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赚到了。

    “笃笃,”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陈怡的声音:“哥,韩姨来了,还带了好多东西,娘让你赶紧去堂屋。”

    陈安打开门,陈怡正捧着一包糕点猛吃着,陈安看她,动作也不带停的。

    将口中的糕点咽了下去,陈怡说道:“哥,怎么我现在食量大了这么多……”

    “锻体期就是这样,等你炼气了食量就会恢复常人的样子了。”

    “哦,”陈怡恍然,拿了块桂花糕递到陈安面前,“你尝尝,都是宁凝姐买的。”

    陈安一愣,随后接过桂花糕放进嘴里。

    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