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3.入幕之宾

    王姑娘的舞姿甚是优美。(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尤其是那霓裳下不经意露出的小蛮腰。

    引动着全场的欢呼声。

    这便是每日来此饮酒作乐的快乐之处。

    不少人无法得到香闺中姑娘们的青睐,又不喜欢那些花钱就能得到的庸脂俗粉,便会来一方水榭欣赏这样的节目。

    这更像是一种特殊的追星。

    清倌们多是色艺双绝。

    不少自诩情有独钟的才子们正在冥思苦想着如何做出‘仙’字为题的诗词。

    很快,王姑娘的舞跳完了,又有下一个姑娘接着上台表演才艺。

    这便是古代的正经青楼,远没有陈安所想的那么腌臜。

    陈安微微有些失望,挂上羊头卖狗肉,不外乎如此。

    楼上。

    柳姑娘一曲弹完之后,便倚在窗前,薄纱已经取下,正出神地望着窗外。

    良久,她长长叹了口气。

    如玉般的容颜上,两道黛眉微皱,双瞳剪水,端是眉目如画、明艳动人。

    “吱——”

    开门声响起,丫鬟小绿匆匆走进屋,撩起中间的幕帘,走进内室,将众多的诗词放在桌案上,看向柳姑娘。

    “小姐!”

    柳姑娘转过头,那慵懒的姿态搭配着美貌,连小绿都感觉微微心动。

    “小姐,您不愧为咱们一方水榭的头牌,果然是最美的!”

    小绿夸赞道。

    柳姑娘微微一笑,平淡又带着哀愁的声音从她嘴里响起:“头牌……又当如何,也不过是供人取乐的玩物罢了!小绿,你可知道?‘美’乃‘羊大’,主人将羊养的肥美,等贵客来临,再杀之烹作美食,我与那羊又有何区别?”

    一方水榭,也只有柳姑娘一人可称为‘大家’,才学才是她能做头牌的真正原因。

    “小姐,您就不想些好的,您看那王姑娘,每日都会邀请一位入幕之宾,据我打探,好似有一位贵家公子打算为她赎身,接到府里做妾。”

    “在富贵人家做妾,日子未必就好过。”

    “可总有个盼头啊,小姐,您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若能攀上哪位权贵,您可就翻身了呀!”

    “权贵又如何,我等凡人,终究不过是玩物罢了,在这里好歹还有拒绝的余地……”

    小柳噘嘴道:“哎呀,您还在做着仙梦呢,仙人哪会看上咱们这种没有灵根的人,我看小姐您还是尽快找个合适的归宿吧!”

    “合适的归宿?”柳姑娘自嘲道:“人活一世,想找到一个知心人谈何容易,况且……正直纯良的人,会来这里么?”

    “不管,”小绿说道:“保不齐就遇上了呢。”

    说着,小绿从一堆纸中抽出一张。

    “这个人写的不错,‘二月春风遍柳条,九天仙乐奏云韶。’这不就是在说您吗?”

    柳姑娘看了一眼,淡淡道:“不过是阿谀奉承罢了。”

    “这您都不喜欢?”小绿可惜的将那张纸放在一旁:“奴婢才疏学浅,还是小姐您自己来看吧。”

    柳姑娘微微叹了口气。

    虽说未必会选,但她还是要一一看完,就如小绿所说,保不齐就遇上了呢?

    柳姑娘看得很快,几十张纸,很快便见了底。

    ‘来这里的,哪能与我想到一处去……’

    想着,柳姑娘拿起最后一页纸,只见上面只有短短七个字外加一个署名。

    “只羡鸳鸯不羡仙。”柳姑娘缓缓念着,双目逐渐亮了起来。

    小绿见柳姑娘情绪突然拔高了一筹,好奇探过头来。

    “什么嘛,就这一句话?写得是不错,可这也太敷衍了吧。”

    “一句话足矣,小绿,将这位陈安,陈公子请上楼来。”

    小绿一惊,柳姑娘不选时,她还着急,真选出一人了,反倒惊慌起来。

    “小姐,真要叫?”

    柳姑娘一笑,脸上的愁容不再,说道:“怎么?刚才是谁在那一直劝我的?”

    “我,”小绿一滞,“好吧,不过小姐您一定得好好考虑,至少……得让他为你赎身。”

    一方水榭的头牌,赎身可不便宜!甚至有钱也不一定有用,柳姑娘可是一方水榭的摇钱树。有她在,就有源源不断的客人慕名而来。

    “行了,”柳姑娘催促道:“快去请人!”

    小绿跑了出去,蹬蹬蹬跑上高台,在台上一位姑娘震惊的表情下喊道:“哪位是陈安陈公子,我家小姐有请!”

    现场顿时万籁俱寂。

    接着满堂哗然。

    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

    谁也没想到,一向都是走个过场的柳姑娘竟然真的请人了。

    正在和几个富家翁攀谈的雷鸣听到陈安的名字也是一愣。

    ‘这家伙真成功了?’

    而正主陈安呢,此时对面正站着王姑娘,小绿喊话之前,王姑娘正亲自邀请着陈安去她房里一叙。

    听到小绿的喊话,她惊愕地喃喃道:“她竟然选人了?谁是陈安?”

    陈安挠了挠头,笑道:“不才正是在下,王姑娘,看来咱们只能下次再约了……”

    虽说两人同样是清倌,但显然柳姑娘更符合陈安的审美。

    王姑娘再次怔住,直到陈安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上楼,才反应过来。

    自己第一次拉下脸来亲自邀请的人,被别人抢走了?

    小柳看向上楼的陈安,亦是惊讶地张了张嘴。

    “你,你就是陈公子?”

    陈安笑道:“若是在场没有第二个叫陈安的,那我便是了。”

    小绿开怀地笑了起来。

    ‘小姐的眼光果真不是我能比的。’

    “公子请!”

    陈安进门,视线便被那薄纱幕帘遮挡住了。

    隔着幕帘隐约有位婀娜的身影。但她们却是不知道,在陈安眼里,这幕帘形同虚设。不过,这障碍想来是有话题可聊的。

    幕帘是为了遮挡陈安的视线,同时也遮挡住了柳姑娘的视线。

    小绿有心想要将幕帘撤下,却又不敢擅自做这种决定,她心理直着急:‘小姐您今日被看了也不会吃亏的!’

    “陈公子,这‘只羡鸳鸯不羡仙’可有全诗?”幕帘后,柳姑娘的声音幽幽响起。

    “没有,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陈安负手而立,这幕帘前也不知道放个凳子。

    帘后的柳姑娘双眼又是一亮。

    隔着幕帘,她也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只知道对方是个高大的男子,现在听声音和他说的话,暗暗松了口气。

    应该还很年轻,也很有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