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4.李麟

    “陈公子,”柳姑娘道:“奴家出题‘仙’,为何公子会写出一句情诗。(wap.k6uk.com手机阅读)”

    果然,还有第二道考验。

    “姑娘一介凡人,又是青楼女子,‘仙’对你来说太远,你也不知道真正的‘仙’为何物。”陈安直言道。

    柳姑娘沉默了一刹,接着问道:“来往于锦城的仙人何其多,公子为何会如此断言。”

    “多又如何,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陈安笑道。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柳姑娘在帘后又重复了一遍:“陈公子大才,小女子不如也。”

    说完,柳姑娘接着喊道:“小绿,将帘子撤下,请公子进内室一叙。”

    小绿答应了一声,悄悄对陈安伸出了大拇指,撤下幕帘后,贴心地走出了房间,为两人关好房门。

    陈安笑了笑,至于陈安为何猜测柳姑娘真正想要的是爱情,因为青楼女子,最难得到的,就是爱情。

    运气好猜中了。

    幕帘被摘下。

    柳姑娘直面陈安,本还慵懒的身子见了陈安真容之后却僵硬了几分。

    “公子,可是仙人下凡?”

    “仙人不会下凡,凡人却能成仙。”陈安坐了下来,坦然自若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接着道:“你将我请上来,却不给我吃也不给我喝,实在有违待客之道。”

    柳姑娘还没从他上一句话中回过神来,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立刻端正了自己的身姿。

    “公子乃真正的仙人,就莫要与奴家这个凡尘女子计较了。”

    陈安细细打量着她,没有否认,几句话就猜出了自己的身份是她的本事。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便不计较了。”

    “这可不行,这青楼之中只能用姑娘替代本名。”

    柳姑娘被陈安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俏脸微微一红。

    “除非,公子愿意替奴家赎身。”

    柳姑娘迎向陈安色而不淫的目光,心也跟着慢了半拍。

    他跟那些男子不同呢!

    他会答应自己么?

    “替你赎身?”陈安乐了,问道:“要多少钱?”

    “十万灵石。”

    说完,柳姑娘见陈安眼神并无变化,心中一喜。

    “我为何要替你赎身?”陈安问道。

    十万灵石陈安能拿出来,之前在无妄之森黑吃黑就赚了十几万,换不了积分,这些钱一直在储物袋里,偶尔买些丹药。

    但他与柳姑娘萍水相逢,陈安并不是个慈善家。

    “奴家……会服侍公子一生。”柳姑娘轻咬着红唇说到。

    陈安笑了起来,说道:“你能活多久,我又能活多久,莫不是几十年之后还得让我来服侍你?”

    “不敢,”柳姑娘忙道:“二十……不,十年之后,若是公子嫌奴家老了,奴家自会离开。”

    她能拿出的,就只有这副还算得上诱人的身子了。

    这姑娘倒是很懂得审时度势。

    陈安知道,换个人她一定不会这样做,若她真是为了赎身,早有人带就离开这里了,她在赌,赌自己会对她产生爱情。

    该说是自己的荣幸呢,还是她的好运呢?

    被她选中之后,自己的计划出奇的顺利。

    “告诉我你的名字。”

    柳姑娘抬起头,眼里满是惊喜:“柳嫣儿,奴家,不,奴婢谢公子搭救。”

    “不用自称奴婢,也不用自称奴家。我为你赎身,你老板会愿意放你离开?”

    柳嫣儿笑道:“老板本就是为了赚钱,十万灵石足够老板再培养几个头牌出来了。”

    陈安笑了笑,能开青楼的,背景一定不简单。那为头牌赎身,应该能见到老板一面了吧。

    就在雷鸣还在打探谁与衙门关系深时,陈安已经站在了一方水榭老板的面前。

    让陈安没想到的是,老板是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

    “你要为嫣儿赎身?”

    李麟是听闻了柳嫣儿今日挑选了一位入幕之宾才过来的。

    一方水榭在自己手里能日进斗金,有柳嫣儿很多功劳,如今自己精心选出来头牌被一个神秘男子拿下了,自然是要来看看。

    结果刚来没多久。

    柳嫣儿便带着人来找自己了。

    李麟打量着陈安,微微心惊,与自己一般年纪,自己却看不透他的修为,但又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灵力波动。

    这当然是陈安主动暴露的。

    陈安也在打量李麟,筑基初期,天赋不错,不是所有人都像宁凝那么变态。

    “陈兄真打算为一介凡人花十万灵石?”李麟忍不住开口道,他也不担心被柳嫣儿听了去。

    “生命是无价的,嫣儿甚得我心。”陈安道,都替人家赎身了,要说不喜欢谁信?

    “好,陈兄爽快。”

    李麟笑了起来,陈安的回答让他很满意。他最看不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明明是馋人家身子,还说是为了救人于水火。

    年轻、强、有钱,这是李麟眼中的陈安,就这三点,转换一下就等于背景深厚。

    陈安看着李麟,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背景深厚后面,还多了个大肥羊的称号。

    柳嫣儿安静站在一旁,心却已经跟着陈安那句话飞走了……

    “李兄,你与指挥使……”陈安试探道,指挥使也姓李。

    “那是家父。”

    李麟并未隐瞒,有心之人一查就能查到,况且自己做的正经生意,没必要隐瞒身份。

    “虎父无犬子!”陈安称赞道。

    “陈兄谬赞,我可远远不及父亲,我看陈兄不像是本地人,不知来自哪里?”

    “蜀西,”陈安道:“青莲宗李兄可听说过?”

    这种时候是不能实话实说的。

    归元剑宗太垃圾,人家肯定没听过,也会小瞧自己。

    所以说人情世故是门学问呢。

    蜀州乙等宗门就那么几家,李麟自然是听说过。

    “原来如此,陈兄来锦城是要办什么事?”

    陈安顺势说道:“是这样的,下面一个丙等宗门的宗主突破到了金丹期,他来此办理晋升的手续,宗门安排我跟来看看。”

    李麟懂了,小弟要独立,老大哥自然要派人来看着点。

    “事情办好了吗?”

    陈安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们今日去户房,结果办事的存心刁难,非要当地衙门出具证明。所以我们就只能暂时离开,心情烦闷之下来此听听曲,后面的事李兄也清楚了。”

    “胡扯!”

    李麟怒拍桌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