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41.埋剑山庄

    天际之中。(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群鹰有序地飞过,不时发出悠长的鸣叫声。

    他们的速度虽不及御剑那般迅捷,却别有一番气势在里面。

    群鹰之中,领头的是一位五尺有余的青年,剑眉星眸,端是好看。

    所有人中,唯有他,一直站在雄鹰的背上,任由凛冽的罡风将衣衫吹得猎猎作响,我自岿然不动。

    “师兄,听说您曾在剑冢中得到了合体期修士的传承,是真的吗?”后面,有人传音到叶南的耳中。

    “半步合体境罢了!”

    叶南淡淡的声音透过风精准地落入问话之人的耳里。

    可这并没动用灵力传音……

    这只队伍便是天玄圣宗的弟子。领队之人叶南,不到二十岁踏入金丹。五年前,他在剑冢中获得大能传承。一年前,一剑斩杀南荒魔教一老牌金丹期强者,名动整个蜀州。甚至,整个华夏大地都有知晓他的人。

    乾元帝国民间有一神秘的组织,名曰:摘星楼。

    每年摘星楼都会重新拟定一次华夏风云录。

    而叶南,去年一上榜便处于风云录新星榜第二十位。今年更是前进了两位,排在十八。

    前些年,孤陋寡闻的陈安对这些事情真的是一无所知。

    蜀州地处华夏偏西的位置,归元剑宗更是处于蜀州之西,哪里有机会关注到这些。

    陈安和房日兔骑着白马,逐渐接近了蜀州北部。而与陈安相熟的几人,也在接近着这里。

    对于剑冢,陈安很是好奇,这几年,他一直在按部就班地修炼,做任务,修炼,做任务……周而复始,从未听说过有此等秘辛。

    陈安隐隐有种感觉,这次剑冢之行,是他能更快踏入金丹的关键。

    剑冢,乃是剑的坟墓,剑修若是不在用剑,会将自己的佩剑埋在某处,是为剑冢。

    传闻上古之时,人、魔、妖三方混战,神州华夏大地被侵染成了鲜红的血色。混战之后,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但不少古战场却是保留至今。

    蜀州剑冢便是其一。

    无数修士身死道消之后,大量佩剑无主随意散落无人拾掇。

    从而形成了如今的剑冢。

    这里四面环山,剑气纵横足足上百里。

    从上俯瞰的话,便会发现整个剑冢也是一柄剑的形状。

    剑柄处,剑冢的入口修建有一座山庄,名曰“埋剑山庄”。

    这是天玄圣宗联合蜀州各大乙等宗门修建而成,但管理权却始终在天玄圣宗手中。

    占地广阔,广迎宾朋的山庄中,此时已是人声鼎沸。

    “师父,快,我看到宁凝姐了!”

    陈怡刚到山庄,就一眼看到被一群年轻男女簇拥的宁凝。

    “你慢点!”雷鸣在后面领着一群弟子跟着。

    宁凝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个抱着一只红色小猪的丫头。

    她在周围弟子震惊的目光中展颜一笑,走向了陈怡。

    “你也来了?”

    “嗯,”陈怡抱着翠花,好奇道:“宁凝姐,这些是你的师兄弟吗?”

    宁凝笑着点了点头。

    “呼,”陈怡松了口气,道:“都没我哥好看。”

    在场的人都不是聋子,听到这话皆是一脸的不悦,又碍于陈怡与宁凝看起来关系很好不敢发作。

    更气人的是,宁凝低声还回了陈怡一个“对”字。

    唯有跟在宁凝身后的老伍老陆知道自己确实不如陈安生得好看。

    待雷鸣带着一众弟子走到青莲宗弟子们面前时,宁凝对他盈盈行了一礼,喊了句“前辈”。

    还好没喊“师尊”……

    雷鸣满意的点了点头。

    识大体,懂礼节。

    这姑娘确实不错。

    “青莲宗是你在带队?”

    宁凝摇头道:“不是我,是吴师兄。”

    她朝着众人身后努嘴道:“那就是。”

    雷鸣回头望去,面色一凛。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正和另一乙等宗门的弟子说笑着。

    两人俱是金丹期的修为。

    看来,只有归元剑宗,是由宗门长辈带队。

    甚至,其他宗门来的弟子全是筑基期,唯独归元剑宗,如鸡立鹤群一般还有不少炼气期弟子。

    吴谦感受到目光,向着这边看来,发现自己师妹正被一群不知来历的人围着时,他笑着告辞了对方,径直朝这边而来。

    “师妹,”吴谦问道:“他们是?”

    雷鸣微微一笑,道:“我是归元剑宗宗主,此次……”

    他话还没说完,吴谦便接了口:“归元剑宗?就是我们辖下那个刚晋升的那个丙等宗门?”

    他环视了一圈,轻蔑道:“炼气期也想进去碰运气?”

    “炼气期如何去不得?”

    不待雷鸣有所反应,一边响起了一道女声。

    苏柔走到了雷鸣面前,冷声说道:“乙等宗门有十个进入剑冢的名额,既然如此,宗主哪怕是让普通人进去也不关你事!”

    “你又是何人?”

    吴谦打量着苏柔。

    “我冰魄宗的人!”

    苏柔身后,亦是走来一位女子。

    她身后还跟着苏文。

    苏文打量着归元剑宗的队伍,问道:“陈安呢?怎么不见他人?”

    吴谦则是紧紧盯着那位女子,说道:“我当是谁,冰魄宗的大师姐怎么有空带队了?”

    “关你屁事!”

    大师姐脾气似乎有些火爆。

    “行,”吴谦怒极反笑,道:“我说这群炼气期的菜鸟怎么敢来剑冢呢,原来是有冰魄宗撑腰……”

    “不是,”宁凝淡淡地声音从吴谦身后传出,“是我说要照顾他们的。”

    吴谦:……

    他看向宁凝,满脸不可思议。

    其余青莲宗弟子也纷纷掩面,这太特么尴尬了。

    “噗呲,”苏文最先笑出声来,说道:“原来是你们自己人要为他们撑腰呀。”

    “宁凝,这是什么情况?”

    吴谦并未理会苏文令人抓狂的话,而是向宁凝质问着。

    “我早已答应雷前辈。”

    宁凝身后,老伍老陆对视了一眼,识相地退了两步。

    一边是圣女,一边是德高望重的师兄,帮哪边也不合适啊。

    “他们有什么好照顾的?”

    吴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宁凝对同门的弟子都冷着一副脸,怎么会帮一群外宗的弟子说话……

    宁凝指着陈怡,道:“她是我妹妹。”

    在场的人,除了知情的那么几个外,皆是好奇地看向陈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