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42.我不放心她

    陈怡骄傲地抬起头。(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翠花适时“哼哼”了两声。

    “妹妹?”吴谦更疑惑了。

    “你哪来的妹妹?”

    “不用你管,”宁凝淡漠道:“反正你也进不了剑冢。”

    吴谦:……

    “很好,”吴谦怒道:“我会如实秉明宗主,若是我们弟子因为你错失机缘,你就等着受罚吧!”

    然而宁凝并未理会他。

    吴谦气得拂袖而去。

    他走后,宁凝身后的弟子们面面相觑,看向宁凝的目光更恭敬了几分。

    上次捉拿舞藜,宁凝第一次带队就圆满完成了任务。

    这一次又怒怼金丹期的带队师兄,这个刚成为青莲宗圣女的姑娘,正逐渐扩大着自己在宗门弟子心中的影响力。

    “啪啪啪~”

    冰魄宗的大师姐鼓起了掌。

    “你就是青莲宗新晋的圣女?青莲宗倒是好运,后继有人了。”

    宁凝脸色凝重地看着她。

    在她身上,宁凝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显然,这个冰魄宗的大师姐比起吴谦强了不止一筹。

    “归元剑宗跟你们冰魄宗有何关系?”宁凝面无表情道。

    “喏,”大师姐看向苏柔姐弟,“他们本是归元剑宗弟子,现在是我们的人了,归元剑宗有事,我们自当伸出援手。”

    “多谢!”

    大师姐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为何宁凝会对自己道谢。

    不过她看向陈怡,心中有了答案,“宁道友,我有个疑惑,她为何不拜入青莲宗?”

    说完,她歉意地看了雷鸣一眼,“我只是觉得妹妹跟在姐姐身边会好一些。”

    “她是我道侣的妹妹。”

    ……

    仙人和普通人的八卦之心是一样的,甚至更强。

    “道侣?”

    无论是大师姐,还是其他人,皆是惊讶地看着宁凝。

    “你道侣是谁?”

    “陈安。”

    “师兄?”

    后面那句是从苏柔口中说出的,她并不知道陈怡的身份。

    雷鸣扶额叹息,暗道糟糕。

    远处,一道人影同样在头疼。

    “房,归元剑宗来人了,咱们怎么进剑冢?”

    房日兔饶有兴趣地看着突然冷了几分的场面,头也不回道:“不急,先看戏,这陈安究竟是哪路神仙?看样子这两个女人都跟他关系匪浅……”

    “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八卦,还是赶紧想想该用什么身份吧!”

    陈安在后面无奈道。

    还好天阙是以代号相称的。

    苏柔打量着宁凝,问道:“陈安何时成了你的道侣?”

    宁凝看向她:“关你何事?”

    “我姐……”

    “闭嘴!”

    苏文刚要说话,苏柔就冷冷地打断了他。

    “我虽离开归元剑宗,却永远是剑宗弟子,师兄有了道侣,我自然要好好恭贺一番了!”

    宁凝多看了苏柔两眼,想了想,恍然道:“你喜欢陈安?”

    很多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但谁也没想到宁凝会直接说出来。

    不仅如此,不等苏柔回应,宁凝接着说道:“放弃吧!”

    苏柔:……

    这姑娘为何如此自信?

    “师兄并不在此,你说这话还太早了吧?”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宁凝道:“不早,我们见过父母,换过信物,你可以问陈怡。”

    陈怡见众人又将目光投向自己,她看了看宁凝,有瞥了一眼旁边陌生的苏柔,微微点头。

    “我家与宁凝姐家是世交。”

    苏柔听后一愣,随后深深地看了眼宁凝后,对陈怡笑道:“你叫陈怡?我叫苏柔,是你哥哥的……师妹,你可以叫我师姐。”

    陈怡又望了眼宁凝,见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咽了口唾沫,对苏柔喊了声“苏姐姐”……

    随后连忙向雷鸣身后躲去,没敢向苏柔要礼物。

    这个苏姐姐似乎跟哥哥关系也不一般……

    “宗主,既然如此,那不如就由我们与宁道友他们一同照看师弟师妹们。”苏柔大方地笑了笑,面不改色的对雷鸣说道。

    雷鸣点头道:“也好,他们就拜托你们了。”

    远处,陈安松了口气:“戏看完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两个女人不简单呐!”

    房日兔感叹道。

    “跟上!”

    随后,她在陈安震惊地目光中走向了雷鸣。

    这……

    系统出品的易容手法,他们应该看不出来。

    陈安连忙跟上。

    “雷宗主,”房日兔接近雷鸣后,开口笑道:“不好意思来晚了,李公子特地让我们来保护贵宗弟子的。”

    雷鸣狐疑地打量了房日兔与陈安一番,尤其是陈安,他还多看了几眼。

    随后,他笑道:“原来是你们啊,我说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人。”

    雷鸣也不知道怎么又突然钻出两人来,但很快察觉出那个长相平平的男子不就是自己的“宝贝”徒儿吗……

    陈安一声不吭地跟在房日兔身后,“小频道”里翠花的声音响个不停。

    ‘陈安?’

    ‘你怎么变丑了?’

    ‘你刚刚看到没,这两个女人差点为了你打起来!’

    陈安:……

    ‘闭嘴!’

    房日兔笑着跟周围人打着招呼,心道李公子说的果然没错,报他的名字就能混入归元剑宗。

    其他人也在看他们,纷纷露出恍然的表情:难怪归元剑宗敢来,原来是请了外援……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冰魄宗大师姐突然开口道:“敢问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她一眼便察觉出了房日兔即将踏入金丹的修为,若是进了剑冢,单论修为,房日兔就是最高的!

    “你可以叫我‘房’,这位是我的搭档‘心’,冰魄宗首席弟子丁兰青我倒是早有耳闻。”

    “心房?”丁兰青道:“你们也是道侣?”

    “别误会,”房日兔笑着解释道:“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我们只是搭档而已。”

    “没想到归元剑宗还有这一手准备,倒是我们自作多情了。”

    丁兰青说完,深深看了雷鸣一眼,对苏柔姐弟说道:“有房道友在,他们小心点便不会出事,我们回去吧。”

    苏柔点点头,随后对陈怡笑了笑,跟上了丁兰青。

    苏文也对陈怡笑了笑。

    冰魄宗的人走了,房日兔又笑吟吟地看向宁凝。

    宁凝看着陈怡,不容置疑地说道:“你跟着我。”

    “啊?”陈怡狐疑的看着宁凝,问道:“宁凝姐,这不好吧?我跟着师兄师姐他们就好。”

    “我不放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