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43.灵犀一指

    “我不放心她!”

    宁凝指着房日兔。(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至于陈安,长得太丑被宁凝自动忽略了。

    房日兔无所谓地摊开手。

    “少个累赘挺好的。”

    这时,雷鸣穴嘴道:“宁姑娘,他们可以信任。”

    宁凝闻言,沉默下来。

    “我会跟着你们!”

    陈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

    这个姑娘,好似对所有事情都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

    她极度聪明和自信,自信自己是对的。

    抓捕舞藜那次,若不是陈安以道侣的身份要求她,说不定她就会因为固执的性格犯错。

    今天即便雷鸣已经说了陈安两人可以信任,她也还是这般。

    陈安暗暗摇头,这姑娘聪明是聪明。

    就是太一根筋了!

    这时。

    远处天空传来一阵惊空遏云的鹰唳。

    众人抬头看去,一群雄鹰呈三角阵型向埋剑山庄飞来。

    “是天玄圣宗的人!”

    “领头那个是新星榜第十八位的叶南!”

    陈安面不改色地看着叶南与众不同的出场方式。

    仿佛自带旁白一般,周围总会有人将大人物的介绍给说出来。

    不过,新星榜又是何物?

    “新星榜是天下三十岁以内修士的实力排行榜,叶南以金丹初期斩杀后期上榜,排在第二十位,后一年内又连续战胜榜单上第十九和十八。”

    这是雷鸣在对几个好奇的弟子们说的话。

    这老家伙竟然知道……

    “宁凝姐,你师兄排在多少名?”

    陈怡好奇问道。

    “没上榜!”

    “那就好!”

    “呵呵,”房日兔对这个抱着一头灵物猪的小姑娘笑问道:“他没上榜怎么就好了?”

    “没上榜我哥就不怕了。”陈怡骄傲道。

    “你哥很强吗?”

    “不知道,”陈怡迟疑了一下,随后很快又夸起陈安来:“但比他好看!”

    “有这位哥哥好看吗?”

    房日兔指着陈安。

    陈安脸色又黑了几分。

    “他?”陈怡嗤笑道:“你是在侮辱好看这两个字。”

    陈安脸色更黑了几分。

    房日兔被逗得“鹅鹅鹅”地大笑起来。

    说话的功夫,天玄圣宗的人已经到了。

    随后,叶南带着身后的十人走到众人面前,环视了一圈今年的这些各宗弟子,看到丁兰青时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

    “你不也一样来了。”

    “哼!”

    房日兔低声解释道。

    “丁兰青是新星榜第十七位,叶南没打过她。”

    “叶南不是甲等宗门的吗,还打不过乙等宗门的人?”

    “叶南才二十岁,丁兰青快三十了。”

    众人这才恍然,不过丁兰青看起来是真的年轻。

    山庄内在叶南一行人到后逐渐安静下来。

    随后,叶南的声音响起。

    “今天,有七个宗门会进入剑冢,剑冢内的机缘大家各凭本事,但切记一点,勿要伤及性命。”

    也就是说,可以打个半死……

    陈安看了看天玄圣宗的弟子们,清一色筑基后期,甚至有两位筑基圆满的。

    这样的队伍有资格说这种话。

    “圣女,”老伍在宁凝身后低声说道:“咱们一会儿躲着他们一点。”

    宁凝亦是凝重的点了点头。

    “剑冢开启时间为一个月,一个月之后,除了还在参悟机缘的人外,所有人必须得出来!”叶南接着说道。

    这也算是保护剑冢的一种办法,剑冢若是无限开放,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丧失掉对强者的威慑力,那蜀州的宗门弟子们就会少一个机缘。

    说完,叶南拿出一块剑形的令牌,穴在了山庄广场旁的一块巨石之上。

    随后,一旁的地突然凹陷下去,露出一条狭长的甬道出来。

    山庄底下,别有洞天。

    所有没来过剑冢的弟子都在惊呼。

    原来剑冢的入口是在这座山庄之下。

    除了几个金丹期的带队之人外,所有弟子陆陆续续走进甬道。

    甬道两边,是一块块嵌在石壁上的火灵石,灵石正散发着红光,将甬道照得通明。

    真是奢侈,陈安细数了一下,足足一百零八颗。

    价值五万多灵石的东西,就只是用来照明。

    走过甬道。

    视野开阔起来。

    从山庄而下,甬道直入山谷。

    带头的天玄圣宗弟子回头,对众人拱手道:“各位,我们师兄弟们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们便以飞快的速度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叶南应该是告诉了他们哪里容易找到机缘。”

    看着天玄圣宗弟子们离开,房日兔淡淡开口道。

    经过雷鸣开口,归元剑宗的弟子们隐隐把她当做了主心骨。

    “我们怎么走?”

    看着一个又一个宗门的弟子们选了个方向离开,周胜肥胖的肚子激动得抖了起来。

    机缘,对修士的影响堪比**见了美女。

    “这边吧……”

    “这边!”

    房日兔刚准备随机选一个方向,这是个剑形的凹故,无论走哪边,大体的方向是不会变的。

    结果宁凝和陈安同时指向另一个方向。

    所有人诧异地看着他俩。

    宁凝也看了陈安一眼,但陈安没敢直视她的眼睛。

    陈安指那边,是因为脑海内有一道声音在他进入剑冢内不停地指引他向那边走。

    见宁凝也指着那边,陈安就更确定那边是有什么东西的。

    说不定,其他队伍也有人被指引向那边。

    机缘,本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有些时候,甚至不是人在寻找机缘,而是机缘在寻找人。

    “哟!”房日兔赞叹了一声,说道:“这是灵犀一指吗?”

    当然,除了她,没人敢笑话宁凝二人。

    众人沿着陈安两人所指的方向走着,一路上惊叹连连。

    整个剑冢呈现出一种压抑的乌黑色,这是血液凝结的颜色。

    连带着四周生长的植物也是乌漆麻黑的样子。

    ‘这里有灵物吗?’

    “小频道”内,陈安问道。

    ‘没有,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有毒……’

    ‘有毒?’

    陈安默默记下了这点。

    一刻钟左右,陈安等人遇上了第一个残骸之地。

    此处大抵方圆十来丈,四周到处是残肢断臂,只有中央一具枯骨保存还算完好,但却是以一种不规则的姿势倒在地上,显然之前有人动过这具枯骨。

    “走吧,这么显眼的地方是没好东西的。”

    房日兔仅看了两眼就没了兴趣,她也在四处搜寻机缘的线索,青龙宫目前除了新来的陈安,就只有她还处于筑基期。

    她来这里也是为了寻求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