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0.白首老人

    剑气之下,

    苏文手中的断剑“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声响惊醒了众人。

    “苏文,不是叫你不要随便乱动吗?”有人呵斥道。

    “陈若莲,你睁着眼睛说什么瞎话,没看到我打开了这处传承之地吗?别以为你姓陈就能对我吆五喝六的!”苏文恼怒道,心想不就是拒绝了你吗,这就怀恨在心了。

    “够了!”

    带队的杜剑呵斥了一句,随后分析道:“此处定然已经被其他宗门锁定了,这剑气也定是葬身此处的大能留下的手段,目的便是将所有人吸引过来,不是为了甄选传人,就是为了将我们一网打尽!”

    杜剑是冰魄宗队伍里唯一的筑基大圆满,而且为了这次带队生生压制住了自己的突破yu望。

    为的,就是能在金丹之前获得一份更好的功法。

    “师妹,你怎么看?”

    他转头看向苏柔。

    苏柔看着经久不散的剑气,说道:“师兄所言极是。”

    杜剑:“……”

    苏柔刚加入冰魄宗,与现场的诸位同门并不熟悉,但不少师兄弟却是对她一见倾心。

    杜剑无奈摇了摇头,只能暂时放弃与苏柔搭话的想法。

    “其他宗门的人肯定正在赶来的路上,所以前面无论是机缘还是陷阱,我都要去看看,你们有谁不愿下去的,可以在此等候。”

    这话出口,不少人面面相觑,但没有人选择退缩,大家都不是傻子,现在退缩了,以后就不用在宗门内抬头了。

    杜剑满意地点头道:“既如此,那便跟上我。”

    说完,杜剑带头走向了甬道。

    苏柔看向苏文,叮嘱道:“跟在我身后。”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

    苏柔眼睛眯了起来:“你想永远做个废物吗?”

    苏文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跟上了苏柔。

    一众人消失在了甬道前。

    不久,陈安和宁凝赶到这里。

    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后,陈安平静道:“有人进去了。”

    “我能感知到残缺的那部分功法就在里面。”宁凝点头。

    “我们也进去吧。”

    呼唤自己的声音就在里面。

    两人也向甬道内走去。

    随后,又是一群人来了这里,看到地上的脚印和大开的甬道后,并未多言就向里走去。

    富贵险中求。

    修仙之路从没有畏惧荆棘的人踏上仙路之巅的。

    陈安两人是肩并肩走进甬道的,但很快陈安就感知不到一旁的宁凝了。

    从踏进甬道开始,不过几个呼吸之间,陈安便感觉自己一脚踏出了这个世界。

    随后,黑暗消失,四周化作了一片深空。

    日月星辰生出,深空开始有了光,随后一片大地出现在陈安的脚下,但他并未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紧接着,是山川湖海、鸟兽虫鱼……

    而后又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后来还出现了人。

    不知过了多少年月,陈安眼中的景象飞逝,大陆各种族划地而居,人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族。

    但人族得天独厚,先后出现几尊惊才艳艳的大能,创造修炼之法,使人族能以孱弱的身体对抗其他强大的种族。

    人族修炼迅速,规模也逐渐壮大,不过,面对妖族……人族依旧弱小。

    妖族建立妖国,奴役人族,甚至以人族为食。

    人族奋起反抗,创立宗门,专修斩妖之法。

    又是不知多少年月。

    人族与妖族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三十六个人族宗门组成同盟,迎战妖族十二名恐怖大妖及其麾下无数小妖。

    随后,十二名妖圣悉数被杀,或是被封印。

    人族取胜!

    但,三十六个宗门,三十二个永远湮没在了战争之中,仅剩的四个宗门里,一为归元剑宗,二为乾元圣宗,三为混元一气宗,四为两仪玄元宫。

    至此,上古时代终结。

    看到这里,陈安睁大了双眼。

    可是,随后看到的画面,又让陈安的双眼眯了起来。

    四大宗门各镇神州大地的四方,归元剑宗便落户了蜀地。

    没有了妖族这个外敌,人族也渐渐生起了矛盾。

    四大宗门之间摩擦不断。

    除此之外,魔宗邪教接连不断的在各地生事,人族陷入内乱。

    四大宗门的两仪玄元宫首先被魔教覆灭,南方从此成了魔教发源的祖地,也就是如今的南荒。

    紧接着,被逼到北方不毛之地的妖族又养精蓄锐一举覆灭了混元一气宗……

    就在归元剑宗与乾元圣宗后知后觉的准备联合起来时,蜀地的归元剑宗被魔教联合妖族先一步偷袭了……

    一场战役后,留下了如今的剑冢,以及名存实亡的丙等宗门。

    画面从此断开。

    陈安眼色复杂地环顾四周漆黑的空间,突然开口道:

    “归元剑宗第九代首席弟子,陈安见过前辈!”

    “不,”空间中突然出现一道苍老的声音:“应该是第十代。”

    漆黑的空间瞬间一亮,随后便出现了一片竹林,以及一个凉亭。

    陈安正站在凉亭之下,一白发老翁正坐在他的对面笑吟吟地看着他,亭中还摆放这一股清茶。

    “你们的初代祖师,是我那不肖弟子。”

    老人笑着示意陈安坐下。

    陈安依言坐下,狐疑道:“这是为何?”

    老人给两个茶杯都倒上茶,这才笑道:“没想到一个怯战之人,竟为归元剑宗带来了一线希望。”

    陈安闻言,稍作思考就明白过来:当年剑冢的那场战役,参战的归元剑宗弟子理应全军覆没了,没曾想老人的一个弟子因为怯战却为归元剑宗留下了一道薪火传承。

    “前辈……不,老祖,弟子定会重铸归元剑宗荣光!”明白过来后,陈安当即端起茶杯恭敬道。

    “嗬,”老人笑了起来,“老朽将你引至此处,不是为了让你振兴宗门的!”

    “为了复仇?”

    “你倒是聪明。”

    “不敢,老祖您维持了这么多年的执念,若不是重振宗门,弟子能想到的也只有报仇了。”

    老人抚着白花花的胡须,开怀大笑道:“好,念在你是我归元剑宗的弟子份上,我会将完整的归元剑诀交于你;此外,我还有一神通,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也能一并交于你手!”

    “什么条件?”

    陈安目光灼灼地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