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4.收获

    “‘天各一方’是何意?”

    苏柔等人走后,宁凝默默走到了陈安身旁。(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苏柔曾是我师妹,这话是之前她拜入冰魄宗与我告别时说的。”

    陈安面不改色的说道。

    随后,立刻转移话题:“你给她的是何丹药?”

    “六品补天丹。”

    补天丹是这个世界提升资质的丹药,一品补天丹又叫洗髓丹,没有灵根的凡人可以服用洗髓丹炼成后天武者,相当于锻体期。

    六品补天丹。

    也就是六纹金丹。

    十万积分,百万灵石!

    宁凝眼睛眨也不眨就送人了。

    “你不需要它?”陈安试探着问道:“你是六品资质?”

    宁凝眨着眼睛轻轻摇头。

    “七品?”

    “八品。”宁凝淡淡说道。

    陈安深吸了口气,不自觉多看了她两眼。

    “怎么不留给我?”

    “嗯?”宁凝诧异道:“你获得的机缘应该不比我差吧?”

    陈安讪笑道:“开个玩笑。”

    随后,便发现宁凝的气息变得更浑厚了。

    “你,筑基圆满了?”

    筑基圆满与金丹期之间差的是一个突破的契机,但八品的资质,明显是不需要这个契机的,如水到渠成一般,只要她想,随时都能突破。

    而后期到圆满,则还需要一点修为的积累。

    若不是陈安还差了点修为的积累,以他六品的资质同样能做到立刻结丹。

    宁凝点头,说道:“出去后我会保护你的。”

    “不愧是你!”

    “那他们呢?”陈安指着地上倒着的那群倒霉鬼。

    “不能坏了规矩。”

    陈安遗憾的看了他们一眼,让醒着的几人恐惧起来。

    路上。

    陈安好奇道:“你的传承是什么来历?”

    按自己知道的来看,整个剑冢的大半传承应该都是归元剑宗的人留下的,但宗主沉睡的陵墓中还有其他传承,说明两者关系匪浅。

    “没什么,就是五行仙决的阳本而已。”

    尽管宁凝的声音很是平淡,但陈安依旧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话里多了个“没什么”,她向来是直接回答问题的。

    “不是三个盒子吗?还有一个是什么?”

    宁凝摇头:“不能告诉你。”

    陈安一愣,这还是这姑娘第一次拒绝回答自己的问题。

    不会是难以启齿的东西吧?

    大能毕竟也是人嘛……

    陈安换了个问题:“那我还做你道侣吗?”

    宁凝迟疑片刻,随后低声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行叭!”

    这已经很明示了。

    女孩子脸皮薄,看上就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看上的话就说“还想多陪父母几年”。

    陈安抬头看向剑冢尽头说道:“你说,获得传承的人若是在这里突破到金丹期会不会受这漫天剑气的影响。”

    “会。”

    陈安点了点头,剑冢之内的传承需要的是有天赋的年轻人,不是已经成长起来的大能,自然会排斥修为高的人。

    “那咱们便等房准备突破时再出剑冢。”

    “嗯,”宁凝应道:“你的剑坏了,先给你找把合适的剑。”

    这姑娘倒是细心,陈安笑了笑,指着前方。

    “先回去把陈怡带上。”

    这么好的工具人,不用是傻逼!

    “天快黑了,圣女他们还回来吗?”

    此时,青莲宗看着远处渐渐消散的通天剑气,脸色担忧地说道。

    “若是获得了好的传承,闭关一个月也不稀奇。”

    房日兔轻松道。

    就她看到的,陈安和宁凝两人明显都不简单,除非陷入围攻,绝不可能出问题。

    “行了,圣女就算遇上什么事咱们也帮不了忙,倒不如多……唉,这又是本蓝品功法,陈师妹,你再仔细看看,这里还有什么好东西没。”

    从小丫头到陈怡妹子,再到陈师妹,短短一天的时间,青莲宗弟子们对陈怡的称呼是变了又变。

    陈怡抬起头,苦笑道:“师兄,真没了。”

    “他们回来了!”

    一人指着不远处的陈安和宁凝兴奋的喊了起来。

    陈安两人刚到,就被众人围在了中间。

    “圣女,你们收获如何?那里有什么机缘?”

    “渡劫期的传承。”宁凝淡淡道。

    所有人倒吸了口冷气。

    房日兔将陈安拉倒一旁,低声问道。

    “她得到了渡劫期的传承?”

    陈安微微点头,这没什么好瞒的,况且两人的任务便是调查他们的收获。

    “那你呢?”

    陈安指着宁凝说道:“我收获了未来一位渡劫期大能的友谊算吗?”

    归元剑宗的秘密暂时还不能告诉她。

    剑冢的事应该早在几千年前就被乾元圣宗的人掩盖了。

    至今为止恐怕也就自己获得了归元剑诀,但除了归元剑诀,竟然还有如此多珍贵的传承,可见当时的归元剑宗是有多强。

    只是可惜,那场大战太过惨烈,连大乘期的那位老祖也没留下更多的宝物。

    “你什么也没得到?”房日兔皱眉道:“她是宗门之人,与咱们不可能走到一路的。”

    “也不能算什么也没得到吧,”陈安又指着自己,“我修为倒是涨了不少。”

    房日兔定神一看,惊叹道:“你嗑药了?”

    她发现陈安竟然隐隐有踏入筑基圆满的趋势。

    第一次见他时才刚踏入筑基中期不久,这才多久,这得磕多少药。

    “运气好得到一个灵果罢了。”

    房日兔松了口气,“什么灵果这么强?”

    “不认识,金色的。”陈安胡诌道。

    房日兔瞪大了美目,“不认识你就敢吃?”

    陈安苦笑道:“不是好东西也不会用个玉匣装着不是?”

    “下次记得先拿回来鉴定清楚了再说,你还年轻,这世界的水太深了!”

    房日兔摆了摆手,接着道:“你与青莲宗圣女接触多,把知道的东西记录下来,另外其他宗门的也是……若不这群小家伙,我早把其他宗门查清楚了。”

    房日兔的关心让陈安心里一暖,点头笑道:“放心吧,除了冰魄宗之外,其他宗门没什么好调查的。”

    这锅怎么也得分给宁凝一点。

    反正她都这么优秀了,这点小事丢到她头上也没什么影响。

    房日兔沉默下来,看向已经筑基圆满的宁凝,眼里带着羡艳。

    “她才十六岁吧?”

    “嗯,你呢?”

    “没人告诉你女人的年龄不能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