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5.宁凝入金丹

    锻体是淬炼身体,炼气是掌控灵气,而筑基,则是在丹田之中以灵气构造出一片能容纳金丹的气海。(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筑基圆满的标志,便是气海充盈不散。

    整整二十天的时间,房日兔盘坐在之前找到火灵的洞府之中,如老僧入定,动也不动。

    陈安守在洞穴外一边修炼,一边为她护道。

    宁凝则是带着众位弟子继续寻找着传承。

    每次回来,所有人都会分赃……咳,清点一天的收获,不少弟子也得到了更好的传承之法,甚至因此踏入了新的层次。

    “这把剑给你。”

    宁凝将一柄暗金色长剑递给了陈安。

    陈安握住长剑时,竟能感到剑中产生了一丝微弱的意识。

    “这?”陈安惊喜道:“剑灵?”

    宁凝微微点头道:“刚生出意识的剑灵,继续蕴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成形。”

    “呛!”

    拔出剑,陈安眼睛亮了起来。

    这剑明显要比雷云好上了不少,不仅剑鞘,就连剑身也是暗金的颜色,这说明整把剑都是由一种材料铸成。

    剑柄亦如此,只是上面还缠着一圈圈黑色的金属丝线,握起来极为顺手。

    度入灵力之后,剑光突然绽放。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就叫它黯秋吧,谢谢!”

    陈安并没客气,这剑他确实喜欢。

    “喜欢就好。”宁凝微笑着。

    “哼,”陈怡见宁凝将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了陈安,一脸的不高兴。

    “宁凝姐,”陈怡气道:“这剑是我准备留给我哥的!”

    宁凝笑容不减:“他的剑因为救我碎了。”

    陈怡一怔,随后闷闷的对陈安说道:“剑给你了,但你离宁凝姐远点,她是我嫂子!”

    陈安收起“黯秋”,对陈怡笑道:“放心吧,我这么丑,她是不会看上我的。”

    “说的也是!”陈怡深以为然。

    “不过,我可以把王琪介绍给你。”

    陈怡扑闪着眼睛,将一旁安静修炼的王琪揪了起来。

    “她也是雷灵根。”

    “别闹,”王琪恼羞成怒,悄悄看了陈安一眼,便与陈怡打闹了起来。

    “圣女,”老伍走上前来,对宁凝低声说道:“我们在南边遇到冰魄宗的人了,他们准备今日离开剑冢,听说是杜剑得到了传承,准备破境。”

    “嗯,”宁凝面不改色。

    “那剑冢内就只剩我们了。”陈安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动静的房日兔,道:“你先带他们出去,归元剑宗的弟子不方便跟着我们,请冰魄宗的人护着他们。”

    宁凝对老伍道:“你们先出去,吴谦针对的是我,对你们并无二心。”

    看样子她也打算留下来。

    “你也出去!”

    陈安严肃起来。

    虽说叶南是想将宁凝永远留在剑冢,但只要他没有对付宁凝的正当理由,就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做得太过分,这就是正派与魔教的区别,同样是为了利益,正派还知道包装一下,但魔教却是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陈安不同,其他人已经将他当做了朝廷的人,还打伤了这么多人,等陈安出去,叶南肯定不会有任何顾忌对自己出手。

    宁凝若是帮自己,对青莲宗和归元剑宗势必会有更大的坏处。

    这代表着她彻底站在了天玄圣宗的对立面,叶南等人就有充分的理由对付她了。

    宁凝看了眼陈安,微微一怔,随后一言不发向入口处走去。

    老伍又懵了。

    陈安道:“愣着做什么,带人跟上她。”

    入口处。

    冰魄宗的众人安静的等待着道盘坐的身影。

    是杜剑。

    他正准备结丹。

    天地灵气也在向他身上汇聚。

    宁凝带着一群人从这边走过,却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径直向着入口而去。

    但是,随着宁凝接近冰魄宗众人时,那汇向杜剑身上的灵气,竟是猛地折返到了宁凝身上。

    “卧槽!”

    这是众人的惊叹声。

    “乌拉!”

    这是气旋发出的声音。

    宁凝稳步前行,气海却犹如旋涡一般将海量灵气汇聚于一点。

    突破如走路喝水般简单。

    等她踏入甬道时,一颗浑圆的金丹已经稳稳悬浮于气海之中。

    苏柔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她身边,杜剑亦是睁开眼,苦笑的看着甬道入口。

    “师兄,要不你还是回宗再突破吧。”

    苏柔看着脸色不好的杜剑,开口劝道。

    杜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并不恼怒,反而异常兴奋。

    “走,快跟上去。即便她天赋再好,以这种方式突破也很容易出现差错。她这般着急,我感觉会有好戏看。”

    剑冢之外。

    叶南正脸色铁青的站在甬道口。

    丁兰青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前不久,天玄圣宗和另外三个宗门的弟子个个带伤出了剑冢,叶南便天天守候在此。

    雷鸣在一旁脸色担忧地看向入口。

    宁凝当先从阴影中走出,外面的人看向她时俱是一愣。

    “金丹了!”

    叶南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丁兰青也收起了笑意,她从宁凝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

    宁凝走出甬道便站定在了那里。

    其他人也陆续走出甬道。

    “吴师兄,”宁凝轻声道:“保护弟子们。”

    吴谦闻言,不满道:“我才是带队的人。”

    不过看宁凝脸色不对,他还是老老实实站了过去。

    宁凝又看向苏柔。

    苏柔见状,将归元剑宗的人带到了冰魄宗的旁边。

    “究竟是怎么回事?”雷鸣上前问道。

    ‘宗主,切记你也不知道师兄两人的身份。’苏柔传音提醒道。

    随后又出声解释道:“剑冢里四大宗门合攻宁凝,宁凝这是要算账……”

    丁兰青在一旁听后,惊讶道:“他们几个宗门的人不是被那个叫心月狐的人打伤的吗?又关宁凝什么事?”

    “那座陵墓里的东西被宁凝所得,他们打伤了宁凝之后心月狐才赶到的。”

    天玄圣宗的人自知理亏,并未将这件事也说出来的。

    “哦?”丁兰青转头看向雷鸣:“雷宗主,你这钱倒是花得值。”

    陈安那套承接各种业务的话她也记忆犹新。

    丁兰青心里即便有些怀疑也没往归元剑宗身上多想。

    归元剑宗没能力培养出这种人。

    雷鸣一脸的苦涩,无奈道:“我只是担心弟子们出事,才花钱请了他们,哪知道他们竟然是官府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