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7.合作愉快

    宁凝成了青莲宗圣女之后,小黑便被青莲宗宗主安排到了她的身边,就连老伍老陆等人也只是以为小黑只是辅佐宁凝办事而已。(wap.k6uk.com手机阅读)

    而此时,他的身份揭开,成了下任青莲宗宗主的护道人。

    “天玄圣宗行事,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小黑将宁凝护在身后,眯着眼看着马长老。

    “诺大的青莲宗,就打算将未来交给这个小丫头了?”马长老也不甘示弱。

    “就不劳你费心了!”

    小黑说完,接着对宁凝传音道:‘圣女,此地不宜久留!’

    与此同时,叶南也在马长老身后道:“剑冢内还有两个朝廷的人,宁凝与之关系匪浅。”

    马长老点头,笑着对小黑说道:“既然如此,老道就恭贺贵宗后继有人了。”

    随后,他指着入口处,对所有人说道:“各位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请各自离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却没人愿意就这么离开,他们可是知道剑冢内还有两人并未出来的。

    “圣女,咱们?”小黑低声问道。

    “等!”

    宁凝淡漠地看着马长老,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

    “里面的人救过我的命!”

    小黑闻言,沉默下来,随即安静站在宁凝身后。

    而其他人,亦是窃窃私语着,想要留下看好戏。

    “青莲宗看来是打算死保那两人了。”丁兰青笑着自语道。

    “丁师姐,”苏柔上前说道:“能让暗中保护咱们的长老出手吗?”

    丁兰青轻松道:“放心,青莲宗足够应付。”

    马长老脸色阴沉的看着四周。

    “怎么?天玄圣宗说话已经不管用了吗?”

    “此时并非对外,”宁凝的声音响起,不卑不亢:“平日里青莲宗并不用听你们号令,这埋剑山庄并非你们的一言堂。”

    马长老沉默下来,不知何时,天玄圣宗在蜀州各宗门中并不再是以前那个庞然大物了。

    “那两个朝廷的人,你当真要保下不成?”

    图穷匕见。

    朝廷在各宗门心中一直以来都是一根刺,宗门本就是为了追求超脱,却被朝廷所束缚,两者的矛盾从未消散,只是没有人愿意与朝廷撕破脸皮罢了!

    毕竟朝廷的底蕴难以想象。

    但各大宗门若是遇上陈安这样的人,是不会客气的。

    “要杀他们,就先杀我!”

    宁凝道:“救命之恩若是不报,今后修行之路必生魔障。”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却让马长老哑口无言。

    修行之路,阻人道途就如杀人父母,宁凝这个理由简单是简单,但又异常充分。

    但马长老又奈何不了现在的宁凝,小辈之间的切磋已经败了,若是长辈之间又败下一阵,这脸天玄圣宗丢不起。

    至于天玄圣宗更强?

    有朝廷在,哪怕是甲等宗门,也会受到制约。

    自知已经拿陈安二人没有办法之后,马长老冷哼了声,看向归元剑宗的方向。

    “从今以后,再有宗门带无关人进入剑冢,剥夺进剑冢资格!”

    他又看向宁凝。

    “这一次暂且饶过那两只老鼠,下次,你若再拦着,青莲宗也救不了你!”

    说完,他瞪了叶南一眼,“自己回刑堂领罚!”

    说完,他腾空而起,径直向南方飞走了。

    叶南心有余悸的看了宁凝一眼,对众弟子道:“走!”

    他连来时的鹰也没骑,以最快速度御剑追着马长老而去。

    意气风发的来,狼狈不堪而去,缘法,妙不可言。

    叶南等人走后,其他人自知没有好戏看了,纷纷深深看了宁凝一眼,离开了埋剑山庄。

    “咱们也走吧,”丁兰青转身,当先向外走去,走到苏文身边是,伸出玉手将他拉到了身边。

    “给我讲讲剑冢发生的事。”

    苏文:“……”

    他连忙转头,不敢直视归元剑宗众人那奇妙的目光。

    苏柔跟在人群后面,看着伫立在那里亭亭玉立的少女,默默捏紧了拳头。

    剑冢内。

    陈安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此刻房日兔身上的气息忽上忽下,他正耐心的守着。

    而他自己,依旧还是没能抵达筑基圆满。

    功法替换之后,他的气海也壮大了不少,而且灵力更为凝实,要想达到圆满之境,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无奈之下,陈安兑换了两张随机传送符出来。

    预支的薪资就这么没了。

    又是两天时间。

    房日兔总算是有了动静。

    她睁开双眼,就看到陈安正盘坐在洞穴门口,莫名感到安心,此外,四周再无其他人。

    “你醒了?”

    “嗯,”房日兔站起身来,“走吧,出去!”

    “这个拿着,”陈安将两张符箓递给她,“第一张符箓能将你传送至百里之外,若是有危险,立刻用灵力驱动。第二张是传音符,安全之后咱们再联系。”

    “百里?”这再次刷新了她对陈安的认知。

    她接过符箓,打量着上面的玄妙符文,感叹道:“你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这是最后手段了!”

    陈安笑道:“不过范围是百里,具体会传送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无碍,只要能确保离开这里就行。”

    两人走到甬道口,房日兔盘腿坐下,“我结丹之后,先上去看看情况,你离我远点,若有不对,那是催动符箓。”

    陈安微笑着点头。

    在他心里,宁凝应该会帮自己,但难保天玄圣宗不讲武德,联合其他宗门对付自己,房日兔突破到金丹也算是多一层保障。

    房日兔闭上双眼,一阵热浪向四周席卷而去。

    破境时间并不算长,不过房日兔不比宁凝,破境之后依旧坐着调息了半晌才站起来。

    她兴奋的捏了捏双拳。

    随后将自己的灵剑拿出来,掐起了法诀。

    灵剑稳稳停在她的面前,她跳了上去,灵剑升空。

    不过,还未升到百米,剑冢似有所感的散发出道道剑气。

    房日兔脸色一变,落了下去,感叹道:“剑冢内果然不允许有超过筑基的人出现。”

    她不过是想试试御剑飞行的感觉,结果差点就被剑冢锁定了。

    “恭喜!”

    陈安上前,祝贺道。

    “没什么值得恭喜的,我这辈子,或许金丹就到顶了。”

    房日兔深深吐了口气,脸上洋溢起笑容,说道:“走吧,这次过后,你就要独自执行任务了,跟你合作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