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8.人设不能崩

    陈安吊在房日兔身后,手里撰着随机传送符,小心地走着。(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四个宗门的弟子全被自己打伤,说怡然不惧那是假的,在外人面前装逼可以,真到了这关头还得稳健行事。

    好的是,房日兔刚到甬道口就冲陈安招了招手。

    陈安松了口气,顺手扣下甬道里嵌着的火灵晶。

    这是给房日兔身体里的火灵准备的,陈安是贪财,但也不是唯利是图……

    走出甬道,外面出奇的安静。

    “这……”

    陈安看着站在甬道口的宁凝与雷鸣一行人,惊讶道:“为何只剩你们了?”

    “说来话长……”

    雷鸣将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陈安越听越是心惊,听到宁凝身边的小黑还是元婴修为时,更是抹了一把冷汗。

    还好当初对宁凝还算友好。

    陈安挠挠头,对宁凝道:“多谢你了!”

    这才多久,这个十六岁姑娘给自己带来太多惊喜了。

    宁凝坦然接受了陈安的道谢。

    “嗯,”她看向房日兔,“你欠我的人情,来日再还。”

    房日兔点头。

    宁凝又叮嘱陈安:“天玄圣宗的人睚眦必报,在这里没动手,可能会在路上设伏,你们离开后换身装扮。”

    “好,”陈安知道她是让自己换张脸离开,只是不方便当着房日兔得面拆穿。

    接着,宁凝又叮嘱了一些事情之后才心满意足的住了口。

    两人如今的关系挺复杂的。

    宁凝此时就像小媳妇送丈夫出远门一般,唠唠叨叨丝毫不在意旁人异样的眼光……

    其他人虽说觉得宁凝对陈安关心过头了,但也只当是在剑冢内陈安救了宁凝的命,宁凝心生感激。

    只有知情的雷鸣不忍直视。

    可要真说两人是道侣又有些牵强,宁凝这姑娘似乎对于感情的事完全是照本宣科,陈安相信此刻她做的那些叮嘱恐怕也是从其他道侣身上学来的。

    至今陈安都没牵过宁凝的手。

    这还算什么道侣?

    顶多算是真?道友。

    不过,那件事倒是可以把她拉下水,单靠自己一个人不可能覆灭一个皇朝。

    必须得创建一个组织啊!

    想到这里,陈安转头对雷鸣说道:“雷宗主,保护费结一下!”

    自己带队自己宗门的队伍,应该算作是宗门任务吧?

    雷鸣听后满头黑线,又深知不能暴露陈安的身份,只好掏出一袋灵石出来。

    陈安接过后笑道:“期待下次合作……”

    又寒暄了片刻,众人相互道别,离开了埋剑山庄。

    雷鸣这次倒是挺大方,足足一万灵石,并且真被系统算作了任务报酬。

    而且,由于陈怡的好运,让这次各个弟子的收获都颇为丰厚,导致这次任务的绩效分也达到了2,瞬间又多了一倍的积分出来。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

    积分两千多了。

    而且,来这里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回去以后剑冢任务一结算,天阙这边的绩效应该也会超过1,这又是一笔积分。

    再加上下月的一次抽奖,以及那柄妖剑和若干对陈安无用的东西,这次剑冢之行收获颇丰啊。

    未来可期……

    陈安和房日兔两人重新换了张普通的脸和衣衫,并未选择御剑,而是通过驿站回锦城。

    房日兔本来还打算换一张漂亮的脸蛋,被陈安严词拒绝了。

    来时没人知道他俩倒是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可回去指不定什么地方就有埋伏呢?

    人遇到漂亮的人一定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尤其是寻找猎物的人。

    万一天玄圣宗的人见房日兔生得好看,多被看上几眼就多几分暴露的风险。

    所以必须得用平平无奇的脸。

    陈安之前那张脸反而太丑了也容易被人注意。

    这不,还没进入蜀中平原。

    化作普通人混入人群的两人就不小心看到了不少修士在打量着路上的行人,像是在寻找什么。

    不止是陈安,房日兔一看也是老演员了,两人装作一副普通夫妻一样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些人看了他们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完美脱身。

    以后只要不回宗门,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之外,没人知道陈安就是心月狐。

    陈安也相信雷鸣会处理好与其他宗门的关系,实在不行上面还有个青莲宗顶着呢。

    锦城。

    陈安两人恢复了本来面貌。

    “以后老娘我再也不让你为我伪装了!”房日兔嫌弃道。

    陈安笑了笑,“你起码比我大上一轮了,还怕在我面前变成丑样子?”

    “你!”房日兔怒不可遏:“老娘说过别拿年龄说事!”

    随着她身上的气势攀升,陈安愣了愣,赫然想起李麟说过她脾气很差,更重要的是,她现在是金丹了,还与自己熟络了……

    趁着房日兔还没完全发怒,陈安一溜烟进了天阙楼。

    角木蛟细细看着陈安总结的剑冢之行的情况,越看越满意。

    他抬起头,先是恭贺了房日兔一番:“恭喜你踏入金丹,今晚大家一起庆祝一番。”

    房日兔眼睛一亮,“正好,心说他开了家酒楼。”

    陈安苦笑,这报复来得真快。

    角木蛟接着对陈安说道:“第一次执行任务表现得不错,而且蜀州各大宗门的情况也记录得很详细,尤其是这个青莲宗圣女。”

    陈安:“……”

    恐怕这世上也没几个人比自己更了解宁凝了。

    “辛苦你们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你酒楼开在哪里,晚上咱们青龙宫的人一起聚聚,正好亢金龙那家伙也回来了。”

    “亢金龙?”

    陈安道:“就在‘一方水榭’旁边,吃饭的时候听曲,李公子称之为梦幻联动。”

    角木蛟一琢磨,顿时拍手道:“妙啊,李公子不愧是做生意的好手。”

    陈安会心一笑,这名头,李麟应该是很乐意担的。

    “头儿,”临走之时,陈安来你储物袋里那把还在散发着血煞之气妖剑递了过去,“听房说这东西天阙内部能以十万回收,是去领俸禄那里还是你直接拿钱给我?”

    角木蛟哭笑不得:“我听说上个月你就预支了俸禄,你很缺钱吗?”

    “谁会嫌钱多,”陈安道:“正好,这都一个月了,我想再预支一个月的俸禄。”

    爱钱的人设不能崩。

    “去去去,这剑也拿去,他们自会给你换成灵石的。”

    陈安笑着接过,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