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9.青龙宫首聚

    天阙楼内务处。(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陈安将一大堆无用的灵物倾倒在地,让负责回收的大姐看得瞠目结舌。

    大姐看起来如凡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眼角有些皱纹,却也不深,倒是为她增添了些许女人味。

    她惊讶的看着地上那堆灵物。

    “你,是去抢了?”

    “姐姐说笑了,”陈安苦涩道:“都是些没人要的垃圾,姐姐你看看值多少灵石吧。”

    宫婉道:“放心,我一定给你个公道的价格。”

    何止是公道,每件灵物都溢价了不少。

    除了那柄妖剑的确是值十万不好更改之外,其他拢共不过几万的灵物也被宫婉做价成了十万。

    共二十万灵石收入囊中,陈安咧嘴笑道:“姐姐贵姓呢?今日之事多谢了,改天请姐姐吃饭。”

    “嗨,说什么呢,你们都是在刀口上舔血,多给点是应该的。

    你叫我宫姐就行,我知道你们都不用真名,心月狐?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叫你小狐如何?”

    陈安闻言一愣,对眼前这位大姐的生出了些好感。

    “宫姐果然人美心善。”

    陈安笑着又领了一个月俸禄。

    总共二十一万灵石,结算的绩效也高达1.6,这个月在天阙的收入总计三万三千六百积分。

    再加上归元剑宗那两千积分,和之前的剩下的积分。

    积分:36156。

    未来可期!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陈安的收获就超过了以前整整六年的收入。

    不仅是积分,还有功法【归元剑诀】和神通【逆知未来】。

    这两样完全无法用金钱衡量。

    陈安推开门,小院里那株古树依旧,古井亦是无波。

    只是古井旁多了一块被开垦出来的菜地,里面还长出了一片嫩绿的菜芽。

    柳嫣儿一身农家妇人的装扮正在折菜,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去,眸子变得晶莹。

    “公子回来了!”

    她忙放下手中的菜篮,双手在布衣上擦拭了两下,转身进了房。

    陈安还以为她会扑过来……

    没过多久,柳嫣儿双手小心翼翼捧着杯水又从房里走了出来。

    “公子辛苦了,喝口水吧!”

    陈安出神的望着她,没有华丽的霓裳,脸色连胭脂也没抹,少了几分光彩照人,却多了一丝清新淡雅。

    “怎么穿成这样,不去酒楼看着吗?”

    陈安接过水,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一处嫩滑。

    柳嫣儿白皙的脸上出现一抹红润。

    “酒肆那边有掌柜的照看,我去了反倒影响生意,倒不如在家中照看这些菜苗来得自在……”

    “嗯,”陈安倒是没什么意见,只要她有事做别整天自怨自艾就行。

    “小绿呢?”陈安又问。

    “这丫头去酒肆帮忙去了,奴家每月也给她一份工钱留作嫁妆,公子觉得如何?”

    “你倒是个好主人。”陈安赞道。

    “公子也是!”柳嫣儿说。

    陈安一怔,看着她羞怯的模样,心里浮现出柳嫣儿一袭女仆装扮,娇声叫着主人的样子……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画面驱散,陈安向屋内走去。

    “换身衣裳去酒楼,一个时辰后有同僚要来吃饭,让人准备个包厢。”

    “好,”柳嫣儿答应,随后迟疑了片刻,道:“公子需要奴家作陪吗?”

    陈安摇头道:“不必。”

    “哦,”柳嫣儿有些遗憾,又听到陈安后面的话,遗憾变为欣喜。

    “我的人不需要陪酒。”

    柳嫣儿听后,欢喜的进了里屋。

    陈安见状,微微摇头。

    女儿要富养不是没有原因的,不然渣男随便给点甜头就能把人骗得晕头转向。

    柳嫣儿便是在勾栏待久了,所以在被赎身之后才会对自己的一言一行尤为重视,这女人现在太容易满足了。

    俄顷,一个粉妆玉人出现在陈安眼前。

    不似勾栏装束那般诱人,显得很是端庄。

    “公子,咱们走吧。”

    见陈安盯着自己,柳嫣儿低眉浅笑道。

    “走吧!”

    “一方水榭”旁,“安怡楼”客聚如潮。

    当初为酒楼取名之时,陈安就打算沿用陈家酒楼的名字,未来说不定能在整个神州大地上随处可见。

    走进酒楼,小二端着酒菜飞快地穿梭着,不时传来猜拳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生意倒是火爆。

    不少人也是看到陈安身后的柳嫣儿,立刻喧哗起来。

    “老板娘来了!”

    “今日老板娘可要弹奏一曲。”

    来这吃饭的人,不少还是以前柳嫣儿的忠实追求者。

    一个月前听闻柳嫣儿被某个大人物赎身之后还痛心疾首了一番,谁知没多久就在一方水榭的旁边新开了家酒楼,老板娘又是当初的头牌柳嫣儿。

    慕名而来的食客自然越来越多,柳嫣儿招架不住食客的热情,隔三差五的会来这里弹上几曲,甚至比在一方水榭的时候更尽心尽责,安怡楼的生意自然也是越来越好。

    即便柳嫣儿不在,隔壁楼里传来的各种乐曲声依旧下饭……

    虽说秀色可餐,但吃饱了再去逛勾栏不是更好?

    “不好意思各位,今日奴家要伺候老板,改日再为大家献上新作的曲目。”

    柳嫣儿笑意嫣然地拒绝了食客们的热情。

    食客们听后,露出遗憾的笑容,好奇打量着她身前的陈安,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柳嫣儿已经不是当初勾栏里的那个清倌儿了,就像心中的女神嫁人之后,人们普遍会生出痛心的感觉,还伴随着“这人也就那样……”的并发症。

    但喜欢她的人多是些倾慕柳嫣儿才艺的人,倒是不至于弃之如敝履。

    “小姐,您怎么……”小绿听到喧哗声,从二楼“笃笃笃”跑了下来,刚开口,就看到了柳嫣儿身前陈安。

    “公……公子,您回来啦!”

    “嗯,”见小绿露怯,陈安温和的笑道:“不用紧张,自己做事养活自己,我不会说你什么。”

    这丫头是担心自己不让她继续留在酒楼帮忙。

    陈安说出这话之后,小绿果然又恢复了以往的雀跃。

    “小绿,去将望阙轩收拾出来,公子晚上要招待客人。”

    柳嫣儿吩咐完,又笑盈盈的走向掌柜那边,低声吩咐他准备酒菜。

    食客们发现,这位姑娘比起平日来笑得灿烂了许多……

    “就是这里了!”

    这时,门外响起房日兔的声音。

    陈安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