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4.柳嫣儿入门

    当陈安抱着柳嫣儿进入卧房时,她瞬间环紧了陈安的脖子。(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我……你……我们还未沐浴……”柳嫣儿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陈安笑了笑,将她放在床上,轻声道:“行了,睡吧。”

    柳嫣儿一愣,瞪大了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陈安起身准备离开,在他转身之时,一把拉住了他。

    “公子,莫非看不上奴家。”

    她凝视着陈安,说话带着颤音:“您可是已经入了金丹了。”

    陈安回头,看向她抓着自己的手,骨节已经变的青白。

    “放松点,”陈安笑道:“我是入了金丹,可你还没入。”

    柳嫣儿一时会错了意,她绝望地松开抓住陈安的手,喃喃道:“原来公子是嫌奴家不能修行。”

    “哒”的一声,陈安的手指轻轻敲在柳嫣儿的额头之上。

    “我是说,我有办法让你踏入修道之路。”

    柳嫣儿僵在了床上,杏仁般的双眼瞪得溜圆。

    “我……我也能修道?”

    陈安点头笑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今天见了柳嫣儿在厨房偷吃鱼的那一幕,再加上她守着自己的房门直到后半夜不知不觉睡着,陈安坚定下来要引她入门的心。

    雷灵根10000,一、二、三纹金丹6500,神隐符2000,一共18500。

    剩余积分:1656。

    又特么没了!

    让柳嫣儿一一吃下金丹后,陈安拿出一个记录了归元剑诀的前三个境界的修炼法门的玉简,又将自己小有所成的归元剑?雷式也用玉简记录下来交给了她。

    叮嘱完她学习要门之后,陈安将神隐符郑重的放到她的手心里。

    “今后安心在家修炼,不可随意外出,酒楼的事就让小绿去办,时刻将此符带在身上。”

    她是锦城的名人,若是随意走动,难免会被大能注意到她已经开始了修炼。

    柳嫣儿一直用心记着陈安交代的每一句话,甚至没办法露出多余的表情。

    此时已经卯时了,外面的天也即将破晓,这对于柳嫣儿来说,即将到来的是真正的黎明。

    记下陈安说的一切以后,柳嫣儿才慢慢从出神的状态清醒过来。

    “公子,奴家记下了!”

    没有感激涕零,柳嫣儿显得很平淡,却反而说明她对陈安的感激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陈安微微点头,看向窗外的天,说道:“你先去准备点热水,我助你锻体。”

    趁着柳嫣儿去热水的功夫,陈安稳固住了自己的修为。

    一个时辰之后。

    柳嫣儿沐浴更衣完,走到陈安面前,郑重行礼:“公子之恩,奴家定会铭记一生!”

    “好好修炼!”

    陈安只说了这四个字,柳嫣儿现在并不是最适合的年纪,就连刚刚入门,也是陈安用自身的灵力引导着她完成的。

    所以她必须付出比十四五岁的孩子更多的努力。

    柳嫣儿嫣然一笑,“奴家不会懈怠的,公子一直在看天色,是想离开锦城回宗门一趟么?”

    “对,”陈安点头道:“若是李麟问起我,你说我出城了就行,多余的就说不知道。”

    “奴家明白。”

    交代完这些,陈安便离开了。

    柳嫣儿站在门口,看着陈安远去的背影,再度留下了眼泪。

    上次是感动,这次名为幸福。

    良久,她才擦干泪走回院子。

    陈安走出锦城,尝试几次御剑后,脚踏着“黯秋”冲天而起。

    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六年,梦寐以求的御剑飞行这就实现了,陈安突然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感觉。

    太不容易了!

    虽说系统为陈安提供了便利,但最初的那两万积分着实是让陈安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一切都好起来了。

    站在黯秋剑上,陈安眺望着蜀西方向。

    他确实是打算回宗门一趟,一是为了将归元剑诀留在归元剑宗,二是为了能让剑冢内的那位前辈能够入土为安,归元剑宗的后山祖地应该就挺适合他安息的。

    但这之前,陈安得先去一趟青莲宗将李源的计划告知宁凝。

    青莲宗。

    站在山门口,陈安终于明白归元剑宗享受了多大的祖辈余荫,归元剑宗与青莲宗的规模比起来竟是相差无几。

    也多亏了地势偏远,不然归元剑宗恐怕早被强占了。

    “站住,”青莲宗的山门口,还守着两个值守之人,见陈安御剑而来,拦下他询问到:“你是何人,来我青莲宗何事?”

    陈安拱手笑道:“在下陈安,还劳烦两位道友替我通报一下贵宗圣女。”

    “你就是陈安?”

    陈安话音刚落,其中一人就惊疑道。

    “道友听过我?”陈安问。

    “整个青莲宗恐怕已经传遍你的名字了!禽兽,趁圣女回乡探亲竟然下此毒手!”

    陈安:“???”

    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别乱说,”另一人赶紧将他的嘴捂住,“我在这儿守着,你赶紧去通报圣女。”

    他推搡着同伴将之驱走后,对陈安歉意的笑了笑,道:“都是门下弟子以讹传讹,道友莫介怀。”

    “咳,”陈安淡然道:“三人成虎,人言可畏啊!似道友这般不轻易相信传言的人已经不多了。”

    “嗨,道友谬赞了。”

    没多久,那人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身素雅长裙的宁凝。

    “你来啦!”

    少女在两人震惊地目光中走到陈安身前站定,笑得异常灿烂,突然伸手抱了抱陈安。

    “你又从哪里学来的这个?”

    认识这么久,陈安也算是看明白了,宁凝对于感情之事表现出的一切行为,都特么是现学现卖的。

    “见面不都是拥抱吗?”

    宁凝反问了一句,随后拉着陈安的手腕向宗门走去。

    “我带你逛逛。”

    两人走后,守山的两名弟子渐渐回过神来。

    “你看看,你看看,圣女这副表情,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再说了,不是你告诉我圣女回乡之后有了男人吗?”

    之前被捂嘴的那人一脸气愤。

    另一人低声嘀咕道:“我特么也是猜的,没想到还猜对了!”

    宁凝带着陈安,对周围弟子惊讶的目光丝毫不予理会。

    “这是议事堂,宗门大小事都是在这里处理,那边是藏经阁,再过去就是演武场和住舍……”

    每经过一个建筑,宁凝就会为陈安详细介绍名称和作用。

    最后,宁凝问道:“你是准备过来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