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5.幡然醒悟

    “吴师兄,你看那边。(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青莲宗藏书阁外,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少女正站在吴谦身旁,指着陈安和宁凝开口低声道。

    吴谦在她提醒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幕。

    “哼!”

    他冷哼了一声,却并未开口。

    少女见吴谦似乎放弃继续追求宁凝,心中一喜,旋即添油加醋的说道:“唉,这宁凝真是不识好歹,不像我们,师兄的好可都记在心里呢!”

    吴谦转头,冷冷的看向少女。

    “直呼圣女名讳,你是不想留在青莲宗了吗?”

    少女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吴谦接着看向不远处的陈安,脸色阴翳,本以为剑冢内的心就是陈安,却没想到陈安竟然也是金丹期,还长得这么……看来宁凝确实是因为心救过她才维护对方的。

    吴谦无奈叹了口气。

    自从剑冢回来之后,他就被告诫别再招惹宁凝。

    陈安感知到了吴谦的目光,朝那边看去,随后疑惑道:“你那吴师兄没受罚?”

    宁凝道:“他升任执事之事被长老驳回了,算是小惩大过。”

    “算计自己人的事这么简单就揭过了?他背后有人吧!”陈安诧异道。

    “他师父保下了他,不过他本意并没有伤害门人的意思,不然谁也保不了他。”宁凝解释道。

    “确实,但是他算计归元剑宗的事,我可是记着的。”

    宁凝抬头看了眼陈安的脸。

    “我帮你约他出门?”

    “咳,”陈安呛了口空气,忙道:“不用了。”

    随后,陈安说起正事来。

    “我从别人口中听说你们宗主受了重伤,是否确有此事?”

    宁凝一愣,点了点头。

    “死了吗?”

    宁凝又摇头,拉着陈安转身向青莲宗更深处走去。

    “去我那里说。”

    陈安一时语塞……

    很快,两人就到了一处幽静的庭院,庭院中长满了花草灵植。

    “师尊正在闭关,你是从哪里得知师尊重伤的消息的?”

    到了庭院,宁凝手一挥,一副桌椅茶具就出现在了陈安眼前。

    陈安微微有些遗憾。

    还以为能进屋。

    “宗主就是你师尊?”陈安有些后悔直接问他死了没。

    “蜀州指挥使李源,打算联合南荒噬魂宗灭掉天玄圣宗,这消息是他在南荒的人传出的。”

    宁凝安静地听着。

    “李源打算掌控蜀州各宗,所以邀请我与他合作。

    而我,代表的是青莲宗。

    他承诺让我们晋升甲等。”

    接着陈安将李源的计划,和自己的猜测一一告知了宁凝。

    “你答应他了?”

    “我那时只有这一个选择。”

    宁凝想了想,说道:“我们不可能让魔教入蜀,天玄圣宗虽一向跋扈,但他们却是蜀州抵御魔教最坚实的屏障。”

    看着眼前义正言辞的少女,陈安微微有些恍惚。

    宁凝说完,看向陈安,却发现他正一动不动盯着自己,脸色悄然红了起来。

    “说正事!”

    经过她这么一提醒,陈安才回过神来,因为刚刚宁凝的一席话让陈安幡然醒悟。

    李源属于阴谋家,重视的是自己的权利和地位,所以做出这种决定也无可厚非;但宁凝却是属于正道仙人,重视的是这天下的太平!

    陈安忽然想起一段话,呢喃着念了出来: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乾元皇朝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让正魔妖三道有了永无休止的斗争。

    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覆灭乾元皇朝不假,但之后呢,难道又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乾元皇朝?让天玄圣宗这些宗门成为下一个归元剑宗?

    屠龙者终将成为恶龙?

    自己竟没有一个十六岁少女看得透彻。

    而在陈安反思自己时,宁凝也在细细咀嚼着陈安念出的话。

    越是品味,她的目光就越亮。

    “正是如此!”

    宁凝眼神灼热的看向陈安,感叹道:“我眼光真好!”

    陈安:“……”

    “咱们还是先说说应该怎么应对此事吧?”

    宁凝正色道:“此事事关重大,你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后山问问老祖。”

    说完,宁凝飘然飞向了后山。

    “老祖?”

    陈安忽然想起来,宁凝之前有说过她是唯一一个得到青莲宗老祖认可的人。

    难怪无论什么势力,比的是底蕴,这么一说,天玄圣宗以及魔教的噬魂宗是否也有祖宗辈的?

    至于归元剑宗,陈安很确定,师公师祖什么的早就化成黄土了。

    若不是千年前乾元皇朝建立,中原的局势稳定下来,归元剑宗说不定就没了。

    这,不就等于乾元皇朝对归元剑宗这些小宗门还有恩吗?

    那自己岂不是恩将仇报?

    可,老祖宗给的实在太多了。

    陈安摇头驱散了脑海冒出的想法,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自己要做的是为了天下苍生。

    宁凝去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回来,陈安等着等着,就将目光投向了身后房门紧闭的木屋。

    就看一眼……

    陈安站起身,走向屋门。

    门并没有锁,只是简单搭着,还有一条缝隙能看到里面。

    陈安又向四处看了看,宁凝依旧没回来,索性径直推开了屋门。

    门打开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动,显然宁凝并没有对自己的住处设防。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除了床、桌子和几个凳子,就剩下墙上挂着几束烘干的花了。

    这特么用得着设防么!

    这还是女人的房间吗?

    意兴阑珊下,陈安重新坐回了院子,给自己沏了壶茶,老老实实等候着宁凝归来。

    一盏茶……两盏茶……

    不知不觉都快到午时了,宁凝才御剑回到小院。

    “久等了!”

    “你们老祖怎么说?”

    “他要见你,跟我来吧。”

    陈安一愣,随后被宁凝拉着,一脸懵逼的上了她的仙剑。

    不过陈安并没多说什么。

    将错就错的在她身后站定。

    “他为何要见我?”

    “我将你的那番话告诉了老祖,他对你很满意,所以想跟你聊聊,你不用紧张。”宁凝轻轻拍了拍腰上的手。

    “我没紧张,是你这剑太细,我有些站不习惯。”陈安并未将手拿开:“你老祖喜欢什么?我储物袋里还有几壶好酒,要不陪他喝两杯?不喜欢酒的话,我这里还有点竹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