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6.驱除黑暗的光

    青莲宗后山是一处断崖,断崖下面是一片长满青莲的莲花池。(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此时已经午时,可莲池上依旧被薄雾笼罩着。

    陈安发现,原来这薄雾,是由莲池中的莲叶如人吐息一般喷薄而出的。

    “这是灵植碧莲,其叶有聚灵的作用,其花可食。”

    陈安听后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他微笑着说:“命名之人一定非常睿智!”

    宁凝降下仙剑,停在莲池边,亦是笑道:“千年前老祖在此地发现莲池,遂建立青莲宗,这名字兴许是老祖取的。”

    “大道至简,通俗易懂的名字反倒容易被人记住。”

    至少陈安就立马记住了。

    宁凝认同道:“不错!可惜的是这里的碧莲无法移栽,否则你应该能看到整个青莲宗都是碧莲。”

    陈安问道:“不会是因为这莲池中有什么宝物吧?”

    宁凝摇头:“老祖说是因为地脉的缘故,这片莲池正好处于地脉之上。”

    顿了顿,宁凝又指着不远处的凉亭:“老祖正在凉亭里垂钓,他要单独见你。”

    陈安犹豫了一下,迈步向凉亭走去。

    凉亭建在池中一座小岛之上,离池边约莫百米,通往凉亭的路完全由石阶构成,陈安神识扫过,共九十九阶。

    但当他的神识接触到凉亭时,却如石沉大海。

    陈安一步步从石阶之上走过,沿途发现池中游着不少巴掌大小的金色小鲤鱼。

    走得近了,凉亭依旧阻挡着神识,却能用肉眼看到全貌。

    这凉亭也不过是几根柱子加个草棚罢了。

    亭中,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叟正闭目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手里拿着一根简陋的竹竿,竹竿上系着丝线垂入池中。

    丝线随着鱼儿咬钩不停的上下起伏,但老叟依旧一动不动。

    “鱼上钩了!”

    陈安开口提醒。

    老叟睁开双眼,将手中钓竿提起,一条金色鲤鱼随之跃出水面,但在半空中又松嘴落了下去,丝线上并无钓钩,而是绑着鱼饵。

    “老道并不是为了钓鱼而坐在这里,而是为了打发时间罢了。”

    老叟扬手,旁边又出现一个小马扎:“坐。”

    陈安有些拧不清他到底要干嘛,依言坐了下去。

    陈安坐下后,老叟又将一团鱼饵绑在了丝线上,一边抛竿一边问道:“凝儿与你订婚与否?”

    “没有,”陈安一愣,心想不对啊,不是应该聊聊那句话吗?

    “就今年吧,凝儿正好十六,凡俗这个年纪的女子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老叟接着道。

    “等下,”陈安忙道:“您见我就是为了说这事的?”

    老叟点头道:“就这事,凝儿是我青莲宗未来,她的婚事自然也事关青莲宗未来。”

    “既然如此,您就不考验我一番?”陈安无奈道。

    老叟笑了笑,“能说出那几句话的人,不用再考验。”

    果然,陈安按了按眉心,装的逼太大也是个问题。

    “那其实不是我说的,是一位叫张载的前辈说的话,我不过是见宁凝心系苍生有感而发罢了!”

    陈安解释时还指名道姓,就是担心老叟不信。

    老叟不假思索道:“这话若是别人说的,早已传遍整个神州大地了,我活了上千年,也没遇到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你不用掩饰,我不会将此话外传的。”

    “行叭,不过我得先去一趟南荒。”陈安答应下来。

    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事自己又不吃亏,只是这老头一上来就问婚事,把自己也给整得不会了……

    说起这事,老叟才严肃起来。

    “南荒之行并不简单,魔教中人多使用阴邪的手段,让宁凝将她身上的乾坤葫拿给你护身。”

    “您没有其他的灵器?”

    老叟脸色一黑,“没有!”

    顿了顿,他又道:“既然你是代表了青莲宗,那便莫要给青莲宗留下骂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魔教的目的得逞。”

    “您也太看得起我了。”

    陈安到现在对自己去了南荒应该怎么做都还没什么头绪。

    “水浑了,这鱼才好摸。”

    陈安闻言眼睛一亮,“多谢前辈提点,那李源那边?”

    老叟用手中鱼竿点在水面上,“没有底线的算计,终将被众人所弃,李源成不了事!你只需要尽你所能将这滩水搅浑就行。”

    陈安犹豫道:“可是,李源若是失败,恐怕会对青莲宗和归元剑宗不利,您这儿我是不担心,就怕归元剑宗……”

    “安心去吧,归元剑宗交给老朽照拂。”老叟重新闭上了双眼。

    陈安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陈安走后,亭子里突兀的又出现一道身影。

    “老祖,您真相信陈安能做好这件事?”男人怀疑道。

    老叟头也不回,“至少不会像你一样从南荒重伤而回。”

    “咳,”男人讪笑道:“我那是惩恶扬善!”

    老叟道:“陈安实力虽弱,却比你聪明谨慎。”

    “但他更容易被人掌控!”

    老叟摇头,“未必。”

    “很多时候有些人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安只考虑宗门和自己的利益,这无可厚非,可宁凝的善良却让陈安立刻醒悟过来,做事有了底线,做人才不会误入歧途。”

    老叟的话让男人陷入了沉默。

    宁凝安静地守在原地,见陈安出来后,把事先就准备好的乾坤葫递了过去。

    “给!”

    陈安接过乾坤葫,看向宁凝,问道:“前辈让咱们今年成婚,你知道吗?”

    宁凝点头说道:“你心系苍生,我会劝老祖推迟一段时间的,等蜀州安定后再做打算。”

    “……”

    这姑娘对自己误会很深啊!

    不过,陈安看着宁凝,由衷道了一句:“谢谢!”

    最初陈安只是一心为求长生,后来目标中又多了一个鹰击长空的自由,这两个目标对他人的影响微乎其微,紧接着剑冢之行却突然将他拉入了漩涡之中,一道事关天下苍生的漩涡。

    独善其身是不可能了!

    陈安正准备大展身手,就被一只素手及时拉出了漩涡。

    宁凝,让陈安开拓了格局。

    此时,陈安眼里的这位姑娘,是为他驱除黑暗的光。

    “不用谢,你要注意安全!”

    宁凝却是以为陈安口中的谢,是为了自己同意将婚事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