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9.苏柔的试炼

    “呀!”

    走进厨房,正准备为陈安做些吃食的柳嫣儿叫出了声,被厨房内正偷吃的翠花吓了一跳。(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公子,”柳嫣儿喊到:“你要吃烤乳猪吗?”

    陈安并未回答,翠花却骂道:“吃你娘!”

    “谁?”柳嫣儿一惊,随后转头看向翠花,“是你在说话?”

    翠花“哼哼”了两声。

    “奇怪?”柳嫣儿又盯着嘴上还挂着菜叶的翠花看了两眼:“刚刚好像听到一个小孩的声音。”

    就在她转身时,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个瓜皮!”

    “啊!”柳嫣儿将手里的菜刀向声源扔去……

    “芽儿哟!”翠花躲开,“你勒个瓜婆娘啷个楞个嘞个呢!”

    柳嫣儿这才确定声音是从翠花的嘴里传出的。

    她生在蜀州,又怎么可能听不懂蜀州的方言呢,“吓我一跳!你是公子带回来的灵兽?”

    “你是陈安养的情妇?”翠花反问道。

    一人一兽大眼瞪着小眼。

    柳嫣儿默默捡起地上蹦出豁口的菜刀,接着又向翠花砍去。

    不过被翠花轻飘飘得躲了过去,她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翠花。

    柳嫣儿见拿翠花没辙,识趣的停下了动作,冲着屋内喊到:“公子!”

    陈安揉着眉心,对翠花传音道:‘嘴巴放干净点!’

    又对柳嫣儿说道:“别跟畜牲一般见识。”

    ‘是她先说要烤了老子的!’翠花反驳道:‘再说了,又不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凭什么让着她!’

    陈安:‘怜香惜玉不懂吗?’

    翠花离开厨房,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陈安:“你看母猪的时候会觉得它美吗?”

    陈安:“……要不还是把你烤了吧!”

    翠花连忙跑来,嘴里还小声念叨着:“还是苏柔好,这女人一点也不香!”

    陈安一愣,想到苏柔,她去了冰魄宗,似乎变了不少。

    冰魄宗。

    苏柔收拾好行李,对吴娇告别:“师尊,徒儿若是没能回来,劳烦师尊将这个瓶子交给陈安。”

    吴娇接过装着盐的小蓝瓶,一脸复杂道:“有必要吗?那只是一个传闻!”

    “这是徒儿唯一能追赶上他脚步的机会,”苏柔坚定道:“总有一天,我也能站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看前面的风景!”

    “痴儿!”吴娇扬起蓝色的小瓶,“为何是一瓶盐?”

    苏柔目光柔了下来,“这是我们的回忆。”

    四年前,

    陈安十六岁,

    翩翩少年初长成。

    那时苏柔也不过十**岁的年纪,兴起养了一只兔子,结果第一次养兔子没经验,给它吃了带露水的草,一夜之间就死了。

    苏柔伤心得落泪。。

    陈安见状,提着兔子的尸体剥皮去脏上烤架一气呵成。

    那时候用的盐就是这瓶,之后陈安就再也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这瓶盐,被苏柔保存至今。

    “为师暂时为你保管着,等你回来自己给他!”

    苏柔点头,又对一旁的丁兰青笑了笑,“苏文就拜托师姐了!”

    “放心,”丁兰青牵过苏文的手,“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他!”

    苏文抽了抽手,没能抽动,无奈放弃了……

    谁也没想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苏文,会栽在丁兰青手中。

    苏柔点了点头,看向南方,那道身影似乎也出现在了天边。

    随后,她告别了众人,向西而去……

    苏柔走后,吴娇叹了口气。

    “吴师伯,我倒是觉得她能成功,昆仑玉清仙宫,非大毅力者不可寻,别小看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女人!”丁兰青紧了紧握苏文的手。

    吴娇一愣,随后幽幽道:“传说,也意味着可能是假的,即便再用情至深,都……”

    说到这里,她看了眼苏文,及时收住了话。

    看着吴娇离开的背影,丁兰青问苏文:“她看你做什么?”

    苏文想了想:“兴许是因为我们以前的宗主吧。”

    “啧,难得!”丁兰青感叹完,看着苏文,皱眉道:“给你吃了补天丹也没用?怎么还没筑基?那要等到何时你才能结丹?”

    苏文苦笑道:“大师姐,这才不到一个月。”

    丁兰青变了脸色:“叫我兰青!”

    ……

    翌日,陈安抱着翠花走到南门口,精神萎靡。

    李麟见状,震惊道:“陈兄,柳嫣儿可是凡人,你可千万要节制啊!”

    陈安抬头看了他一眼,当看到他身后的神秘人时,瞳孔微缩。

    昨天,整整一晚上,陈安都在用【逆知未来】想知道一点关于未来的蛛丝马迹。

    结果除了一些没用的信息,稍微有些作用的全都是这家伙摘掉兜帽的画面,关键是兜帽刚摘掉,画面就没了……

    现在陈安见了这家伙就有种冲上去将他的兜帽掀开的冲动。

    而且,那个画面的背景,是一片尸山血海……

    这神通应该是随着修为越高作用越大,在剑冢里陈安只身看到那群弟子倒地的画面,像是一幅画,这次的画面却是有了连贯的动作。

    就是巨特么耗费精力。

    陈安到现在都有些萎靡不振。

    “走吧,别告诉我你没准备飞舟,”陈安虚弱道。

    御剑是不可能御剑的,现在的陈安只能靠别人带飞了。

    陈安走到李麟身边,李麟诧异的看了看他抱的预备口粮。

    “陈兄,你不会为了照顾柳嫣儿的感受,特意封印了自己的修为吧?虽然我没入金丹期,可我也从没见过你这样精神不振的!”

    陈安的脑海里,全是翠花的耻笑声……

    “行了!”陈安无奈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昨天练习新剑法,要不过两天你陪我练练?”

    李麟立刻闭上了嘴。

    而他身旁的神秘人,此时却用嘶哑的声音道:“我用一部紫品剑技换你手中的山膏如何?”

    “不用了。”

    翠花身上具有灵气,明眼人自然是能看出他是灵兽。

    但神秘人愿意宗紫品的剑技换它是陈安没想到的。

    “养了这么久,”陈安伸手抚摸着翠花火红的毛发:“我对它是有感情的,怎么的,也得橙品的剑技才行吧……”

    陈安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他。

    神秘人的身体微不可察的震了震,随后一言不发向城门外走去。

    李麟听了两人的对话,仔细观察着翠花,诧异道:“这家伙这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