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2.计划

    李麟的话打断了陈安的思绪。(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更让杨沂急了:“公子,你可不能这样,虽然他过了考验,但不是对您的忠心,而是靠着点小聪明罢了,这个人还是不可信的。”

    “我更不信你!”李麟斜着左下角四十五度眼睛看向杨沂。

    随后又对陈安眨了眨眼。

    陈安默默感到一股寒意。

    李麟对陈安传音道:‘怎么办,有这家伙跟着,咱们的计划就难了。’

    ‘没事,这家伙跟着我们总比那个神秘的七长老跟着我们好。’

    李麟一怔,随后微微点头。

    杨沂苦笑道:“公子,你们传音入密能不能顾忌一下我?”

    “哼!”李麟对这个父亲安排的人很是不满意。

    “言归正传,杨兄既然是李大人安排的人,可否为我和李兄讲讲这南荒真实的情况。”陈安严肃起来,三人重新坐下。

    “我之前讲的真是实话!”杨沂喝了口茶,笃定道。

    不过,看到陈安和李麟一脸的不信之后,又讪笑起来:“有些话确实是修饰了一番的。”

    “你那叫修饰?”李麟端起茶杯不屑道。

    “公子,魔教弟子能动手就绝不废话,这不叫为人豪爽?自己做的事绝不赖账,这不叫光明磊落?魔道时常被朝廷和正道封杀,自然也是要接济同道的。”

    李麟手中的茶杯颤了颤。

    “当然,魔教的确有恶人,但正道不也一样?陈兄对此应该无话可说吧?”杨沂接着说道。

    陈安点头,道:“正道是有恶人,但终归还是好人多。”

    “好人?”杨沂嗤笑道:“什么是好人?敢问陈兄,正道有多少人是真心为了这个天下苍生的?还不是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只是他们喜欢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罢了。”

    若是之前,陈安的确认同杨沂的说法,修真世界,万物为刍狗,自己不滥杀无辜就行,哪里会在乎这天下苍生……

    但现在,陈安却改变了心中的想法,“正道不全是善良的人,但善良的人却不会选择堕入魔道!”

    修道之路是一条修心之路,道心决定道途,道心歪了,道途也就毁了,多数修道者就是因为害怕俗世影响其心智,才会选择隐世。

    “何为善?何为恶?”杨沂道:“善我者为善,恶我者为恶!这就是人性!”

    陈安想了想,摇头说道:“人性本恶,但向善!”

    刚出生的孩子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若是不引他为善,会变成一个完全为自己考虑的恶人。

    所以,引人为善何其重要!

    陈安的话让杨沂沉默了许久,他不笨,明白陈安话里的意思,只是他从未见过真正善良的人。

    “呵,”最后,杨沂笑了声,不以为然道:“等你真正见到了这世界的恶,就知道一切的善良不过是人类的臆想罢了!”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杨沂不理解陈安,但陈安却理解杨沂,他之前就是这种想法,直到被宁凝一句话点醒。

    “扯远了,”李麟提醒:“咱们还是说说这次计划吧!”

    说话的同时,李麟悄悄对陈安竖起了大拇指,显然他是对陈安更认同一点。

    陈安对此不以为意,杨沂是李麟的手下,而李麟暂时还不是自己的手下,杨沂的想法他并不在意。

    不过等他了解李麟之后,或许也会像陈安遇到宁凝一样,看到这世界的光。

    杨沂也看到了李麟的动作,脸色不动声色,手却捏成了拳。

    “公子,我们这次计划包括灵幽宫在内的六大宗门展开对天玄圣宗的围剿,而大人则负责阻止蜀州各大宗门的驰援。”

    顿了顿,杨沂接着说到:“所以,七长老会带咱们去结识另外五大宗门的人,请他们加入。”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李麟,见他依旧面不改色,松了口气,他以为自己的一番话成功消除了李麟对魔教的芥蒂。

    就连陈安也没想到,杨沂三番五次强调魔教与正道并无两样,是受了李源的指使,目的就是为了让李麟更容易接受魔教入蜀。

    但他没想到的是,李麟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李麟挑眉道:“这个请,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嘿嘿,”杨沂笑道:“有时候的确需要一些小小的手段。”

    陈安问道:“其他五个宗门是哪些?实力如何?”

    杨沂想了想,道:“第一个是离咱们最近的是血手门,他们门人所修的血手掌阴狠毒辣,掌门是位元婴期修士,血手门依附灵幽宫,算是最听话的,不过除了那位号称血手人屠的掌门,都是些垃圾。”

    “第二个是南边的蛊毒宗,这是咱们必须要小心的一个宗门,蛊毒宗的下蛊和下毒的能力令人防不胜防,若不是他们的宗主只是化神,南荒三大宗门或许就是四大了。”

    “剩下三个宗门分别是白羽教、无相寺和合欢派。

    这三宗是同盟关系,也是毗邻灵幽宫,咱们找蛊毒门帮忙是因为看上了他们的能力,找这三宗就是为了防备后院失火……”

    “哦?”李麟疑惑道:“他们很强吗?”

    杨沂摇头:“不强,但很恶心人,白羽教并无固定的宗门道场,但教众遍布整个滇州,是三个宗门里最难缠的一个,你走在街上,周围无论妇女儿童,都有可能是他们的教众,包括普通人……”

    “而无相寺则是佛门,这你们也懂,他们也是深得人心。”

    “合欢派呢?”陈安问。

    “合欢派最弱,但她们却是联系这两个势力的纽带,将三宗牢牢绑在了一起。”

    杨沂表情变得奇怪起来,接着说道:“合欢派全派上下都是女子,炼的也是双修之术……”

    陈安听到合欢两个字时就隐隐猜到了这个宗门不太正经,只是没想到的是还有佛门中人与她们一起不正经。

    “那咱们先去血手门?”

    做事先易后难,去血手门也能搏个好的彩头,陈安和李麟都以为会先解决血手门,在拿下蛊毒宗,再联合蛊毒宗让其他三个势力乖乖听话。

    谁知杨沂却摇头笑道:“不,咱们先去合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