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3.百花谷

    “合欢派?”

    陈安和李麟两人脸色变得怪异起来,眼神中也渐渐有了笑意。(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杨沂看了两人一眼:“不是,你们的表情能不能收敛一点?”

    接着,他解释道:“七长老亲自去蛊毒宗,那里对公子来说太危险,蛊毒都是杀人于无形的,所以咱们不能跟着一起去。

    于是,七长老就安排我带你们去最弱的合欢派,而咱们只负责保护公子的安全,公子负责谈判。”

    陈安点了点头:“懂了,谈不拢我们负责动手。”

    杨沂脸色变换了一下,什么也没说,默认了陈安的说法。

    “只要拿下合欢派,白羽教和无相寺那群好色之徒不攻自破。”

    李麟闻言,自信道:“放心,也不看看我是做什么的,打斗或许比不上你们,但这种事,绝对手到擒来,你们不会有出手机会的。”

    陈安不以为然,李源给李麟准备的历练若是真这么简单的话,那还不如让他留在蜀州。

    不过,杨沂的话倒是提醒了陈安,要想破坏这场计划,合欢派倒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既然如此,”杨沂站了起来:“今晚你们就在此住下,等宫主和长老们做好决策,明日我们就离开这里去合欢派。”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

    杨沂敲响了陈安的房门。

    “陈兄,准备出发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身离开去了隔壁房间。

    “公子,我进来了~”

    隔壁,李麟大吼:“滚出去!老子不需要你帮忙!”

    陈安轻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杨沂为何会扮做搞怪的模样。

    收拾妥当以后,陈安一脚踹向床脚睡得正香的翠花。

    “起来了!”

    翠花“噎”了一声,从梦中清醒过来,“哪个背时龟儿!”

    结果看到陈安眼露红光,立刻闭上了猪唇。

    几人来到了昨日上岸的地方。

    杨沂挥手间一艘小舟落在了水面之上,不过其上并无灵力波动,应该不是飞行的法器。

    “七长老吩咐我,七天之内必须拿下合欢派。”杨沂是对李麟说的这话,但目光却落在陈安身上。

    陈安没说话,看向李麟。

    李麟被陈安盯着,依旧用自信满满的神态说道:“哪里用得着七天,不出三天,我一定说服她们加入我们。”

    “公子出马,马到成功!”

    杨沂依旧尽心尽力的舔着,接着,这家伙拿出两杆船桨,将其中一杆递向陈安。

    陈安疑惑地看向杨沂。

    “拿着呀,”杨沂没好气道:“难不成你让公子来划?”

    陈安犹豫了一下,接过船桨。

    “劳烦陈兄,”李麟尴尬道。

    说起来,陈安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用船桨划船,上辈子坐的最次的船都是电动小马达,这辈子就更不用说了……

    小船不大,李麟抱着翠花坐在最前面,而陈安和杨沂并排坐在他的身后,三人一猪的重量就差不多达到了小船的最大承受范围。

    “四周的浓雾是迷阵,一会儿记得按照我的吩咐划,否则咱们三别想出去!”杨沂严肃道。

    陈安点头,他正好确认这迷阵是不是变换的。

    果然,也不知道杨沂是怎么观察迷阵的,神秘人进来的方式与杨沂出入的方式完全不同。

    “这迷阵有多少种变式?”陈安一边按着杨沂的吩咐划船,一边不经意的问道。

    “咦?”杨沂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迷阵是变化的?”

    陈安:“猜的,堂堂魔教三大宗之一,护宗迷阵不可能简单。”

    “你也挺会说话的嘛,”杨沂笑道:“这迷阵可是咱们灵幽宫阵法大师星辰长老的手笔,含地煞七十二般变化,搭配上护宗大阵,即便是化神也会被死死困在里面。”

    “这么强?”陈安问道:“难道从水下也出不了这迷雾?”

    “水下?”杨沂道:“你可以试试……”

    见他这么说,陈安明白过来,这水中或许比浓雾更危险?

    兜兜转转约莫一刻钟左右,众人才出了迷雾之阵,上了岸,杨沂才又掏出一杆长枪,随着他掐诀,长枪横在了几人身前。

    “公子,我带你~”

    随后,杨沂又对陈安说道:“陈兄就自己御剑吧。”

    陈安看着他身前的银色长枪,微微点头,这家伙居然是用枪的。

    至于李麟,别无选择……

    毕竟杨沂的枪,长啊……

    南荒西南,有一处四季如春的山谷,名曰百花谷,谷中常年百花盛放,花香四溢。

    此时,百花谷入口处几名衣着薄纱的女子脸色警惕的盯着面前的三名男子。

    “三位公子,”其中,一位年龄稍大,身段却更凹凸的紫衣女子含笑说道:“今日并非百花谷对外开放之日,三位改日再来吧!”

    陈安和李麟看向杨沂。

    杨沂朗声道:“我们是噬魂宗弟子,有要事要见你们掌门。”

    听到噬魂宗三字,几位女子皆是露出惊诧的表情。

    紫衣女子想了想,说道:“还请三位公子稍候片刻。”

    说完,她对其他女子低言了几句,匆匆向谷内而去。

    陈安低声问道:“这百花谷还有对外开放的时间?”

    “咳,”杨沂用更低的声音回道:“合欢派每月都有一个祭祀日,这天她们会不着寸缕……当然,来此参加祭祀的人也必须跟他们一样……”

    “还有这事?”陈安道。

    “什么时候?”李麟道。

    陈安和杨沂一起看向李麟。

    他尴尬道:“就是好奇,我一个勾栏老板,难道还会看上这群残花败柳不成?”

    杨沂握着手中长枪上下动了动。

    “即便是魔教弟子,也鲜有人会不要脸面来此参加她们的祭祀,不过白羽教和无相寺的乞丐和和尚倒是乐此不疲,都是些垃圾!

    一会儿合欢派的若是不配合,咱们直接动手。”

    “不是让我来吗?”李麟狐疑道。

    “额,”杨沂道:“不好意思,习惯了先动手再谈事了。”

    几人谈话的功夫,那边剩下的几位女子不停打量着三人,面带胆怯,惹人生怜。

    少顷,紫衣女子带着一名留着朝天发髻、穿着蓝白素雅长裙,端庄秀丽的女子款款而来。

    “不知几位灵幽宫的道友来我合欢派是为何事?”

    女子说话时,一颦一笑动人心弦,就连陈安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