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5.蝶妖

    入夜。(看啦又看小说网)

    百花谷中黑得深邃,连月光也无法穿透这浓稠的黑暗。阵阵寒意侵袭,与白天相比,谷中犹如换了个世界。

    “陈公子。”

    百花仙袅娜的身段出现在陈安眼前,此时的她换了身与白日截然不同的装扮,淡绿色的薄纱下,隐约透着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看了硬的难受。

    “公子且虽奴家来。”

    说完,百花仙款款离开了三人等候的屋舍。

    陈安起身,见李麟也跟着起身,挡在了他面前,将手中的翠花递给了他。

    “叫我,又不是叫你,你和杨兄等着其他人带你们去住处,好好休息一晚,我负责拿下她。”

    “……”

    李麟遗憾的重新坐下薅着翠花丝滑的红毛,杨沂见状,安慰道:“公子,这百花仙不是什么好人,等您入了金丹,灵幽宫的女弟子任您挑选。”

    “是不是好人又有什么关系?”李麟瞄了陈安和百花仙的背影一眼,“你觉得陈兄还会对她负责不成?”

    杨沂闻言,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无言以对……

    陈安跟着百花仙,行至一间漆黑的屋舍,百花仙走进去之后,陈安毫不避讳的也跟着走了进入。

    随着一阵轻微的灵力波动,屋子里的油灯被百花仙点燃,乌红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环往四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凳上雕刻着细腻的花纹,桌凳一旁,是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顶金镶宝钿花鸾凤冠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后者应该是哪位和尚的东西……

    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淡紫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显得极为典雅。

    陈安动了动鼻子,屋子里若有若无的花香中还掺杂着百花仙身上独有的女性清香……

    说明这间屋子确实是百花仙常住的地方。

    “公子请坐!”

    百花仙伸手示意陈安坐下,拿起桌上事先准备好的百花酿,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放推向陈安。

    “这是用谷中花露酿造而成,不仅醇厚香浓,还对公子的身子大有裨益,请公子品尝。”

    陈安摇头道:“比起美酒,还是美人你更令人垂涎。”

    百花仙一愣,随后羞怯地缓缓将身上的薄纱褪去,露出如玉般细腻白皙的香肩锁骨。

    陈安抬手,将她的薄纱重新提了上去:“若隐若现的朦胧美才是男人的最爱。”

    “咯咯咯,”百花仙轻笑道:“公子原来并非毫无经验,奴家却是看走眼了……也是,似公子这般俊俏郎君,怎么可能会便宜了奴家呢!”

    说着话,百花仙站了起来,行至陈安身后,伸出玉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弯下腰凑到陈安耳旁,嘶糜诱人声音响起:“公子,奴家美吗?”

    冰寒的谷中,被七彩鲜花环绕的木屋之中,灯火摇曳,驱走了刺骨的寒意。

    “美,”陈安拿起两杯美酒,悄无声息交换之后站起来转身面对她,将本属于自己那杯酒递给她之后,说道:“你我共饮此杯,再细细探讨你的美。”

    百花仙浅笑着接过,三根手指捻着酒杯,轻轻与陈安手中的酒杯碰了碰,“奴家自当奉陪。”

    杯酒下肚,两人相视一笑。

    良久过后……

    “公子,安寝吧!”

    “不急,还有一件事。”

    陈安放肆的捏着百花仙的下巴,接着用手指挑了起来。

    “生得这般美艳的妖精,本体应该也很漂亮吧?”

    百花仙一怔,强笑道:“公子说的什么话?奴家又怎么会是妖怪呢?”

    陈安摇头,“你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我,老实交代吧,你是什么妖?为何能骗过别人?”

    陈安之所以能看出百花仙是妖族,还是因为她与曲如意有一股相似的气息,这是在她白天接近陈安时感知到的,绝对错不了。

    百花仙狐疑地打量了陈安一番,“公子是如何看出来的?”

    她叹了口气,幽幽道:“奴家乃谷中蝶妖化形,因为百花谷是孕育奴家的地方,奴家能借助谷中独特的花香隐匿自身的妖气,上百年时间也无人察觉。”

    “这你无需知道,”陈安笑道:“即便是南荒,妖族也不会被人族容忍,更何况,你们这一谷的蝶妖,还各个袅娜多姿……”

    百花仙眼色一凝,目光变得深邃危险起来。

    “奴家本想先与你共度*宵,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试图用这话来威胁奴家,还是抓了你与那群浪蹄子一起分享吧!”

    话音逐渐变得尖锐而邪魅,旋即,她凝聚妖力。

    “呵呵呵~”

    百花诡异的笑了起来,不过,没笑多久,她的笑容一滞,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安:“不可能,哪怕你与我交换了酒杯,喝的也是毒酒,为何会没事?”

    “你是不是傻?”陈安从嘴里吐出一颗凝珠,戏谑道:“出门在外,谁会吃来路不明的东西?刚刚喝下去酒都在这里,要不你吃了?别浪费。”

    “可恶,人类就是狡猾!”

    百花仙娇柔的面色微变,却也并不慌乱,即便陈安没中毒,同为金丹期,她也并不悚,妖力沸腾,空气中漫天淡淡的磷粉成了她的武器,铺天盖地向陈安涌来。

    “正好,拿你试试我刚领悟不久的这招。”

    “黯秋”出现在陈安手中,灵光浸润暗金的剑身,随后猛地爆发出来,小屋里狂风大作,那些带着百花仙妖毒的花粉向四面八方散去,紧接着无数风刃隐匿在狂风之中,呼啸着向百花仙飞去!

    与归元剑?雷式不同,风式的威力并不毁天灭地,但无影无形的风刃让人防不胜防,覆盖面也大了不少。

    不过片刻时间,小屋变得千疮百孔,可惜了那张檀木大床。

    一剑之后,屋里一片狼藉。

    百花仙护住了自己的周身,可是却无法阻挡其他风刃,这简单的一剑没伤到她,却让她愤怒起来。

    而陈安还在微微摇头,并不太满意这一剑的效果。

    “可恶的臭男人!”

    百花仙怒吼一声,背后生出两对蝶翅,为粉紫双色,还带着淡淡光点,若星光闪烁,如梦如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