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76.绮罗蝶

    百花仙扇动彩翼,扬起磷粉,伴着一阵粉紫色旋风向陈安袭来。(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旋风所过之处,无论是花瓣、木屑还是磷粉,都被旋风撕扯到了空中,甚至连这间木屋也摇摇欲坠起来。

    “在我面前玩风,你还嫩了点!”百花仙轻蔑一笑,看着陈安湮没在星辰彩翼发出的旋风之中。

    旋风将陈安完全遮挡起来。

    “是吗?”

    陈安的声音旋风中传出,而后旋风宛如实质一样从中间向两边断开,紧接着,风力不济之下,花瓣、木屑、磷粉全都落在了陈安身旁,剑光扫过,两人之间清理出了一条一尺宽的小道出来。

    连带着整座小木屋也倒塌了。

    百花仙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此刻的陈安,周身弥漫着雷孤,百花仙的磷粉所化的蝴蝶就是崩碎在雷铠之上,没有一粒磷粉能透过雷铠伤到陈安分毫。

    归元剑?风式陈安掌握的并不是很好,但雷式,却是无限接近于圆满的境界,不过,却始终差了点什么……但对付眼前不过金丹期的小妖,雷式宛如杀鸡用牛刀。

    百花仙眼睁睁看着陈安一步步向她走来,四周,谷中的其他人也在向这般聚集过来,尤其是杨沂,听到打斗之后飞速靠近。

    “他们过来了,你确定还要打下去?”陈安努嘴道。

    百花仙的脸上表情一阵挣扎。

    之后,她收回背部的彩翼,苦笑道:“只要不危及我谷中的姐妹,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陈安快速说道:“也不算难事,明天白羽教和无相寺来人,你说服他们答应灵幽宫的要求后,再引诱他们在北征之时反戈一击!”

    “放心,不论最后结果如何,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做了,你们是妖族的事就会永远烂在我肚子里。”

    百花仙一惊,问道:“公子不是灵幽宫的人吗?”

    陈安道:“不是,记住我的话就行,白羽教和无相寺应该也十分乐意让灵幽宫从南荒消失。”

    百花仙恶狠狠的说:“好,我会按你说的做,也请你记住你的承诺,否则我就是死也会拉上你!”

    陈安点头道:“没问题。”

    只是他有些好奇,这小妖是哪里来的自信能拉着自己一起死,若不是留她还有用,刚刚那一剑陈安就不会只用三层力了。

    很快,无论是谷中的女子,还是杨沂和李麟二人,都来到了陈安两人身前。

    但见到陈安和百花仙正和谐的聊天后,所有人都懵了。

    “陈兄……你们这搞得,也太激烈了点吧?”

    李麟调侃着,一边却用眼神问陈安事情办好没有。

    陈安眨眼示意,却没好气的说道:“遇到一只老鼠,可惜被他跑了。”

    众人:“!!!”

    百花仙:“???”

    “什么老鼠?”李麟狐疑道:“难道是有人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不会,”百花仙娇柔道:“那人应该是冲着谷中的弟子来的。”

    杨沂的目光在陈安和百花仙之间流转,问道:“是什么样的人?”

    “男人,约么凡俗三十几岁的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脸色有些发黄,看样子是不节制引起的脱阳之症。”陈安一本正经的描述着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人。

    众人听后,一脸的黑线。

    “你俩?”确定了陈安已经完成了任务,李麟好奇的问道:“这屋都倒了,你们今晚还住一起吗?”

    “住!”

    陈安并未开口,反倒是百花仙有些急切。

    “奴家与陈公子聊得正欢,却被扰了兴致,事情解决了,我们自然是要接着聊下去的。”

    陈安平静地看着百花仙,点了点头,想要看看她究竟还有什么目的。

    李麟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陈兄你,太经不住诱惑了。”

    说完他就转身拉着杨沂离去,隐隐的还传来他叮嘱杨沂的声音,“杨沂,你可不要像陈安那样……”

    众人走后,陈安问道:“事情已经确定了,你还留我在此,是为了何事?”

    百花仙莞尔一笑,“公子真不想与奴家同塌而眠吗?”

    “不必了,”陈安拒绝道:“我怕一晚过后醒不过来。”

    这蝶妖定然是还有些手段没使出来。

    “嗬嗬嗬~”

    百花仙笑道:“公子刚刚那神通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的,奴家对公子可好奇得紧呢!”

    百花仙好奇陈安,陈安也一样对她好奇:“百花仙,你的本体是什么蝴蝶?”

    那两对翅膀陈安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公子莫急。”

    百花仙笑意盈盈的将落在不远处的油灯捡起。

    一阵微风拂过,油灯又亮了起来。

    “咱们重新找个地方再聊不迟。”

    说完,百花仙掌灯向前走去。

    陈安默默跟在她身后,对这只蝶妖又高看了几分。

    自己道破她的身份后,这女人第一时间要杀人灭口,接着发现一时间拿不下自己后,又为了秘密向自己妥协,到现在这个女人也没有放弃从自己身上拿到足够让自己保密的筹码;亦或者说,这女人知道了自己留她有用,有恃无恐的打算一直看着自己不让自己单独接触李麟等人,等待明天白羽教和无相寺的人来一起解决自己。

    “公子可知道绮罗碟?”

    房间内,百花仙又重新沽了一壶美酒。

    “放心,这次没在酒里放毒。”

    “不用,我自带!”

    陈安依旧没喝她沽的酒。

    “绮罗碟?”

    “没错,”百花仙说道:“上古时代,天狐一族为妖族王族之一,绮罗碟便是它们饲养的四翅彩蝶,奴家的本体,就是绮罗碟!”

    她的话语中带着一股骄傲之色。

    陈安也不明白她这股骄傲来自哪里,难道是被天狐饲养的骄傲?

    还有天狐一族又是什么,与青丘一族是不是同一族群?

    陈安喝着自己带的竹叶青,百花仙娓娓讲述着绮罗碟与天狐一族的故事。

    “天狐一族有两支,分为青丘和涂山,但上古之时只有青丘狐族才诞生有九尾妖王,那时的九尾狐王,在妖族众妖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讲重点,”陈安打断了她的吹嘘,问道:“九尾狐的传说我这里有不下十个版本,我要听得是绮罗碟。”

    百花仙幽幽白了陈安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