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81.再见杜剑

    陈安留下翠花,让杨沂和李麟百思不得其解,遂问陈安。(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陈兄,你为何要将灵宠留在外面?”

    陈安回道:“哦,它晕船。”

    ……

    上岸之后,三人见到两个灵幽宫弟子押解着一个衣衫褴褛、全身血痕累累的男人向内走去。

    杨沂问:“他是怎么回事?”

    灵幽宫见是杨沂,恭敬道:“杨师兄,这是今天发现的奸细,嘿~还挺厉害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打伤了不少弟子,若不是七长老出手,还真让这家伙逃了……”

    “哪里的奸细?”

    杨沂疑惑道:“朝廷还是宗门的?”

    “不知道,”那弟子回道:“应该是宗门的人,不过得先押去问心殿审问清楚。”

    被押解的男人见停下了半晌还没走,艰难的抬头,陈安看清了他的脸,随后心中一怔。

    这个人……

    他认识!

    不过,男人却不认识陈安,或者说,是不认识现在的陈安。

    这人正是剑冢中,冰魄宗的杜剑,可陈安想不通,这家伙刚入金丹,怎么摸到灵幽宫来了,是他自己来的,还是有其他人也来了?

    “用得着去问心殿?”

    杨沂一愣,仿佛问心殿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杨师兄,这是七长老亲自交代的,等他处理完事情,就去问心殿搜这家伙的魂……”

    说完,他告辞了杨沂,和另一名弟子将杜剑抬走了。

    “杨兄,”陈安好奇道:“问心殿搜魂的后果会怎样?”

    杨沂解释道:“你刚刚也听到了,问心殿的名字就是因为搜魂来的,结果就是轻则神志不清,重则魂飞魄散!”

    “七长老回来了?”

    “想来是了。”

    杨沂看了看李麟,说道:“我们去找七长老!”

    李麟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陈安,刚刚陈安看到杜剑那一瞬间的停滞他发现了。

    陈安思索着要不要找机会去给杜剑送张传送符,怎么说也是苏柔的师兄,大不了以后找他把灵石要回来就行了。

    没多久,杨沂就带着陈安和李麟来到了一处阁楼中。

    此时七长老依旧是那一身黑。

    陈安怀疑他都不换衣服的。

    或者说是他的衣服全是同款。

    他旁边还坐着一位妇人,身材丰腴,不过眸子里却透着阴毒。。

    “回来了!”

    依旧是沙哑的声音。

    杨沂恭敬道:“是!”

    不过他并未说其他话,而是看向那位女人。

    “这位是蛊毒宗的毒后,有话直说。”七长老道。

    杨沂这才接着道:“七长老,合欢派、白羽教和无相寺已经答应了我们,不过……是不是真心的就不知道了。”

    “无碍,上了船就别想跑。”

    这话并不是七长老说的,而是那位毒后,她打量着陈安等人,突然笑道,“几位小郎君,你们看我美吗?”

    陈安几人闻言一愣,随后,他们身前一尺的地方突然响起“滋滋”的电弧声。

    “这……”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陈安。

    “小郎君,你修炼的是何功法?”那毒后凝神问道。

    “毒后,”七长老沙哑的声音略显低沉:“我们的人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又不是什么毒,”毒后一点也不悚,依旧笑着:“不过是些情蛊罢了,只要他们不对我动心,就不会有事,谁知道这位小郎君竟然有雷霆护身。”

    她看向陈安的眼中极为好奇。

    陈安警惕起来,刚刚那一切,不过是陈安本能的使用了雷铠而已,这次她只是闹着玩才被陈安察觉,那下次若是认真了呢?

    这蛊毒宗果然危险!

    “七长老,”李麟回过神来,不敢再看丰腴的毒后,问道:“刚才我们看见一个被弟子押去问心殿的男人,不知是犯了什么事?”

    这是他为陈安问的。

    那人陈安肯定认识。

    “跳梁小丑而已,妄图探查咱们的计划。”七长老淡漠道。

    “哦?”李麟惊讶道:“能否让我们去看看?”

    “你们去看什么,这家伙嘴硬得很,不过噬魂宗的名号可不是空穴来风,他敢来,就得做好死的准备。”七长老冷笑道。

    “七长老,反正咱们也知道了这家伙的目的,身份无非就是朝廷或者其他宗门的人,搜魂或许还不如留着他有用。”

    李麟的话让七长老短暂的顿了顿,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若是其它弟子,哪怕是杨沂说这话他都懒得听,但李麟,他却只能听听他要做什么?

    李麟想了想,道:“我猜测他一定不是朝廷的人,毕竟……蜀州朝廷与咱们有些约定,不会傻到现在派人来,那就一定是其他宗门的了,未来,或许这家伙能成为咱们的一颗钉子。”

    “我的那些弟子要是能有你们弟子一半聪明就好了!”毒后摇头感慨道,不过没人信她的话。

    “可以,”七长老道:“他交给你们了,自己去问心殿要人。”

    说完,一道长老令落到了李麟手中。

    “那我们先去了……”

    李麟欣喜地收起令牌,招呼陈安和杨沂离开。

    “我说老七,”他们走后,毒后说道:“这名弟子不简单吧,哪有一句话就从你手上要人的道理。”

    “不该管的别管!”

    七长老淡漠地看向毒后。

    毒后一滞,旋即若有所思起来。

    另一头,杨沂带着陈安和李麟来到问心殿,殿内痛苦的陪声音此起彼伏。

    不仅仅是杜剑,这里还有不少人等着被搜魂。

    “杨沂,这里……”

    李麟见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些人的惨状。

    “公子,别管他们,都是些注定要死在这里的人!”

    陈安沉默着看着这一切,在这里,噬魂宗才显露出魔教的本质。

    来到杜剑面前,此时他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两只手被铁链锁着,低着头一动不动,血顺着他的发丝低落在地,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

    “这人我们带走了!”

    杨沂拿出长老令,守殿的弟子检查之后笑道:“早知道杨师兄要带走,咱们就不会费力折磨他一顿了……”

    “无碍,”杨沂可没什么同情心,在他眼里,这只是李麟要的玩具罢了。

    “我来抗他吧!”

    陈安顺手接过被放开的杜剑,悄悄将准备好的传送符塞进了他的腰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