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83.齐聚

    小黑替宁凝挡下了桃色利箭。(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道则之力?”

    他的脸色露出震惊之色。

    “你究竟是谁?”

    曲如意停了手,轻笑道:“说了我是它的女主人。”

    “哼,”宁凝不笨,翠花在她手上,这女人跟陈安肯定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但要说她是陈安的女主人,宁凝一万个不信。

    曲如意环顾四周,发现了好几道令她感到心惊的气息。

    尤其是自始自终都坐在中间看戏的那位老人,曲如意相信,若不是自己得了天狐的精血传承,即便有神隐符也无法隐藏妖族身份。

    她对宁凝说道:“陈安让我来此等他,他人呢?”

    曲如意知道陈安还在飞速往这里赶来,她说这话只是为了打消这群人的顾虑,让那道惹人讨厌的神识探查从她身上消失。

    雷鸣听了这话,站起身,对曲如意喊道:“原来是我徒儿的朋友,这边来!”

    那名化神期的老人这才收回自己的神识。

    曲如意看到雷鸣,笑了笑,却并未到他那边去,而是走向宁凝。

    小黑挡在宁凝身前。

    宁凝伸手拨开他,对曲如意道:“请坐!”

    曲如意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随后挨着她坐下。

    这段穴曲过后,其他人才将注意力从曲如意身上松开,曲如意也暗暗松了口气。

    恰在这时,门外丁兰青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

    众人一惊,尤其是冰魄宗的一名元婴长老立刻站了起来。

    “兰青!怎么回事?”

    她立刻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浑圆的灵药喂进丁兰青嘴里。

    丁兰青刚服下药丸,一口污血喷了出来,吓了那元婴长老一跳。

    一旁,化神期老人伸手搭在了丁兰青的手上,随后又收回手,说道:“她中了蛊毒宗毒后的毒,寻常伤药怕是治不好了……”

    “这可如何是好?”

    老人摇摇头,道:“要么让毒后亲自为她解毒,要么让合体期以上的大能运功为她疗伤。”

    “合体期?”元婴长老呢喃着,双眼微亮,就要准备带丁兰青离开。

    老人见状,双眼透着精光。

    他这是在试探冰魄宗老祖到底有没有突破到合体期……

    但丁兰青却摇头,虚弱地开口道:“杜师弟还在他们手上!”

    “哼,”叶南淡漠道:“落入噬魂宗手中的人,从未有人能逃出那座岛,你师弟回不来了,你们还是赶紧回去疗伤吧!”

    “唉,兰青,咱们先回去吧,杜剑他恐怕是回不来了……”

    丁兰青没开口,却倔强的坐了下来,运功强行压制着体内的剧毒,那元婴长老见状,无奈叹了口气。

    “找死!”叶南冷笑。

    “闭嘴,”老人开口训斥道:“上次受的惩罚还不够?”

    叶南这才幸幸的收起嘲讽的笑容。

    曲如意看着这一切,心想,就这样一盘散沙,不多死几个恐怕都是上天的恩赐。

    “他来了!”

    曲如意轻轻道,目光投向门口。

    宁凝望去,门口果然出现了陈安的身影,而他身后,是衣衫褴褛,却气息平稳的杜剑。

    杜剑进门就寻找着丁兰青的身影,看到她之后立刻露出了喜色:“师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众人:“……”

    刚刚杜剑还说没人能逃出来,结果下一秒人家就好端端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丁兰青脸色见状,脸色一松,又是一口污血喷了出来,旋即身子软了下来,不省人事。

    “这?”

    杜剑见状,立刻回头冲着陈安叫道:“陈兄,师姐也中了毒,还请陈兄救她!”

    陈安看向丁兰青,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加上救你的钱,一共十万灵石。”

    “噗呲~”曲如意笑了起来:“你还是一点没变。”

    宁凝则是用狐疑地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

    陈安看向坐在一起的两个女人,顿时感到一阵头疼。

    “给!”杜剑转身,看向那元婴长老,急迫道:“王长老,快给他,我中的毒便是陈兄治好的。”

    王长老闻言,将信将疑的拿出一个储物袋出来:“这里面有百颗灵晶。”

    陈安接过她扔来的储物袋,确认里面的灵晶数量之后,笑着将伤药兑换出来扔给了她。

    积分清零。

    王长老连忙将里面的药倒了出来,放入丁兰青嘴中。

    没过多久,丁兰青也悠悠转醒,一旁的老人忍不住再次上前探查,她身体哪还像中毒的样子……

    “小友,”老人叫住正向宁凝她们走去的陈安,问道:“十万灵石,可否转卖老夫一颗?”

    陈安挠头道:“不好意思,没有了!”

    开玩笑,莫说积分没有了,就算有也不可能卖给他!

    丁兰青和杜剑好歹跟陈安有些渊源,这老头又是什么东西?

    老人被陈安一句话给堵住了想讨价还价的想法……

    “真没有了?”

    陈安也很光棍的将自己的储物袋放在桌上,“你不信自己看,若是能找出来我免费送给你!”

    老人暗暗叹了口气,看来是真没有了。

    “只是有些可惜罢了!”

    这时,丁兰青有了些力气。

    她站起来,对陈安拱手道:“多谢道友救命之恩,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万死不辞!”

    “交易而已!”

    陈安摆了摆手,将灵晶收了起来,随后,走到宁凝面前,将翠花从她怀里提了起来,又转身向雷鸣的方向走去。

    人多嘴杂,他可不想与这两个女人坐在一起。

    而宁凝和曲如意就这么看着他来了……又走了……

    “小子,”雷鸣看了眼在自己身边坐下的陈安,调笑道:“看你一会儿怎么办?这个红衣姑娘又是什么人?”

    她不是人!

    陈安笑了笑:“师父,先不提这个,你年纪也大了,不好好在宗门里呆着,来这里干嘛?”

    雷鸣还未开口回答,老人身后的杜剑就开口了。

    “不可能,你一个小宗门的人,怎么可能从噬魂宗手里将杜剑救出来,你一定是与噬魂宗有什么关系!”

    “白痴!”

    陈安看向叶南,这家伙在剑冢的时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智商却不怎么样,被宗门当枪使了还以为是宗门对他的重视。

    当初宁凝若是死在他手上,天玄圣宗一定会将他交出来平息青莲宗的怒火。

    被宗门当作棋子,还真不知道是这家伙的荣幸还是这家伙倒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