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1.太孝了

    夜空中的两尊法象碰撞,蓝与金的火焰交织在一起,让此处的夜空宛如白昼。(看啦又看小说网)

    方圆十里的范围早已化作了一场废墟,残垣断壁里只有火光还在绽放。

    后来,陈安等人又向后退了几里。

    他们的战斗返璞归真一般摒弃了华丽的攻击手段,拳拳到肉。

    两尊法象不停的攻击着对方,也在承受着对方的攻击。

    不过,见奈何不了对方后。

    林玄忍不住动用了武器,一杆三尺左右的降魔杵出现在他手里,同时法象金身手中也具现出了一杆一模一样,却放大了数十倍的降魔杵,挥舞之下,撼天动地。

    李源见状,伸手将身后一动不动的黑袍掀开,一柄完全由玉骨制成的骨剑正被蕴养在斗篷下的残骸之中。

    他抽出骨剑的同时,法象的手里也是出现了一柄剑。

    剑身上流动着宛如地狱的紫黑色鎏焰。

    更激烈的碰撞声由两人手中的武器发出。

    所有人瞪大了双眼仔细观察着两人的打斗,有些人此生甚至从未见过如此激烈的战斗,这不是飞沙走石、土崩瓦解,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山崩地裂!

    而这,还是在二人均没有使用各自的底牌神通的情况下。

    陈安四周的几人不由的咽了口唾沫。

    即便已经远离了战场中心十几里地,依旧无法让人安心。

    “随时准备遁走!”

    若是以往,陈安早就走了。

    就像最初见到曲如意与那位灰衣人缠斗的时候,弱小的蝼蚁不配观战强者。

    “砰、乓……”战场上的二人好像不知道疲倦一般。

    这却苦了正魔两道的其他人。

    此刻战场被分割,他们只能干等着两人的战斗结果。

    但等待可不是什么好事,目前两人战斗正酣,林玄修为高,李源法象硬,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如何,这更让众人的心揪成了一团乱麻。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林玄眼神越来越凝重。

    他总算明白过来。

    每次与李源短兵相接之后,自己的法象就会淡薄一分,而李源的骸骨法象反而更加凝实了一点,这骨剑,竟有吞噬之力!

    “妖人!”林玄暗骂了一声,立马双手合十,降魔杵置于手腕之上,法身的动作完全与之同步。

    “嗬嗬,”李源笑了起来:“林玄,总算是使出你天玄圣宗的玄光昇阳诀了,我还以为你太久没用给忘了!可是,现在恐怕晚了!”

    同时,他手中的骨剑亦是绽放出冰蓝色灵光,积蓄着惊天一剑。

    林玄法身的脑后出现一轮如烈阳一般的光晕,为他身后的正道宗门驱散着李源那骷髅法身散发出的寒意,但天玄圣宗的长老们却立刻转身向远处飞去。

    其他人见状,暗骂了一句无耻,连忙跟上了他们,这要是还不知道走,那就留着等死吧!

    林玄身后的大日逐渐变大,光芒也由金色转化为红色。

    随后,林玄一掌轻轻推出,大日脱离了他的掌控,向着李源缓缓落下。

    李源轻蔑一笑,手中骨剑剑气纵横,骸骨法象亦是爆发出无尽的剑气,剑光冲天,天空的乌云顿时被捅出了一个诺大的窟窿。

    接着,他一剑斩出!

    赤红大日驱散着寒冷,冰蓝剑光却抽空了热量……

    一寒一热两股能量在两具法象之间接触、爆发……

    两种相反的极致能量所爆发出的威力足以摧平这里的一切。

    “轰隆隆”的巨响响彻整个天玄圣宗腹地,一些跑得慢些的倒霉鬼瞬间被湮没在了冰火两重天的气浪中,肉身瞬间被气浪蒸发。

    陈安等人逃出了几十里地,依旧能直观感受到那强横的能量。

    红蓝两色交织在一起的蘑菇状的烟云照亮了整个夜空!

    “谁赢了?”

    良久,一道后怕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即便是那化神圆满的长老也说不清李源和林玄谁弱谁强,“不过,老祖没有出手,宗主应该不会有事!”

    其他人闻言,心安定了下来。

    是啊!

    两人激烈的战斗让他们都差点忘了,林玄并不是天玄圣宗最强之人,他上面可是还有一位踏入了渡劫期的老祖。

    这魔教即便与李源勾结在了一起,也无异于是在以卵击石!

    “咳,”陈安忍不住穴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是你们的宗门都被毁了,但你们的老祖依旧没有出手,会不会是因为魔教那边也隐藏着一位更强的人?”

    陈安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

    “你是谁?”

    那化神圆满的长老盯着陈安,轻蔑道:“老祖身为渡劫期强者,早已超脱了人世,正一心寻求大乘之法,岂是你这等俗人能揣摩的,他不出手,自然是因为我天玄圣宗的根基并未受到损失……”

    这“失”字刚说完,他蓦地抬起头,看向远方。

    陈安等人凝神看去。

    只见方纵横了百里的废墟之中,一道冰蓝色的法象依旧挺立,但那金身法象却不见了踪影。

    “不可能!”

    那长老失声叫到:“他不可能完好无损!”

    陈安与宁凝几人对视了一眼,悄悄准备撤离……

    陈安也很惊讶,但一想到那半具骸骨是大乘期修士留下的,又觉得理所当然起来。

    可想而知,上古时代大乘期的大能们,肉身是何等的恐怖。

    或许,归元剑宗的老祖宗给自己救下的宝藏并非归元剑诀和逆知未来,而是他那具完好无损的……

    不行,这想法也太孝了……

    随后,众人远远的看见李源的法象举剑,准备穴入身前的大地。

    不出所料的话,林玄应该不省人事的倒在那里。

    就在此时,远处空间一阵氤氲波动传出,众人眼里只看到一个蚂蚁大小的人挡在了骸骨法象之前,但就是这样子个看似微不足道的身影,却让那把散发着蓝光的巨剑不得寸进……

    而后,似乎是那道身影出手了,李源的法象立刻消散于天地之间。

    “是老祖!”

    化神圆满的长老惊喜道,又是轻蔑的看了陈安一眼。

    “年轻人好自为之!”

    陈安一滞,指了指远处飞的战场,“你不信我的话,为何你们老祖都出现了,你还不去摇旗呐喊?”

    “你……”

    若不是有其他人看着,他恨不得立刻一巴掌抽过去……